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塔上的湖

第二章一二三四——纪念我们的军训

塔上的湖 吴意湘 2114 2018-06-11 14:41:18

  第二章一二三四——纪念我们的军训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我们伟大寝室长的闹钟已经第三次响起了,哦,我们后来才知道,原来我们寝室门后贴了一张告示,我们也因此知道了我们所谓的伟大的寝室长是——祁媛。不知道这个微不靠谱的寝室长将带领我们寝室走向何方?

  这个学校也真是狠,从8月5日开学,8月6日军训正式开始后,每天5点10分开始早训,紧接着站40分钟的军姿,然后才允许我们吃早饭,去整理内务。接着便又开始训练,每天训练到晚上7点。这还不算,紧接着便是“部队晚会”,无非是让我们唱唱军歌,听听军队领导的演讲,但重要的是在解散前还要站很久的军姿。每晚11点多才到寝室,脱下底薄得像层纸的军鞋,脚底疼得不行,全是水泡。学校还硬性规定,每天都要写一篇军训感悟交给班长,军训成绩与绩点挂钩。真是——恶心。

  于是在每天凌晨睡觉,5点起床的节奏下,我们全寝室都趴下了。亏得有岑兰,一遍又一遍地叫我们起床,我们终于从被窝里出来后,又被催促着“赶紧去洗漱”,自己则默默地帮我们叠被子,打扫寝室卫生。我们常开她玩笑,“兰兰真贤惠!”“兰兰你不用怕,异地怎么了,我们兰兰这么贤惠,马诺跑不了。”然后岑兰就假装生气地来打我们几下,接着便笑了,说,那是!

  教官姓毛,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头发又少又黄,我们暗地里叫他“小黄毛”。他经常说:“你们可要好好学习啊!H大多好的大学啊,环境也好,我和其他教官昨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说着‘再来一次的话,一定好好学习,也上H大!’”我们都笑了。

  “别笑别笑!严肃点!要笑就要打报告!”

  我们笑得更厉害了。他自己也笑了,说,“都累了吧,那休息一会儿好了。”

  我们赶紧坐到草坪上,“我的千年老腿啊!”媛媛发出感叹。

  “让那谁给你揉揉呗!”我们坏笑着看着她。

  你以为开学第一天媛媛火急火燎地去见谁呀,对,“高中同学”!

  “你们坏死了!”媛媛嘟着小嘴,脸红红的,在夕阳下,头发被映照成金色的,特别美特别美。

  岑兰靠在我的肩上,说,“你说,现在他们也在军训吗?也像我们一样在说笑吗?”

  我点了点头,说,“恩,他也正在和别人说起你。”

  对面的那个排看到我们休息了,也都坐了下来,接着,便开始齐声喊道,“3排,来一个!3排,来一个!”

  我们班就是三排,他们是四班也就是四排。

  毛教官说:“大家一起唱个《打靶归来》吧!”接着他自己先带头唱起来了,不唱则以,一唱,我们都又笑了起来,毛教官是典型的五音不全。一首歌中的每一个词儿都跑到西伯利亚去了。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风展红旗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接着便轮到我们排开始喊,“4排来一个!4排来一个!”过了一会儿,见他们还没开始,于是我们又齐声喊,“12345,我们等得好辛苦!”也不知道这些顺口溜是怎么在部队流行的,大概是,在那个近乎与世隔绝的部队,这样的“拉歌”算是极有意思的“娱乐活动”了吧。就像小黄毛经常说的,“这么好的环境你们还不好好学习,让你们去部队待几个月,非哭天抢地要回来不可!”“哎,现在的手机都这么大了呀?我都没见过,呵呵,我的还是那种有键盘的。”有时候,小黄毛自己讲着讲着,也热泪盈眶起来,“……总之,有时候挺想他们的。”那是小黄毛在讲他的爸爸妈妈,小黄毛说,刚到部队的时候,是不允许和外界联系的,不用说亲人探望和回家,连打电话都不可以。受了委屈,就偷偷在被窝下抹一把泪,第二天继续硬着头皮继续去早训、晚训……然后我们班的一些女生的眼睛也开始微微泛红。

  在军训期间,我们也在第一次的主题班会上选出了我们班的第一届班干部——班长韩秀月,副班长吕层,团支书林默默……韩秀月在我们刚入大学时就表现得十分积极,开学第一天晚上,挨个在我们班同学的寝室问寒问暖,“你们缺什么吗?”第二天军训,有一个女生晕倒了,她立刻递上水和清凉油,第三天,便带了一大包龙虎牌人丹分给我们班每一个同学……最后,她这个班长自然是当之无愧了。

  不过阿荷好像不太喜欢韩秀月,就在第一天她来我们寝室“问寒问暖”之后,阿荷就说,“她一定会去竞选班长的,你们看着吧!这种人真不真诚!”真不真诚我们没看出来,但是她真的去竞选了,而且真的是班长。

  至于吕层,长得文质彬彬的,特别清秀,口才绝佳,他的竞选演讲稿就是一篇极好的文章,最重要的,他是男生,是的,在我们管理学院,男女比例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太平衡,所以男生自然显得“珍贵”。军训期间,就有几个女生私下发信息给吕层,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小吃街吃宵夜,有一次就被我和室友们撞见了。

  而林默默,真的是个非常优秀的女生,她的“简历”在PPT上一展示,我们全吓蒙了,“……全国一等奖”“……金奖”“金奖”“……金奖”“……一等奖”……而且更让我们抓狂的是——她好漂亮。很自然的披肩长发,不是特别长,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又软又滑的发质,我看了看自己的,又粗糙又黄还分叉……眼睛很清亮,像一汪泉水,滋润着你的视网膜,就想多看一眼,再看一眼……皮肤好白净,气得媛媛一直嚷嚷着,她几点睡的啊,怎么保养的啊,皮肤怎么可以这么好!

  军训了十来天后,我们也逐渐跟班里的同学熟识了起来,不过那时候最多的话题也无非是“你是哪儿的啊?”“哦,我是哪哪的”“你以前也是某中毕业的吗?”要是遇到同乡或校友,那激动的场面,抱啊,跳啊,“天哪!我也是某中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