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金手指?金手指!!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JUN妞 2225 2018-06-13 21:59:46

  “嘤嘤……”

  某人:……………….

  “哈哈……还真的是你?我怎么能听到你说话?”

  “你是何方妖怪,不知道建国以后不许妖精成精了吗?”某人心大的用手挑了挑花的叶子问。

  太神奇了,花竟然会说话,我不是穿越到的其实是一个玄幻世界吧?大发了!

  “你蹲着那干嘛呢?大晚上的不回屋睡觉,在这吓唬谁呢?”闲聊回来的陆氏一进门就看见某人在那贱兮兮的发笑。不可否认,某人还是对陆氏有那么一丢丢的害怕的,她那嗓门堪比狮吼功。

  甘甜灰溜溜的抱着那盆神奇的花回到屋里,用手戳了戳其中的白色小花,“你还没回答我呢?给我再说说话呗”。

  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可是这盆话就是没有了任何的反应,某人都怀疑是自己的精神有问题的时候,就看见在月光下的小花,慢慢的周围散发出一圈又一圈白色的光煞是好看!甘甜都看呆了,手像有了意识,不自主的去触碰到了那些光。让甘甜惊讶的是,就在她的手碰到那些白光时,下一瞬,那些白的光点聚集在了甘甜的周围,慢慢的侵入到体内。她就感觉体内一丝丝的凉意,无数的光点在体内横冲直撞,最后一点点的聚成一丝细细的线,沿着身体的各个经络流转。然后消失不见了。

  甘甜愣愣地保持着伸手地动作,完全呆掉了。老天刚刚是什么东东?这是玄幻小说吗?到底是什么鬼?难道是传说中的金手指,大发,完全大发啊!等等,不是应该立刻有点什么异常吗,是喷火好呢,还是万能空间好呢?(原谅某人看书太杂,知识不深)QAQ

  某人在炕上兴奋的打了个滚,突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涨的满满的又有点清爽,好像记忆中母亲的怀抱。慢慢的甜甜的睡着了。

  *

  次日清晨,甘甜被一声声的“甜甜”给叫醒了,甘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碰了碰小花苞“早啊,小花你睡醒了。”甘甜心情大好的起床起来洗漱,顺便把小花搬到了外面的台阶上。

  林小胖站在屋门口揉着眼睛,就看到甘甜哼着小调拿着大扫把在扫地。“小胖早啊,吃过饭我和你一起放羊吧?”甘甜想去去外面找找是不是只能听到小花说话。“不去,我要和柱子……”突然想到昨天的事情,白白的包子又瘪了。甘甜搭着小胖的肩膀哥俩好似的说“我告诉你,昨天柱子怎么赢你的方法,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林小胖果然感兴趣,甘甜就在林小胖的耳边说出如何看出柱子是如何把棋子藏在手里,然后怎么和虎子他们配合的。小胖一听就变脸了。

  “我不明白。他们干嘛骗我。”小胖跟在甘甜的后面,闷闷的道。

  “你以后要知道,有的人能和你成为朋友,有的人则不能。所以不用伤心,你的朋友在等着你呢。咱俩就可以是朋友啊。”

  哎,通过甘甜长久的观察,其实林小胖很聪明,只能很容易受伤了。“那你要和我一起去上山放羊啊”甘甜不知道怎安慰他,只能转个话题,“去山上放羊吗?朋友!!”

  “好啊,好啊,我们快点叫奶奶吃饭”。一听是去山上,小胖立马忘记了刚刚的不开心

  以前都是甘甜去放羊,直从甘甜病了以后小胖才接手的,因为年纪小陆氏不放心他去山上,只是让他在村头的小湖边上放羊,这也是为什么昨天和虎子他们约在那的原因。那现在甘甜要和他一起去陆氏就不会阻拦了,他就可以去山上玩了。

  *

  “平安!平安!”

  俩人刚走出村口,就看着虎子带着一个和甘甜差不多大的女孩正给他们卖力的挥着手,甘甜看着嘴角直抽抽。

  林小胖听见声音抬起头来,见是虎子原来的小脸又变的闷闷不乐,转头不去看。

  “平安,对不起!昨天我姐都说了,我做的不对,以后咱俩做好朋友”

  “那你也不能再说我姐是扫把星?”林小胖涨红着脸道。

  “以后你姐就是我姐,我姐还是我姐。嘿嘿……”虎子笑嘻嘻的舔着脸把自己的胸口拍的砰砰响。傍边的女孩一脸的我不认识他,这货是谁的表情。看的甘甜直乐呵。

  林小胖似乎不好意思的转头就甘甜道:“姐,我去挖点野荠菜”。

  “去吧,去吧,别走远了”某人毫不在意的挥挥手,你走了我才好行动啊。

  那边的女孩正好奇的看着她,这应该是屯子里王木匠的闺女,虎子的亲姐姐。好吧,某人本着’言多必失’的小胆怯,对她点点头,就继续往山上放羊去了。王雪也就是虎子的姐姐没有想到甘甜会给他打招呼,楞了一下,昨晚虎子给他说甘甜变了,难道是真的?这么想着就一脸好奇的远远的跟上去了。

  将母羊拴在一个大树上,别的羊她就不管了,她就在附近溜达,从上山她就感觉空气中浓郁的草木的清香,似乎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侵入到体内,让她忍不住的闭上眼张开双臂,感觉自己的每个毛孔都在呼吸。

  “咦?这个人类,能感受到木之灵?”一浑厚的声音在甘甜的耳边。

  哦,一棵有年代感粗壮的榕树,这让甘甜同学想到了小学课文《鸟的天堂》:那真是一株大树,枝干的数目不可计数.枝上又生根,有许多根直垂到地上,伸进泥土里.

  “是您在说话吗?”某人抬着头傻乎乎的问。

  “咦,人类,你能听到我说话?”

  “嗯嗯,我有段时间后脑受伤,醒来后就能听到我家小花的声音,没想到也能听到您说话。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甘甜走近了问。

  “我活了好几百年,你还是第一个听到我声音的人类。”榕树摇了摇叶子。

  “嗯?你身上是不是带着什么东西?”

  东西?甘甜看着自己这一穷二白的口袋。“您说的是这个?”甘甜想了想拿脖子上挂着的木珠问道。

  很长时间榕树没有说话,要不是突然激烈摇摆的树叶提醒,甘甜都以为它睡过去了。

  “难怪啊,难怪啊………….”

  “这应该是灵木珠,相传在混沌时有一颗青莲,一千年开花,一千年花落,一千年结种,一千年种落。而青莲的种子即是灵木珠。”榕树似在自言自语的幽幽说着“灵木珠出,万木臣服。”

  我嘞个去,买彩票中大奖的即时感啊,这是妥妥的女主人设啊。难道我要去拯救世界吗?不好,不好………….(原谅某人有无线回转的脑补)

  一直远远跟在后面的王雪同学,就看着某人站在一个榕树下喃喃自语,一会惊讶,一会面露挣扎,一会叹息的不断更换着不同表情。感觉这样的甘甜很好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