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岁月静好,那是你想怎样便怎样吗

65多事之秋

  我不能让恼怒代替我的理智!

  何况现在我还是弱势的一方,要是我将智慧惹毛了恐怕我得的果子不会太好吃。

  我:“我的疑问有很多可是我不知道从何问起?

  你不是可以感应到我心里的想法吗?

  你就自己看着回答吧!”

  这次我打算要智慧先开口,我要知道智慧对我的掌控到底有多大。

  智慧:“丫头,我知道你不高兴我能看穿你的想法,是我的错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

  是啊!又有几个人愿意让人完全的看穿,不留丝毫的秘密。”

  智慧怎么突然变的这么的多愁善感?这不像他会说的话啊!

  难道这次我又陷入了幻境?

  我:“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知道我没有怨恨过你,我也不会怨恨你!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智慧:“我知道你不会怨恨我,我相信你的人品。

  可是我们以后要一起走的路会走很长。

  我不想让你的心里有刺,也不想让你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抵触情绪”。

  因为心中的怀疑我故意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没想到智慧会这样回答我。

  以我对智慧的猜想他绝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可是要是又陷入幻境的话,我是什么时候中的招呢?!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想一切不合理之处。

  我:“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什么都听不懂。”

  可是想了半天我只想到仓库的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也不可能要知道仓库里智慧肯定放了些东西,不然他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书信放在仓库里。

  看来我现在只能让他多说话了!也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我现在的真实情况。

  智慧:“你别急我会将一切都告诉你的,听我说完你就会懂了。

  像我们这样的存在也是有衰弱期的。

  而这衰弱期也是分着时间长短、对我们的影响大不大的。

  我现在就遇到了衰弱期中最厉害的那种,时间最长影响也是最大的衰弱期。

  在这期间我会变成系统的形式存在,且没有攻击性和防护功能。

  所以我就只能寻找保护伞,而你就是我选保护伞,我们绑定之后你的防御系统就会替我挡下随之而来的危险,我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听到这话我的心中冷笑了下。

  要是智慧真的有所谓的衰弱期的话,他就不配叫智慧了!

  看来有人察觉到智慧的布置,将脑筋动到了我这里了。

  我:“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这个责任太重我可能背负不了,再说了要是和你绑定了之后,我势必要努力提升等级,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我不太喜欢有太大的压力。

  而且两个人到底是没有一个人自由,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束缚了,你要是真的选了我的话我可能会拖着你一起沉入深渊的。”

  假智慧:“你想错了,我们绑定之后我不会是你的压力,也不会是你的束缚,相反我会是你的动力你的帮手。

  在你难过的时候我会哄你开心,在你开心的时候我会陪你开心,在你感觉孤独的时候我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在你没有方向的时候我会成为你的明灯,照亮你前方的路。

  在你困惑的时候我会成为你的导师,为你解惑。

  总之我会是你的朋友,你的同伴、你的导师、你人生的明灯。

  我会是一直和你相伴的人,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成为你的压力、你的束缚。”

  我故意说了激怒他的话,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他的话将我的心说的软软的,说真的我差点就脱口而出我答应了。

  他说的这些话完全抓住了我的弱点,要是我没有察觉到他不是智慧的话,我想我百分之一万会答应他。

  我:“你别骗我了,你做不了我永远的同伴,总有一天你的衰弱期会过去。

  当你离开的时候你也一定会带走我所有的活力的。

  那时候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见识过有你存在的美好,这样我就不会知道天堂与地狱的区别。算我求你了放过我,不要让我在见识了天堂的美好之后又将我推入地狱好吗!?”

  虽然知道他说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心动了。

  要不然的话在我说出拒绝的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不会有那么多的不舍。

  那一刻我真的好想答应他……

  越是这样想我的心就越是难受。强硬拒绝他的时候我的心同样很疼。

  因为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我也一直在等一个可以一直陪我走下去的人。

  拒绝他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很难……

  假智慧:“到了那个时候你就不用在完成任务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我发誓!”

  我没有想到我都将话说的那样明白了,他还是不生气。

  他的冷静,他的发誓让我心里因拒绝他而产生的惋惜,顷刻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庆幸和彻骨的寒意。

  我:“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恩……。

  你让我再好好想想吧!一时之间我也无法决定!

  你在给我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吧,我们现在不聊这个了,毕竟这件事急不来的。

  我们还是先来说说我的事情吧!”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怕了,因为这点害怕,使我无法像刚才那样明确的拒绝他。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要是我还按着刚才的话回答的话,就一定会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的。

  所以我决定用拖字诀,又将问题拉回了我最早想问的。

  假智慧:“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关了心灵感应!所以恐怕要你自己提出问题,我再回答了。”

  按照我的想法来说的话,只要我将话题转回开始的问题他就不会将我逼的太紧。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会这样的堵我的嘴,他的话一出就将我的如意算盘打乱了。

  本来我是打算用着过了今天这一关的,没想道我还是太天真了。

  不过这话一出我的心同时也就落了地,最起码现在我是安全的。这也是我现在唯一的安慰了。

  知道了他目前无法直接对我动手,也发现了到目前为止主动权还在我的手里,我的心在这一刻算是彻底的落了地。

  察觉到这些我的赢面就大了,同时也让我确定了我现在的位置,我还是在随心屋里,也只有这个答案才能解释得通,他为什么要与我虚以委蛇。

  要知道以我这小菜鸟随便来一个人都不会对我这么客气。知道了我真实的所在。

  我的安全就有了保证,现在我要确定的就是,他到底是以什么方法让我听到这些话的。

  是有人在我的随心屋里放了东西,还是这只是他的道路的效果。

  要是头一个的话那么我现在恐怕一步都不能动了。

  万一是有可以让我产生幻觉的东西的话,我动了岂不是要遭。

  要是第二点的话我就要想方设法的确定,这件道具的大致功能了。

  同时我还要确定,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我:“真的吗?智慧谢谢你对我的尊重……

  我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我出不了随身屋了!”

  说着说着我的眼睛就含了眼泪,再多的我就做不到了。

  就着我都将自己的大腿掐肿了,真羡慕那些明星想哭就有眼泪。

  假智慧:“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出不去的”!

  我的话一出假智慧就沉默了很长时间。

  刚听到他的话我的右眼就疯狂的跳了起来。

  我:“是刚才我发现我出不去了才找的你”!

  假智慧:“看来是有人想将你困死在这里了,该死!这样你现在向左走两步再试试看可以出来不”。

  果然听到他的话我的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这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也是我来了这个世界之后所面临的最大危机。

  假智慧:“你怎么愣住了,快试试啊!”

  看到我长时间的没有动作假智慧不耐烦的催促到。

  我:“我站的时间有些长腿麻了”

  听到假智慧的声音吓得我一哆嗦,没有细想我就随口说了个理由。

  假智慧:“腿麻了的话就做那缓缓。”

  假智慧的声音显得不疾不徐,相比而言我就显得太过慌乱了。

  我:“没事我揉揉就好了!在这期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要害我。”

  说着我就坐在了原地揉起了腿,同时我打开了道具面板。

  到了现在我也管不了看到我的所做所为会不会怀疑。

  就是怀疑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可是保住我的小命要紧。

  佩戴:

  随身屋:一室两厅一卫一厨一书房一储藏室?!??!

  多功能地图残片:用于定位、感应好感度。

  月灵花:初始状态只填充木系源能量。其他?!?!?!?!

  空间源:顾名思义就是空间的种子

  也是在这一刻我才意识到罗毅骗了我,看来在随心屋里做了手脚的很可能是他。

  可是也不对啊,罗毅可是发过誓的,想着这些我又感应了一下罗毅发誓的时候,产生的那股能量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现在只能打开地图了,只希望地图上可以有我的出路。

  假智慧:“这个还是那紫金草招的祸。”

  在我做这些的时候假智慧一直在沉默,直到我打开地图之后才响起他微微有些无力的声音。

  也是在同时我注意到在地图上,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像传送门的东西,位置正好是假智慧形容的地方。

  同时我还看到就这个小小的客厅就有八个像传送门一样的东西,而且它们都分布在我的四周,只要我稍微的移动了位置就有可能踩在里面。

  就是现在我也是险之又险,我有一之脚就踏在我面前的那个好像传送门一样的东西里。

  看到这些我的冷汗刷刷的往下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