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第六十一章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JUN妞 3038 2018-08-17 22:25:58

  “对了,以后晚上没事就去找甜丫头学习去吧。”三叔公突然的话,让陆长丰忍受着无情的人生,停止了他悲苦生活的回忆。

  结果又听到一个晴天霹雳。对此,陆长丰自己是坚决反对啊。不为别的自己好歹是长辈吧,怎么可以给小辈当学生呢?

  得知了自己这新徒弟不想去的真实原因后,三叔公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啊。没办法,做长辈的只好替这位智商很是感人的家伙多想着点了。老爷子我话的重点是这个吗?明明是想告诉你,你还有希望走上学这条路。

  “你就不羡慕林小子他们吗?真的要这样过一辈子吗?”三叔公知道这小子的命门,他和林小子、林家小子一起玩长大的,结果他们一个做了官,一个当了兵,只有陆长丰自己留在了屯子里,所以……三叔公的一句话就戳中了他的心里的小敏感。他还真的对他们俩有一点点的羡慕嫉妒和一丢丢的恨。

  “怎么?难道我跟着他学习就可以变得和他们一样吗?”陆长丰满脸的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你对我的一次训练吧?。

  三叔公看着他那‘你不用再骗我了,我已经识破你的阴谋’的表情看着自己,“别的是我不知道,不过前两天和红旗的校长聊天的时候,他可说了现在有个自考是一样可以上大学的,本来我是想着让你爹找找他教教你的,若能让他看上你,再教你两招,你以后也是受益无穷啊。但是他说了别的都好说但是这外语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了,提前两天他还找过甘甜给他翻译了一份外国材料,很是得到他的夸赞。”

  校长他是知道,不只是他,全屯子的人都知道,那是个位有涵养的大学问啊。因为文革下乡来到这里,有这文人的傲骨,加上自己孤身一人受了委屈,但是屯子里的人对他很是照顾得了恩惠,所以平反后也就留在了屯子。是很令人景尊的老者。

  别人的话,陆长丰还可能怀疑,但是校长是个耿直的人,只不会说谎的。

  自己要是真的想去再考学的话,真的要去找甘甜吗?

  难道自己可以放弃吗?

  三叔公一看这小子挤眉弄眼、抓耳挠撒的样子就知道他现在心动又不好意思了,算了推一下吧,“哎!”陆小二瞅了他一眼

  …………然后是沉默……沉默……

  陆长丰:老祖宗哎,你到时说后面的话啊,你说了我才能顺势同意啊……

  三叔公看他那熊样心里乐了下,继续忧愁地说到:“哎,我也就是先和你说说,我只是很想帮帮你,可人家甘甜还不一定同意呢,她是小姑娘还是你姑姑家的,我不能越过他插手太多啊,哎……再说救你这样的能考的吗?”

  陆长丰:……默了……闹了半天,是自己闹着玩呢。信任呢?自己是又上当了吗?

  林家的晚饭陆氏真的做的小鸡炖蘑菇,因为陆小二拿来陆氏就把它放在外面,鸡冻的太硬,是陆氏武力担当剁的,那是动作怎一个漂亮了得。看的甘甜又是满是星星眼。

  陆氏先将鸡油切下来先放锅熬油,等油炸出来之后,放大葱爆香,放洗净的鸡块翻炒,放酱油、盐和泡发得蘑菇,大火烧开,多加了小半碗水,开始小火慢炖。

  多加水主要是为了省事,在菜上面放了一个遛漓,上面蒸米饭,再甘甜的强烈要求下,又洗了几个地瓜一起蒸上。

  “啪!”陆氏将甘甜偷菜的手拍掉,白了她一眼,“这是第几次了,第一次不说你,第二次也不说,心里没有一点点的数吗?你这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嘿嘿…主要是奶奶做的菜也太香了,我这不是被味道勾的没忍住嘛。”甘甜笑嘻嘻的,企图蒙混过关。

  看着陆氏没有转晴的脸,“奶奶~~”含糖量百分百的撒娇声成功让陆氏下不去第二次手。

  “快去洗手脏死了。”陆氏不再管甘甜捡起锅里的地瓜,看都没看一旁的小胖,端着大盆蘑菇鸡就往屋里走。

  被当做壁画的林小胖艳羡的瞥了笑嘻嘻跑出去的姐姐一眼,这要是自己下手就吃,早就被陆氏拉出去蹲一个小时的马步了。

  小胖羡慕:当林家的女孩真好!

  甘甜,“小胖,快点来吃饭啊,我给留了鸡心。”

  “哦,来了。”

  林小胖不羡慕:做林家的男孩也挺好的,虽然我喜欢吃的是大鸡腿。

  热热闹闹的吃完饭天已经黑透了,甘甜又先去小胖的屋子里看了一下她的菜地,这屋子一直都有小胖在住,炕火一直就没有断过,不用特意的预热,所以甘甜炕洞里塞满了柴火后,就感觉那里不是这么回事,使劲回想了一下,后世仅有的去大棚摘草莓时的经历,想到当时大棚里的环境,是湿热的,所以甘甜就又在屋里各处都撒了点水,希望可以能成功。

  然后又回去了陆氏的屋子里,陆氏晚上没有再纳鞋底,太毁眼睛;就坐在炕上吃着地瓜,听着小胖在那边苦哈哈的背书。这时候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更不要说电,能够娱乐的东西很少,现在甘甜想了想也就只能看书了。

  这晚,月明星稀,冷风习习。陆家的气氛今天有点小低沉,屋里的火炕却烧的火热,陆小二只打从三叔公那回来就显得心事重重的,陆家老两口也不急着问,反正他不说明天三叔公也会告诉他们的。于是陆舅婆做主,在火炕上支了张桌子,抓了几碗盐水花生,配着盘甘氏凉粉让陆老爹和陆长丰喝了点小酒。

  “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陆老爹先喝了一小杯酒,不动神色的放下问道。

  陆长丰知道自己这点小道行,有点小心思是瞒不过家里的老爹的,而且他也憋不住就把今天三叔公说的事情,给路老爹,诉说了一遍。

  陆老爹听了陆长丰的话,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陆老爹看着一旁略显紧张的二儿子,叹了一口气,“老二啊,你也是这么大的一个人,屯子像你这么大的都成家立业了,我好久没有跟你谈一谈了。今天,我们爷俩好好聊聊。你要是今天没说这个事情,有些话我就是烂在肚子里也不会给你说了。”

  陆长丰听了陆老爹的话,不由得坐直了身子,“爹,对不起。”

  陆老爹没有不在意的摆摆手,“你知道三叔公今天是想给你说的是什么吗?”

  见儿子不说话,“他是在告诉你,你现在还可以对以前的决定又后悔的机会,可以开始不一样人生的机会。”

  陆长丰耷拉着脑袋没有吱声。

  陆老爹一看自己蠢儿子这德行,也不急着逼问给老二倒了小杯酒道:“从古至今,从来都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知识才是改变一切的力量。没有知识文化,那是绝对不行的。不管哪行哪业,都要有知识和文化的人。”

  陆老二被他爹给他倒酒的行为弄的心里毛毛的,“爹,你放心吧,这几年我在村委会里都有好好地学习,可能干了。以后我也会好好学习的。”说完还怕了怕胸口。

  陆老爹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就想这样一直呆在屯子里?”

  陆长丰一听又耷拉下这个的脑袋不吱声了。

  陆舅婆看着他二儿子那样子,就温柔的揪了一下他老伴,开口道,“老头子天不早了,你先去洗洗,水我都烧好了,等回头你给如新那小子打电话再问问具体情况,到那时再给他下决定了不迟啊。”说着,就把人给送到后面去了。

  “娘。”可谓是喊得撕心裂肺,把原本不想搭理他的陆舅婆都吓得一哆嗦。陆舅婆嘴角抽搐了下,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

  陆舅婆站起身来,抻了抻自己的衣服说道,“好了,你也别叫娘,我看你还是先过来老实想想你爹交代你的事,自己到底想怎么样吧?真的有好事还往外推,这是我儿子吗?”

  ***

  晚上十点多钟,甘甜又看了一次她的菜地,这次是抱着翠花和小花它们一起的,连兰花小弟也没有例外,“啊,小甜甜儿,这就是你说的温室栽培吗?”小花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太干了,本宫不舒服。”

  兰花小弟是别教养长大的,和翠花它们在野外长大的对环境的变化更加敏感一些。

  “明天应该就会好了。我一会在上面弄上水,让它们慢慢的蒸发。就不会干了。”甘甜给它解释道,“不过小兰花你是不是已经康复了呀。”

  “本宫没有好,本宫不好。”兰花小弟,现在是知道了,好了它就要被送走了啊,走了就看不到花爷了,虽然在这受到不公平的欺压,但是这里可以有花给她说话啊,它是不想走的。

  难得的翠花没于出声,它现在在有小弟做老大和口腹之欲之间摇摆不定。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嫉妒它,给它出这样的难题呢。

  “好了,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吸收木之灵。”甘甜没有看出翠花的纠结,开心的宣布新的决定。

JUN妞

七夕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