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魔鬼恋人之摆渡人

第三章

魔鬼恋人之摆渡人 林乐笙 5309 2018-08-11 00:39:52

  家

  昏暗的橘色灯光照亮室内,简单的家具整齐地排列,看上面的灰尘大概是有一阵子都没有回来了……

  我看了看身后还有些懵的唯,酒色的双眸带着迷惘的眼神盯着自己,像小孩子一样的无知的眼神,干净纯粹。

  被孟婆汤洗涤过的灵魂……果然是很美味的。我轻嗅唯身上的灵魂的味道,咂嘴。

  在这污浊的人间里还能保持这么干净的人……根本不可能有啊…

  连唯也不是……谁都不是完美的呢。

  这大概就是神造人时留下的蹩脚了呢……

  “唯……”我轻唤她的名字,她也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交汇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心慌。

  “魇君……”她疑惑地看向我,“怎…怎么了吗?”

  看来是对我有安全感才能这样毫无防备地跟着我回来吧……

  印随学习是动物出生后早期的学习方式,具特定的敏感期,只不过在千万年的人类进化下,他们逐渐失去了这个能力,但是孟婆汤是可以忘却一切重新开始的东西,当然也把她的人类能力洗涤过了……

  “除了我你记得什么吗?”应该这家伙就喝了一点点吧,大概也不会全忘记吧……

  “只记得魇君把我带出来了……”她低下头,思索片刻,无奈地对我说道。

  这样啊。看来……最近的孟婆汤药效挺猛。

  “魇君……”唯见我脸色沉重,再加上天生的扑克脸,更显的冷峻难以亲近,“我……是谁啊?”

  我听到她询问自己她的身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叫……小森唯…”我叹了一口气,斟酌片刻,我才把她的名字说出,但教堂啊,恋人啊,吸血鬼什么的,我都不想让她知道。

  知道的越多,越会使人烦恼。

  “那…魇君是……?”她小心翼翼地问出,看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就瑟缩着不敢继续询问下去。

  我……是你什么人呢?

  什么都不是……顶多算是一个过客。

  “魇啊,ta可是你的主人呢~”一个女声悄然出现,在屋子里格外地清晰。

  “主……人?”唯瞪大双眼,酒色的澄澈的眼眸看向自己,把我弄得一愣。

  “啊?”

  “是啊,ta呀,就是你的主人~”一双手勾住了唯的后颈,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碎花裙,面容干净的清爽女生在唯的耳畔说道。

  “茶茶……”我看到她巧笑嫣然地打算捉弄唯,打算出声制止却又打算看她要做什么。

  “诶……?”唯突然被人抱住,诧异地回头,看到茶茶离自己很近,鼻尖都要碰到一起去了,顿时被吓退了几步。

  我看着茶茶这幅模样,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则坏心眼可多着,唯这家伙可不要被她欺骗了呢。

  “你好,我叫茶茶,你可以叫我阿茶。”茶茶先唯伸出手,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我…叫小森唯,你可以叫我…唯。”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看到唯的眼光瞥了我一下,好像害怕自己哪里说错一般,像初生的小鹿一样懵懂。

  茶茶笑了笑,摆出一副大姐姐的样子摸了摸唯的头,“嘛~那……唯你好可爱呢~”

  唯愣了一下,摆摆手,“没有没有……”

  真是个腼腆的家伙……我暗暗想到。

  “你来得这么快……”我冷哼一声,“那些没用的冥官还真的很有效率哦…”

  只会告状的废物。

  “你有多想我,我就来得有多快…”茶茶看我的冷淡脸,轻笑道。

  ……这家伙…真的是…

  我揉揉眉心,暗想分明自己大部分痛觉是没有的,但为什么今天头格外的痛,难不成是因为今天事情太多了?

  也是,最近的事情真的是少,每天浑浑噩噩地度过,一年在我眼里和一天也没多大区别。

  “要…要我回避一下嘛?”可能是还暂且残留一些属于自己的性格,唯看出了我和茶茶之间的暧昧气氛,觉得自己根本就像是一个几千瓦的电灯泡,尴尬准备离去。

  ……这家伙……不会是真傻吧?我和茶茶的交流几乎就没有好吗?

  但…有些事情的确要和茶茶好好商讨一下。毕竟,茶茶是我的上司--冥王大人。

  “直走到拐弯口右拐,你先进浴室好好把身上洗一遍吧。”我也不知道为何,心中的烦躁感愈发强烈,像一团熊熊烈火,炙烤着自己的思想。

  唯抬眸,感受到我浑身散发的冷气,做出了很自然地反应--如逃命一般的速度远离,但在之前还不忘和茶茶鞠躬道别。

  “嘿嘿~”茶茶看我的脸色,憋着笑容,等唯没了影才笑出声来,拉扯着我的脸,“对待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还是不要老摆出一副好似别人欠了你钱的模样了吧,人家小姑娘都快要被你吓哭了呢~你这破性子都不知道要好好改一下吗?”

  “停。”我打落了她在我脸上肆意的动作,见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就打断了她的话语,“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不然她来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何保全唯的灵魂。

  正常情况,唯的灵魂力量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变越弱,直至消失,化作尘埃。

  更何况,这还是吸血鬼的身躯。

  “有些难办……”她见我严肃的表情,也不再嬉闹,一双漂亮的灰色双眸如她的人一般的冷静沉着,“因为她是吸血鬼,死后会万劫不复这是因果报应。”

  “没有办法吗?”

  “办法当然有。”茶茶故作严肃地咳嗽俩声,“不过……你给我笑一个我就告诉你。”

  ……我不卖艺不卖身。

  “哦~”我从口袋里掏出销魂刀,拔出刀鞘,阴冷的刀刃闪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光,“这样啊?”

  “你在威胁我?”茶茶一脸不可思议,杏眸微瞪蹙着眉。

  “是你先威胁的。”我淡漠地回答。

  “嘁……”茶茶终于卸下全部伪装,本来一开始对唯有兴趣也是装出来的,这样才能更好地捉弄她,嘟囔着“你怎么也开始管起闲事了?”

  我看她这幅样子,也就放下手中的刀,“办法?”

  “喂喂你这家伙也不听完我的话!?”茶茶终于是对我这幅软硬不吃的家伙无奈了,学着我的样子冷下脸道,“契人……”

  契人……

  “…”我沉默半响没说一句话,心中在犹豫这样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到底……要不要这样做呢?

  “你还是和以前那个样子啊……”茶茶叹息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自己慢慢去去思考吧。”说完如一阵风一般人就没影了。

  到底……是不是对的选择呢?

  我闭上眼睛,揉着疲劳的太阳穴,叹了口气。

  点燃一根烟,摁动打火机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也许是隔音效果好,那个女子在浴室里洗澡的声音几乎没有听到。

  熟稔地将烟点燃,深吸一口,浓郁的烟草味在口中弥漫,缓缓地吐出一口,看着被烟雾笼罩的房间,微眯着眼睛,感觉自己的前路也如这般的晦暗不清,摸索不到正确的道路。

  自己已经活了几万年,孤身一人在这浑浊的世间呆着,走过许多地方,看过许多风景,更看过无数倾国倾城的美人,但自己根本就无为所动。

  但这回……自己居然有一种想要和一个人一同走下去的奢望。

  很奇怪。这种从未有过的心情使自己感到迷茫,自己身为摆渡人,还背负着重任,随时都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这样的自己,真的能保护好她吗?

  不……也许她根本就就不想与自己一起走下去,你忘了吗?她还有一个男朋友……她深爱的男朋友。

  “嘶……”夹在指间的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地燃烧殆尽,化为尘埃落在地板上,而滚烫的烟头在烧到了指间,留下火红的印记。

  看着手指上的烧伤,两指合并摁灭了烟,但这样是手指上多了一两个显眼的水泡。

  没有痛觉。只有皮肉烧伤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着,自己早就已经死去,现在不过是一个躯体在行动,味道就像福尔马林消毒水烧开后的刺鼻气味,难以呼吸,这提醒着我,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或许说连个物种都是不明的。

  是对……还是错呢……

  ……

   I Like you , but just Like you.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

  ……

  “扑通……”像是重物掉落与地板相碰撞而发出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猛的起身,下意识地拧开门把手,看向只有一点橘黄色关渗透出的走廊。

  水流声还在继续,可是却没有听见女孩的声音,偌大的房子里面居然连呼吸声都不存在。

  是她摔倒了吗?

  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这样过去真的可以吗?

  ……

  无数个问题在脑海里逐渐浮现出来,像一大群不知名的黑雾朝自己涌来,而自己脚下像是陷入沼泽,无法动弹。

  冲动的情绪……要克制住。

  深呼吸了几下,直到理智重新回到自己的大脑,才缓慢地移动到浴室的门口,敲了敲门,“出什么事了?”

  没有声音。

  我又再次敲了下浴室的门,安慰自己应该是水流声遮盖住了她的声音。

  不会有事的。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我进来了。”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的,其他人的气息,只有微弱的,早已死去的唯的灵魂的气息,但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看来……是发现了什么吧。

  她的智商不低,而孟婆汤也只是洗去了她的记忆,罢了。

  拧开门锁,浴室里萦绕着清爽沐浴露的香味,热气氲染在玻璃上。

  原本在高处的铁架此刻却狼狈地破裂在地上,残损地露出一角,可见,我听到的声音大概就是这个摔落所发出的吧。

  “魇…魇君?”怯弱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处缥缈地传入我耳里,“…为…为什么会这样?”

  就知道了呢……

  残留的灵魂不能在阳间呆太久,否则灵魂的形体会逐渐消失。

  还以为如果是吸血鬼的话可能会好一点,没想到会更糟。

  “唯。”我关掉沐浴器,雾气腾腾迷惑了我的眼睛,慢慢地移动到唯的身边。

  米黄色的发丝凌乱披散开来,未着一物的白皙的身躯即使被热水冲洗过也无任何红晕,完全不像是一个沐浴过的人。

  朦胧的水雾遮盖住她姣好的身段,虽然胸部凸起的幅度较小,但也还算是较好。

  “浴巾披上。”我抓过不远处的浴巾,将唯的身体完全盖住,不泄露一点春光。

  刚给她披上,就被她紧紧地攥住,迷茫,不安,恐惧充斥在她的眼眸,那魅惑的酒色眼瞳也暗沉了下来。

  “为……为什么我……我不会流血?为什么?”

  她的手掌处有一条狰狞的划痕,可以看见里面的腐肉,散发着腥臭味。没有一滴血流出,就像是全部血被抽干了一般。

  ……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流血呢?

  身体中的一切都已经消亡了,只有这个灵魂在苟延残喘着,但身体怎么可能可以支撑得住呢?

  该……如何告诉她呢?

  “魇君。”她开口了,话音带着少许的哭腔,恳求道,“求求你了……告诉我…”

  粉眸里已经盛满着晶莹的不明液体,她的瞳孔在不断地收缩着,像个失去希望的人在哀悼着过去,只是倔强地不肯留下卑微的痕迹。

  “你已经死了。”

  我终于开口,没有稍加粉饰的语言,只是就单单地眼神相望,不知觉地与她的手相牵,就想这样给予她力量。

  意料之外。

  她没有任何情绪激动的表现,仅仅只是在发愣,过了许久才低下头,稍长的留海遮住她的眼睛,紧闭的惨白的唇瓣被她啃噬着又多了好几处伤痕。

  “这……样吗?”

  她缓缓地吐出这几个字,意料之外的答句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下一句话该如何解释。

  该如何开口才能告诉她其实还可以活下去的呢?

  不知道。

  不管怎么说对她的伤害都是很大……

  “……那个…”我酝酿了许久的情绪,开口才说了几个字就被她打断,声音明显还听得出有些颤抖着,墨黑浓长的羽翼翕动,像是被雨淋湿的羽翼。

  “…我,是要离开的吧……”

  “我就说…为什么我会从那么多个已经逝去的人的面前被带走,还有那个写着孟婆汤和奈何桥……原来…是这样啊……”

  抽噎的声音陆陆续续的传来,不知觉的,我从口袋里拿出很久都没用的手帕,亲手将她面上的泪珠拭去,看着她带着泪痕的面庞,心脏莫名地收紧,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果…果然……是麻烦你了啊……”她用手背擦去了不断流下的眼泪,明明很难受却还偏偏咧开嘴对着我做出一个很丑的笑容……

  “那…那……能最后麻烦魇君一下吗?”突然的停顿正好唤回了我久未归的思绪,我抬起头盯着她那双即使沾了泪珠已经美得艳丽的酒眸,没有任何的胆怯和退缩,或许说她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帮我送回……原来的地方吧。”

  当她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她语气里所带有的微弱的哭腔让我好久好久都不跳动和没有差不多的心脏绞紧,很痛很痛。

  要不要说呢?……或许她根本就不想要带下去,不想要和我待很久。

  也许是我愣神的时间太久了,让她误以为是嫌弃她麻烦,过了很久和她谈起这事,她巧笑嫣然道自己冷下脸来实在是很可怕啊,和冰山一般不可触碰。

  “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本来就是我太过于麻烦了啊……”她不自在地挠挠头,有些自嘲地开口,准备破解着尴尬的气氛走出去。

  “去哪里?”在她准备从我身边离开,无意见到她眼角隐约闪烁的泪光的时候,我突然下定决心问出口,“你的主人都还在这里。”

  “我…我已经死了……所以我……所以我要去冥界啊……”明明眼泪已经滑下脸颊,滴落在地,却偏偏还倔强地用手抹去,嘴角那抹勉强至极的笑容实在让我觉得碍眼。

  我突然有些不耐烦,冷峻的脸上更加冰冷,深吸一口气平缓一下自己的气息,“还需要我再说一遍?你的主人在这里谁允许你走了?”

  “可……可是…”她嗫嚅几声,带有哭腔的声音在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心情,“我已经死了。”

  “那又如何?”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对上她那双像受惊的动物的眼神,“你还觉得我保护不了你吗?”

  “……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我可能在过于麻烦魇君了……”她的表情像是斟酌了一下用词才说出来,怯缩的表情像是一把火在不断地燃烧着我内心的焦虑使它更加旺盛。

  我……很让她害怕吗?

  这样告诉她,会不会被拒绝呢?

  一想到她会拒绝自己,发自己所谓的“好人卡”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明明不是喜欢这种情絮却缠绕着心脏不断收紧刺激着我的神经。

  不能够啊……

  “我在这,你就不必害怕。”好似霸道总裁爱上我小说里面的剧情,我傲然开口,丝毫不惧怕任何问题,“你是否死亡,这与我无关,也与你无关。”

  毕竟我不会亲手放下你。

  以我的力量,是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的。

  “什么……?”她疑惑的开口,湿润的眼眸疑惑的看向我,一副听不懂我刚刚说的云里雾里的话语,“抱歉,我…我不太懂呢。”

  我顿了顿,继而开口,“你只需要知道你要我和我待在一起……其他的就不必考虑。”撂下这句话,我便拽着她的手来到我久未归的房间。

  灯光扑嗦,暗了几下才亮。

  房间里已经有些灰尘,一大力走动就可看见尘埃飞舞,雅致简洁的装横十分符合自己的性格。

  “穿上。”从衣柜里扯下一件白衬衫递给依旧一面迷糊地看着自己的唯,没等她回话,就径直离开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