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第二章 少年啊

伪花匠的军嫂生活 JUN妞 3009 2018-06-12 10:05:22

  清晨,平静安详的小村庄,炊烟袅袅。一个绑着两个辫子的十六七岁女孩,穿着一身粗糙的布衣,浑身充满着乡土气息。很随性的拿着大米喂着鸡。

  不要怀疑,这就是我们的林君现在的甘甜甜同志。

  陆氏出门前给她交代了三件事:喂鸡、扫院子、生火做饭。不过目前来看很明显还在第一阶段,虽然甘甜没有喂过鸡,但是去动物园的时候还是拿吃的喂过动物的。嗯,应该没错,都是这么喂的。

  “姐,快点给我2毛钱。”还在沾沾自喜的某人被小胖子一惊。

  某人愣了一愣,这是自己的小叔子,刚醒的那天看见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太满是感动。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全世界都是一样,乖不过三秒钟。嘿!这小屁孩子是不是不长脑子,我像是有钱的人吗?某人悲催的想着。

  “没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说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一朝穿越变的一穷二白啊,我的小存款哦!眼见着某人的伤心如实物的黑色将她团团围住。

  “你傻啊,奶奶的枕头下面就有啊”好像打死这熊孩子怎么破?这有这么大声说的吗?这么理所当然的好吗??

  想到自己小时候拿姥姥的钱,那顿夹板肉哦~不对啊,这是阴谋啊,妥妥的阴谋啊!

  “你知道,怎么不自己去拿?”想骗我啊,窗户都没哼!

  “我,我累了。”小胖子明显的心虚气短。

  看着这长得妥妥一个黑面包子的小胖,某人挑了一下眉。话说,这年能吃成小胖这样的,也是很稀有啊。

  “让你拿,就去拿,一点小事都不好。”看着甘甜没有的动,小胖嘟囔道。

  “有没有告诉你奶奶啊?”甘甜上下打量着小胖。

  “哼,我自己去拿,奶奶回来就说是你拿的”被某人问得恼怒的小胖道。

  嗨,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甘甜一把抓住往屋里跑的小胖。“不问自取则为窃。窃懂不懂?就是偷,小偷”

  “我才不是,我拿的是我自己家的”

  “那我也是你家的,下次去你屋里不告诉你把你藏得好吃的都拿走,那算偷吗?”

  小胖抿着嘴,也不挣扎了,好久没有说话。“可……可柱子他们说不是偷。”

  瓦特?原来是有人教唆啊!看在自己受伤他哭的那么惨的份上,今天就培养一下他正确的三观。

  “你说,你拿你奶奶的钱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的害怕被你奶奶知道?”

  小胖点点头。“但是我奶知道也没有关系,奶不打我的。”

  真是慈奶多败孙啊!

  “自欺欺人,你害怕那是你自己知道这是不对的,你自己明明白白的知道这是偷,但是你还不敢承认。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哪怕是错的,你现在偷家,以后偷国家,难道要让奶奶以后再被人戳脊梁骨,说是小偷奶奶。”艾玛,说教的感觉太爽了。

  “哇……我不做小偷,我要做军人,像我爷爷一样的大英雄。”

  “平安这是咋了??”

  刚刚下地干活回来的陆氏,肩上还扛着锄头,就听见宝贝孙子在哪大哭,自己那从病好了就不正常的孙媳妇,撒了一地的大米。陆氏气冲冲的把锄头往地下一扔,惊到到了甘甜。别看叫陆氏奶奶但是农村结婚早,其实陆氏也就不到六十岁,是练过的,再加上长期的做农活让陆氏腰膀子直粗,声音也横,一点也看不出她温柔贤淑。在靠山屯是出了名的野蛮泼辣,一般没人敢给她吵。

  “哎呦……哎呦我的老命啊”陆氏趴着胸口喘气,“败家子,怎么就出来这么个败家子”他她现在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孙子为啥哭都没有看到那一地的米重要了。

  陆氏后悔的要死,怎么都不明白自己给孙子买来的媳妇,咋病好了以后这么不服管教?像是变了一个人?艾玛,不会是粘上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看来要找人给看看??想到这她也不哭了。“去,给我厨房热饭去”。

  还不知道可能暴露的甘甜,无奈的往厨房走去。做饭甘甜是十分喜欢的,为此还专门是过厨师学校。可这是一个还没有煤气、电磁炉的世界啊。怎么做饭?不会!可是看着正在地上收拾大米的陆氏,某人又胆怯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能激怒很是愤怒的人啊,后果很严重。

  嘿嘿……某人看着角落里的小胖,招呼他和她一起做饭。“叫我干什么吗?你怎么还不做饭”小胖同学还在自己的悲伤中徘徊着。

  “我不会生火啊”小胖看着理直气壮的甘甜呆了。这还是自己姐姐吗?唉算了,她是女子,小胖委委屈屈的坐在灶台前开始生火,虽然也没怎么干过,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坐起来也没那么麻烦。甘甜两眼紧盯着认真的记着,还好还好,不是很难。甘甜暗戳戳地想。

  “咋啦小胖?这是在生气???”看着发瘪的小胖,某人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作者大大:你确定不是自己太无聊???)

  “我不胖!”小胖还是很生气的,姐姐病好以后变坏了。

  “这是对你的爱称。”某人也不在意的,坐在一边的地上。

  “柱子他们三个说,如果我不带钱的话,他们都不给我玩了。”小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你们玩舍咋还要钱?是不是偷偷的买好吃的了?”某人很随意的那个西红柿在小胖身上擦了擦就大口的吃起来。嗯,味道真好啊,纯天然没污染。

  “咋还保密?”

  “他们说不能告诉奶奶的。”

  “那他们,有没有说哦不能告诉我?”

  小胖诚实的摇摇头。“我们在玩猜有没有,嗯…….就是柱子把棋子放在一直手里,我们三个猜,猜对的话给你一毛钱,猜错的话就给柱子一毛。”小胖抠抠手指,“我已经从奶奶那拿了2毛钱了,都没有猜对。但是柱子很厉害,每次都是他赢。”

  瓦特?泥妹,这是赌博啊。这么小就不学好!!不生气,他们是应为没有人教。不生气,身体是自己的,我要长命百岁!

  “你是不是傻啊,你难道没想过他们是合伙骗你的?有没有想过这是不对的??”甘甜还是那个甘甜,一个没忍住小胖的额头红了一片。

  “吃饭,下午咱俩一起去”。狠狠的咬了一口西红柿,气呼呼的对着小胖。(小胖:感觉西红柿好疼啊)

  下午,陆氏去田里之前还是给甘甜安排了三件事情:喂鸡、扫院子、生火做饭。但是陆氏做之前言语间特意交代了怎么喂鸡、生火。听得某人一阵阵的发虚,这是发现了?(现在才知道!!!!)

  陆氏一走,甘甜就招呼小胖一起做任务。

  “这是奶奶交给你的任务。”

  “想赢吗?”某人装的很高人的问

  小胖就很安心的帮着喂鸡,听话的去生火。然后急乎乎的拉着还在扫地的甘甜往湖边跑。屯子里还都是泥巴路,这还是甘甜第一次做出家门。

  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一阵风吹来隐隐还带着淡淡的花香。“嘻嘻……”甘甜好像听到隐隐的笑声,看看周围只有自己和小胖,难道自己又有幻觉了?

  “林平安,这里,怎么才来以为你怕了不来了呢。”顺着声音,甘甜看见远远的站在湖边给小胖挥手的三个人。甘甜跟着小胖过去,咋一看,平静的湖面上还有几只大白鹅在浅游,十分的有诗情画意。哼,这群熊孩子还挺会找地方,选这么个好风景的地方。走近看都是和小胖一般大的7、8岁大的孩子,身上都穿着和自己差不多的粗糙布衣,大家都坐在大树下面。甘甜一眼就看见可里面最瘦小的孩子,两眼贼精光,绝对是这里面的头头。

  “平安,你怎么把她带来了?”长的憨憨的圆头圆脑的不耐烦的虎子问。

  “我娘说了,她是扫把星。快让她走。”

  “我姐不是扫把星,你再说那我打你。”林小胖一下子恼了,我姐只能我们欺负,别人谁都不行。

  “算了算了,人都来了,带钱了就一起玩吧”柱子边说边斜着眼给没说话的大山使眼色。

  “对对,你过你们俩最少要有4毛钱才行”,虎子和柱子在边点头同意。“没有钱就回家拿啊”。

  甘甜翻了个白眼,给他们一个王之蔑视的眼神,一副看破不说的意思看了眼柱子,“钱我有,快点开始,我还得回去扫院子、生火做饭呢”。当她是无所事事的吗?她现在也是勤快的劳动人民。是要干活的!

  “你从哪拿的钱,你不是没有钱的吗?你是不是偷的,你不是告诉我不能做小偷的吗?”林小胖看这甘甜手里的钱,急得满头大汗。自从上午甘甜说了他之后,他就一直在愧疚、自责。可是没想到甘甜也偷钱,他似乎感觉到了来之整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这叫义气,我会原封不动的再还回去”

  “好了,好了既然有钱我们就开始吧”。精明的柱子截住了还想再和甘甜反驳的胖子。

  柱子从口袋里,拿出来一颗圆圆的棋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甘甜说“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放棋子,你们猜左右手。开始了啊,都看好。”

  说着就把自己的两只手放在了身体的后面,挡住前面的视线,然后可是在手里不断的交换棋子。某人看着幼稚的不能再低级的游戏,只想笑。当他拿出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小胖问他左右手的时候,某人努力的让自己看着正式起来。

  林小胖高兴的一下子蹦了起来,拍着甘甜说“我猜对了,你应该跟着我的,哼,猜错了吧?”柱子把甘甜他们三个的钱收了起来,把一毛钱给了平安。

  另外三人嘿嘿一笑…….

JUN妞

我小时候就玩这个,玩过的加收藏啊,伙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