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楸山凰

第二章 谭楸山与百鸟祸(下)

楸山凰 月九楸山 2664 2018-07-17 03:21:29

  “啊!!痛死了!”远处传来谭楸山的惨叫。

  “痛也给我忍着,你说你这一身新伤怎么搞的?”一个温柔的男声微怒道。

  “我……”谭楸山正准备解释,但想想又觉得事情太过不可思议,昂起的头又沮丧的低了下去。

  唉,算了,你别乱动了,我给你上药。“男声语气中透着无奈。

  谭楸山眼中少有的闪烁光芒,温柔且安心,坐在她面前的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盖涅,是一位传奇人物,无父无母却自己开店招揽员工养活自己且发展了自己的连锁店,再加上帅气刚毅的外表,已经是方圆地区小有名气的人物了,而且知人善用,让自己顺利的度过了高考,这样以为男生却是和她这样的女生结缘,想到这里,谭楸山瞬间沮丧了。

  “我从没觉得你有什么不好,”盖涅说道,“我很荣幸能够认识你,你直率,内心温柔,坚强,善良……“盖涅一边说一边仔细轻柔的帮谭楸山包扎,“你这些是真实的,而且既然你救过我的命,我们成为朋友便是命中注定,你唯一的不好——”

  盖涅缓缓起身,半蹲着,眼睛直直的盯着谭楸山说道:“就是你太心软太矛盾,其实你是爱你父母的,但是又无法原谅他们对你的所作所为对不对?”

  “你总是能知道我在想什么,”谭楸山将头埋在膝盖里,说话声越来越小。

  “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父母吧,但我永远感觉我们俩之间有什么是相同的,”盖涅温柔一笑,轻轻捧起谭楸山的脸颊,楸山迷茫了,她内心无比贪婪这一刻的温暖,谭楸山红着脸起身道:“我我我、我还没有帮店员收拾,我回去帮忙!”

  “好,有事给我打电话。”盖涅道,想了想,又道,“需要我陪你么?”

  “啊?啊!不用了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的!”说罢,楸山含羞的跑了出去。

  …

  谭楸山帮店员收拾完杂物后,看了一眼还昏倒着的店员,索性时间已经很晚了,没有什么人,谭楸山只觉得头皮发麻,把身上仅有的200元放在店员旁边,关好店门打了120后,谭楸山小跑着离开了。

  谭楸山一边走着一边嫌弃的闻了闻自己身上的鸟臭味,再无奈的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被撕扯破破烂烂的外套,烦躁的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后蹲下闷在膝盖间,脑海中闪过楸山妈妈操劳疲惫的样子,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

  “我又添乱了…真没用……”。

  …

  远处。

  “老大!就是她吗?欺负我们白公子?”一个尖锐的男声道

  “错不了!看这个画像,一模一样的丑。”另一个男声回答道。

  “那我们、动手?”

  “你上吧!”

  “老大先!”

  这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怒道:“啰啰嗦嗦的烦死了!怕甚,我们可是鸟妖,你们吵吵,人都不见了!”

  尖锐的男声惊到:“大姐大!看、看!那个女的人类跳江了。”

  谭楸山站在天桥宽走道扶手上面,午夜时分快到天亮时刻的夏天的风似乎冰冷刺骨,远方的刚探出头的太阳和云朵仿佛被火烧过似的,一切印在楸山眼中,倒影中的样子五彩斑斓,可是在那双湛蓝色眼底只有无尽的黑色深渊,谭楸山闭上自己的眼睛,楸山妈妈操劳疲惫的样子,盖涅每次帮自己收拾残局的无奈温柔,父亲暴虐的嘴脸,亲戚朋友背叛的曾经,人心的丑恶和自己的懦弱……

  “妈,我走了后你就离开那个男人吧,我爱你。”

  “还有盖涅……”眼泪无声滑落,“我喜欢你,可我这样一个大麻烦怎么喜欢你呢?”

  ——

  谭楸山任由自己的身体向前倾斜,初升的太阳与晚霞将谭楸山也染成鲜艳的橘红色,在水天之间如同一簇明艳的火种,燃烧着,生生不息。

  就在太阳升起的一瞬间,与地平线交错的一刹那。

  “咚!——”

  再见了。

  ……

  远处的盖涅仿佛感知到什么,“刷——”的起身朝窗户望去,一股强烈的不安疯狂的在内心涌动,脱口而出:“楸、楸山?”

  ……

  “鸠大人,怎么办?那个女孩跳江了。”

  “找!给我找,伤我白凤如意郎,我让她十世不得安宁!”娇滴滴的女声狠狠说道。

  黑暗中走出一位灰色长发的女子,朱唇秀貌,一身水墨色渐变旗袍勾勒出丰满的身材,斑鸠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江面,“起身去娥皇和女英的江祠,就不信捞不回她的尸体,把我家白凤折磨的这么惨,非让他尝尝同样的滋味儿!”

  “娥皇!女英!”斑鸠命令护卫粗鲁的推开祠堂的门,“娥皇!女英!出来!”

  这事祠堂中的烛火晃动了一下,烟雾一缕缕违背常理的落在地上,幻化出一位粉颊双鬓头白色长裙的女娃娃,一双眼睛如那烛烟一般朦胧。

  斑鸠微微挑眉:“小烛烟,把你们家主子叫出来。”

  烛烟俯首柔声道:“鸠公主,我们家仙人不在,您还请回吧。”

  “别装蒜!”斑鸠有些微怒,道:“娥皇和女英自从死后成一方江神,向来兢兢业业,从不马虎!两姐妹再怎么有事也会留一个人在这江祠保护这一方水土太平,怎么可能不在!?”

  烛烟缓缓直起腰身,依旧是温柔和缓的说道:“鸠公主,我家仙人既然是一方江神,您来了怎会不知,您自己其实也知晓今日所来所说之事怕是有违天理,鸠公主就莫要为难我家仙人了。”

  斑鸠挑眉大怒,抬手便是要给烛烟一巴掌,却只打到缕缕青烟,在不远处便重新汇聚成烛烟。斑鸠见到如此,气不打一处来,直跺脚,旁边的侍卫见到也只能舔着脸规劝。

  “气死我了,一个小小的侍女,一座破江祠,也敢这么不敬,今日我就是要砸了你这座破庙!”

  远处数声铃铛声清脆悦耳,让斑鸠内心的怒火甚至都平息了几分,两个长的近乎一模一样的端庄女子悄然走来。

  “你砸了我这破江祠,也不怕天帝怪罪?”娥皇道。

  “不过是妖族次女单相思某位风流公子罢了。”女英道。

  “也是,恋爱中的女人可什么都做得出来。”娥皇道。

  “哈哈哈,什么恋爱,人家白凤都没理过他。”女英道。

  “是哦,好像只是看了一眼就深陷致此……”还没待娥皇说完,斑鸠整个人仿佛炸毛了一般吼道:“你们一唱一和要到什么地步?!女的伤了白凤,伤了凤帝最喜爱的大弟子!就算我不找他算账!凤都那边也不会放过他的!”

  女英冷目一扫斑鸠,斑鸠被盯的一哆嗦,只听女英冷冷开口:“你拿凤帝压我们,可有想过天帝?”

  娥皇悄然伸手拽了拽女英的衣袖,示意女英冷静下来,后道:“拿凤帝压我们没用,毕竟你也不想看到人妖两届开站,而且天龙君一直是失踪未归妖界,现在打起来只会两败俱伤,这点看来你这个妖界的次女养尊处优太多不是很明白,如果要人,凤帝自会亲自下发逮捕令,还轮不到你一个次女指手画脚!”

  斑鸠被说的哑口无言,她无法反驳,凭她一个小小斑鸠族次女的身份的确没有什么办法,只好愤然道:“你!好、好!我是拿她没办法,那就等着凤帝来吧,只会被折磨的更惨,哼!”说罢便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看着斑鸠逐渐淡去的身影,女英眉头却皱了起来,她牵起娥皇的手道:“那个女孩怎么办,执念这么深,怕是要出事。”

  娥皇颔首思索片刻:“只能给天帝看看了,这个姑娘自愿投河自尽但是却执念深重,居然魂魄不散,但是还魂珠却没有用,我也没有办法,你先用绳草保持她肉体不坏,我明日启程去见天帝。”

  女英点头同意:“好。”

  ……

  楸山……

  楸山……醒醒……

  未完待续no ending…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