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重生之连云锦绣

第七章:阿罗?

重生之连云锦绣 月河境溪 2811 2018-06-14 01:36:41

  连云镜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习惯将地形记录下来,旮旯角落都不放过,作战中利用一切优势是必备的技能。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再地平线上,连云镜借着入夜的掩护,一翻身从窗户上跳了下去,可惜他忘了自己早不是身手敏捷的少年将军,两层楼的高度差点摔断卓云锦羸弱的双腿。

  连云镜揉着小腿给自己舒缓痛感,坐在草坪上缓了好半天,疼痛感才减弱了一点,扶着墙站起来,左脚点地刚一用力,一阵钻心的剧痛,悲催的少年将军无奈叹气,他居然扭到脚踝了。

  卓四爷大概也没想到素来胆小的小儿子竟敢跳窗逃跑,没有安排人守在楼下。

  实际上,卓家主宅的防卫系统十分完善,别看着住宅内部没有多少人,可只要触动各个地方隐秘的警报点,立马就能从四面八方跳出无数保镖手下来。

  连云镜很幸运,没有人发现他跑了。

  这个世界的夜晚和白昼区别不是十分大,路道两边矗立着一根根高高的柱子,柱子的顶端宛如挂着一个小小的太阳,散发着柔和的黄光,驱散着黑暗。

  这一切都令连云镜感到惊奇,据他所知,皇宫里的最优等烛火也没有这么明亮的光芒。

  远方的城市点缀着五颜六色的光点,如从九天掉落下的星星,十分绚丽,如梦如幻,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到处都被施了魔法,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华丽,奇迹……

  同时连云镜也直觉到披着美丽面纱都城市之下,暗藏着令人窒息的空调,一如曾经华丽的王朝帝都,空有其表,内里填充着腐烂的朽木,透着让灵魂不适的气息。

  摇了摇头,抛掉脑子里的有的没的,连云镜扶着墙壁,一双眼睛记录下四周的一切,不放过一棵树至一颗草。

  虽然他现在的身子是卓四爷的儿子,名正言顺的卓家小少爷。可连云镜也知道,他终究不是卓云锦,没有卓云锦的记忆,不熟悉他的一切,又和洞察力绝对和其人一样可怕的卓四爷住在一起,难保哪一天不被那个男人认出自己是个冒牌货。

  借尸还魂?谁信啊!

  异类的下场绝对会非常惨,一百多年前因为能力超出正常人理解范围而被冠以妖妃之名,最后被当着很多人的面,活活烧死的的平南王妃就是很好的例子。

  若他是冒牌的身份被发现了,估计绝对不会比平南王妃好到哪里去。所以连云镜一直藏了远离卓云锦的一切,首先就是要逃开卓四爷,离开卓家。

  不久之后连云镜才知道,在这个城市甚至在这个国度,如果那个男人坚决不放他离开的话,他还真没有把握逃出那个男人的手掌心。

  如果说尤帝是天龙王朝祭了上神和先祖,诏告了天下的一国之君,那么卓四爷卓尚卿就是这个名为中华国度地下黑暗王朝的无冕之王!

  这个男人的恐怖和强大,超出了他对任何一个势力之主的认识。

  卓府的花园很大,绕开一排垂柳,隔着一道假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连云镜小心地转出看了一眼,原来是一个女佣再拿着偌大的剪刀修剪园圃。

  女佣先是背对着他,背影倒是有几分窈窕的味道,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沐浴着月光和灯光修剪花枝,好似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身为一位下人的身份,蛮惬意的样子。

  忽然,女子转过身来,连云镜身子一瞬间僵硬了,整个人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按下了暂停键,连呼吸都禁止了几秒。

  睁开眼睛之后,连云镜无数次幻想过和心底的那个人重逢会是什么样子,也设想过无数个场景,担着无数颗心。

  他忍不住想既然重生和转换时空的事都能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会不会也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呢?他和她是永远的诀别还是有朝一日再度相见?

  当他站到她的面前她还能认出自己吗?或者如果她掉到这个时空,转换了音容笑貌,自己还能不能认出来她,他们会不会插肩而过,终生遗憾?

  他又忍不住幻想重逢的日期,是一个月还是一年,十年乃至几十年?他会不会一辈子都等不到她呢?

  每每一想到这些,连云镜就忍不住越想越多,控制不住思绪,重生的惊喜和对未知的恐惧如影随行,一直纠缠着他。

  但上天还是眷顾他的,不是吗?不然也不会立马就把他心心念念的人儿送到他的面前来啊。

  连云镜的眼眶微微湿润了,痴迷地盯着那一张令他魂牵梦绕无数个夜晚,刻入了记忆深处的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柳家的大小姐,他的未婚妻,此生的挚爱——柳云罗!

  “阿罗……阿罗是你吗?”连云镜赔着一万个小心,声音都在颤抖,生怕吓到人儿。

  “咦?小少爷你怎么在这?”少女也发现了他,惊讶地唤道。

  连云镜一个箭步冲上去,紧紧地握住少女的手,急切地说道:“不,我不是小少爷,我是云镜啊,你的云镜啊!你不记得了吗?……”

  少女突然被一个男子,不,一个异性少年一把握住了手,登时羞得满脸通红,急的只想把手抽回来,“小少爷,我当然知道您是小少爷了,您先放开我,小少爷您别这样,快点松手!让四爷看见了我就没命了……”

  连云镜怎么可能会放手,他好不容易才再见到他的阿罗,将少女的手抓的更紧,急切地表白自己都身份,“阿罗你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阿罗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我好想你……阿罗,我对不起你……”

  少女又惊又羞,挣扎着眼眶也红了,她是在卓家长大的,对这个混世魔王的小少爷知晓一点,小小年纪就是色中恶鬼,不是什么好东西。

  偏偏四爷最袒护小少爷了,却又最痛恨小儿子的这个毛病,若是被卓四爷撞见自己和小少爷孤男寡女的在这里拉拉扯扯,小少爷大不了挨一顿骂,最多一顿打就没事了,而她只怕会为这事丢掉小命,处死一个下人在卓府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少女几乎带着哭腔求饶道:“小少爷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什么阿罗,我叫秋心语,是卓家的丫头,小少爷你认错人了,放手让我走吧……”

  连云镜倔强地摇头,固执地道:“你就是阿罗,你和阿罗长得一模一样,我绝对不会认错的,阿罗,我这么爱你,你,你是不记得我了吗?”

  秋心语小丫头真的哭了,“我真的不是阿罗啊,求求你了,小少爷你就大发慈悲放开手吧,我还年轻不想死啊……”

  连云镜听她说的心凉,打定主意他的阿罗只不过是不记得他了,不过没关系,早晚会想起来的,他们都能再另一时空重新相遇,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阿罗”的眼泪让云安王爷心都碎了,连云镜心疼的一把搂住人儿,拍着她的背试图安慰着怀里的人儿。

  秋心语惊叫出声,不仅没有在他的安抚下放松反而挣扎的更加厉害,这下子她真是胆子都被吓破了,拉拉扯扯也罢了,还搂搂抱抱,她就是全身都长了嘴都说不清楚了!

  “不!不要!你放开我!……”

  挣扎不休的少女不知看到了什么,陡然瞪大了眼睛,惊骇欲绝,一副活见鬼的惊恐样子,莫名生出了气力,挣脱了连云镜。

  “阿罗,你……”

  眼看着连云镜还要上前,秋心语眼含着泪,无比凄惨,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倒霉,不就是午休睡过了时间,被管家罚,加重了任务,只好大晚上出来加班加点么,她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行了,至于让她遇见莫名其妙发疯的恶魔小少爷,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吗?

  若是连云镜会读心术,得知自己一心牵挂的“心上人”是这么看待自己的,不知他会不会一口血吐出来。

  “小少爷,你真的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你口中的什么阿罗,你别再过来了,不然,不然我就跳下去!”

  秋心语几乎是绝望了,眼看着连云镜不肯罢休的逼近,把牙一咬,扭身就跑,跑到人工湖边,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

  “不要!阿罗!”

  连云镜惊叫一声,竟也追着跳下了湖。

  这时,一旁树下,一直盯着他们的人影瞬间怔住,继而暴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