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人虐宠骄妻

第5章 在自己面前做禽兽

总裁大人虐宠骄妻 凌葳芷 2081 2018-06-14 02:17:46

  在宫瀚的第一天好歹是过去了,下班的时候,杜修男快速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把手机关机,急匆匆的去向停车场,进到车里,启动车子后,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恐怕晚了被宫久萧逮到。

  一边开车,一边得意洋洋地笑:看你宫久萧还怎么找我?难道你还能从我家把我弄走不成?

  ……

  杜家,一家四口围坐在餐桌边吃晚饭。

  杜天德:“修男,你去宫瀚集团了?”

  “嗯,大哥让我去的。”杜修男一边往嘴里喂东西一边回答杜天德的问话。

  “久萧哥没找你麻烦?”

  “哼哼,他要是放过我,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你们两个呀,就是一对冤家,从小到大,没完没了的闹。现在一个已经是集团的老总,一个是总监,还闹!”

  听了牟桐的话,杜修男有些不高兴了:“我什么时候跟他闹了?都是他在找我麻烦,为了杜修染都欺负我多少回了?”

  杜天德:“修染性子绵软温和,哪像你,横冲直撞又蛮横。久萧那么喜欢她,当然不能忍受你欺负她了。”

  “在杜家,杜修染就是温柔的小可人儿,我就是个母夜叉,行了吧?”自己的爸爸替别人说话,让杜修男心里很不爽。

  牟桐:“你这个孩子,也该收收你这个脾气了。二十好几的人了,好男人都被你的臭脾气给吓跑了。”

  杜修男看了一眼对面低头吃饭的杜修严:“杜修严,我脾气臭吗?”

  “臭!”

  杜修男翘起身子,手里的筷子就往他头上敲去,杜修严没躲开:“姐,你不能轻点?疼死了!”

  “活该!”

  杜天德和牟桐看着这对儿女,笑着摇了摇头。

  “久萧少爷来了。”孙姐眼尖,抬头看到宫久萧进了院子正往里走。

  杜修男听到一愣,他特么还真来呀!

  她赶紧擦擦自己的嘴就往卧室跑,边跑还边对屋里人说:“他要是找我就说我不在家。”

  可是,已经晚了,她刚跑上楼梯,宫久萧就进到客厅了,抬眸正好看到她。

  “杜修男,我找你有事。”

  “有事明天说,我要睡觉了。”说完她就要继续往上走。

  宫久萧抬起大长腿,没走几步就赶上了她,拉着她的手就不放。

  “久萧来啦!”杜天德和牟桐见宫久萧来了,都放下手里的碗筷走了过来。

  “久萧哥来了。”杜修严紧随其后。

  宫久萧朝三个人点了点头:“德叔、桐姨,我找杜修男。”

  杜天德:“你找修男有什么事儿吗?”

  “是关于游乐城的设计方案,她白天讲的方向我觉得还要斟酌一下,所以想和她讨论讨论。”

  “我什么时候跟你讲设计方向了?”刚去了宫瀚一天,又被强留办公室,她哪里有时间琢磨设计方案的事情。

  “游乐城在全国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应该要仔细斟酌,马虎不得。修男呐,你要和久萧好好研究一下,一定要设计出独具恭城特色的建筑来。”

  “那我带她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研究研究。”宫久萧说这话时眼睛是瞅向杜修男的,他还在“研究研究”上加重了语气。

  杜天德:“修男,跟久萧去吧!”

  宫久萧深邃的眸子戏谑的看向杜修男。

  这个宫久萧,就是个伪君子,道貌岸然!在别人面前装君子,在自己面前做禽兽。

  杜修男被宫久萧拉着出了杜宅客厅。

  坐上宫久萧的车,她还没有系好安全带,宫久萧就启动车子,箭一般飞出去,杜修男被闪了一下,磕了头。

  坐直后,用手揉着磕疼的额头,“宫久萧,你成心的!”

  宫久萧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开着车直奔景湘别墅。

  到了别墅,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把杜修男拉下车,拽着她的手就往里走,杜修男被拉了一个趔趄:“宫久萧,你轻点!”

  玄关处,杜修男刚要换鞋子,被宫久萧一把扯住搂进怀里:“杜修男,我今天让你尝尝不听话的后果!”

  说完覆上唇疯狂的吻她,纠缠住她的舌头,裹挟进自己嘴里,狠狠咬了一下她的舌头,杜修男疼的想要推开他,哪里推得动?

  吻完她,宫久萧就开始撕扯杜修男的衣服,把她脱了个干干净净。

  抱起她往沙发上一扔,疼的杜修男呲牙咧嘴。

  “宫久萧,你不能轻点?”

  她想要从沙发上起来,被宫久萧一把按住,不知从哪里拿出绳子,握住她的双手就往一起捆绑。

  杜修男见状开始挣扎,可是两只手被宫久萧握的死死的,他踢腿,两条腿又被他死死压住,杜修男的挣扎毫无用处。

  嘴里开始不停的骂宫久萧,宫久萧把她双手绑好,又从脚踝处绑上她双脚,都做好后去洗手间拿出一条毛巾,等他回到客厅,发现杜修男趴在了地上。

  他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走过去把她抱到沙发上,杜修男嘴巴张开刚要骂他,一条毛巾就堵住了她的嘴。

  弄好后,宫久萧又转身离开,再回到杜修男面前时,手里拿着一根羽毛。

  他要干嘛?

  杜修男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嘴里“唔唔”的朝宫久萧叫喊。

  宫久萧嘴角的笑越来越邪魅,他坐在沙发边上,拿起羽毛开始在杜修男的身上游走。

  天哪!杜修男连死的心都有了。

  等宫久萧从脖子处游动到脚踝,继而是脚底心,杜修男的眼泪早就流成河了,嘴还被堵着,笑笑不出声,哭哭不出声。

  只是一遍遍在心里咒骂这个魔王。他对她怎么就那么狠!

  宫久萧拿开羽毛,把毛巾从杜修男嘴里拿出来:“还听不听话?”

  杜修男不说话,瞪着眼睛恨不得吃了他,见状,他拿起羽毛又要从脖子处开始。

  “听话!”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的杜修男除了乖乖听话没有别的选择。

  特么的,什么时候都整不过宫久萧。

  “真的?”

  “嗯,嗯。”杜修男连连点头。

  宫久萧这才放下羽毛,拿起手机,对着杜修男开拍。

  “你干嘛?”

  “拍几张你的裸照,以后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把照片传到网上去。”

  “宫久萧,你个大变态!”杜修男大声嚷了起来。

  宫久萧不理他,拍好照片把手机收好,拦腰将她打横抱起进了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才解开捆绑着她手脚的绳子。

  宫久萧修长的双手和唇不停地在杜修男身上游走,里里外外,处处都留下了他的痕迹。

  整个晚上,杜修男被他折腾的死去活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上、腿上红红的一片,别人欢爱后身上种的是红樱桃,她是开了个染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