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扶桑有情

第四十九章:“冷”鸟

扶桑有情 鄙人姓王 1057 2018-07-16 00:00:00

  两人趁着黄昏时分,一前一后快速的飞向西岭禁。

  “站住!何人擅闯禁制。”

  看守的师父远远就看见两道遁光,快速的飞来,严肃道。

  “淳敏师侄,今日是你负责看守么。”

  贞宏大师停下来,显出身型。

  “阿弥陀佛,住持师叔。为何如此匆匆要进禁制?”

  看守的淳敏小师父有些怀疑的问道。

  贞宏大师非常满意这位师侄,没有被表象迷惑,反而向自己发问。

  于是拿出残寻灯,指着不远处那一缕青烟,道,

  “净慈斋一位小弟子误入了禁制,我与这位住持一同进去寻人。”

  “那位女弟子?她真的进去了?”

  “那还能有假?这灯便是最好证明。如此,可放老衲进去了?”

  贞宏师父笑着道。

  “阿弥陀佛,住持师叔请进,这位师太请进。”

  说完,让开了禁制入口。

  禁制一打开,果然站在外面都可以感受到一股生机勃勃的灵气扑面而来。

  反而一进入禁制里面,别说生机勃勃了,连一般的树林都不如。

  阴森森的气息围绕在四周,让两位师父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师叔,这禁制以前就是这样么?”

  “……上次老衲进来时,并不是这样。以前禁制内部,不管什么时候进入都像桃源一般美丽。”

  “而现在却是这副鬼样子……到底为什么?”

  “不说这些,速战速决,老衲的残寻灯最多只能维持三四个时辰,明日清晨前一定要找到丫头。”

  “是。”

  “老衲负责前面探路,灯圆你负责防御。这里虽然阴气森森,但对于我佛修来说,并无大碍。但一切小心。”

  “弟子明白。”

  贞宏师父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并无阻碍。于是继续放出那缕青烟,两人顺着烟道一直向小白臻的“窝”寻去。

  当禁制开启的一霎那。小白臻马上就感知到了。

  有人进来了?

  是“抢”灵药的时间又到了么?

  之前每次禁制开启时,都会有许多筑基期,结丹期的弟子。进入禁制,采集灵药。

  这让当时还是一颗蛋的小白臻非常恼火,明明这就是小爷的口粮!

  他们居然敢抢小爷的口粮。

  无奈小白臻那时只是一颗蛋,没有嘴,没有肚子,无法吸收那些宝贝灵药。

  于是没次只能躲在暗处,对着那些阳奉阴违的伪君子们呲牙咧嘴。

  这一次一定要赶在他们前面,把灵药都采光!

  吃不掉的也都要打包!

  拿什么装呢?

  对了,小丫头不是有个装东西的珠子嘛,借用一下也可以啊。

  我俩谁跟谁!

  嗯!

  就这样!

  于是在佛槿怀里翻来翻去的找那串念珠。

  嗯?不在怀里?

  啊!在手上~

  小白臻毫不客气的把念珠从佛槿手腕上撸下来,然后套到自己脖子上。

  对着晶莹剔透的蛋壳照了半天。

  这才离开了窝。

  完全没有发现佛槿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没有回应过它一次。

  禁制另一侧,灯圆师太和贞宏大师正陷入苦战。

  他们二人进来走了一段路程后,就被之前的饿鬼们盯上了。

  两人都是功德深厚的佛修,身上带着的轮回气息让这些无法转世的怪物们,非常喜欢。后来贞宏师父才发现这些鬼不仅打不死,反而开始呼朋唤友的包围两人。

  原来佛力打在它们身上,不仅没有对其造成伤害,反而能净化这些饿鬼们身上的戾气。

  饿鬼们发现了这一点,就想要得到更多的功德。

  所以才采取包围策略。

  灯圆着急道,

  “师叔,这怎么办?”

  “跑吧,这些家伙根本不怕我们。如果最后被包围,那就跑不出去了!”

  两人慌乱中逃离了包围圈。

  停到一处空旷地方时才发现,这里的方向好似空间错乱一般,完全无法辨认。

  “师叔,这......是哪儿?”

  贞宏也有些认不清这里的方向了,只能再次拿出残寻灯辨别方向。

  “师侄!这里距离那丫头很近啊!我们快赶过去!”

  两人也不管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哪里,总而言之先找到佛槿再说!

  其实佛槿最初踏入小白臻的“窝”附近时,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也曾经在这么大的一个蛋壳里待过。

  具体是在那儿,佛槿就有些记不清了。

  她有些懊恼,明明自己的记忆力在同龄中是数一数二的。

  虎子他们从来记东西都会输给自己!

  为什么这么大一件事儿,自己会想不起来呢?

  对了,自己丹田中那只小鸟会不会知道什么呢?毕竟它和自己都是一体啊。

  于是佛槿把睡着的小白臻往怀里紧了紧,然后身体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躺下,意识瞬间进入自己体内。

  寻找那只红色的鸟。

  佛槿一边寻找那只火鸟,一边满意的看着自己已经被扩大的经脉。

  可无论在体内怎么着,佛槿都没有看见它。

  奇怪,它平时很喜欢和自己玩闹,这次怎么不出来了呢?

  难道它也睡觉?

  当佛槿再次回到丹田,准备最后找寻一圈时。

  看到丹田角落里有一只暗红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自己。

  “原来你躲这儿来了,怎么了?平时不是挺喜欢玩的么?我进来找你你怎么不理我?”

  佛槿上前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说。

  火鸟因是一种意识体的存在,所以不能说话,只委屈的蹭了蹭佛槿的胸口。

  佛槿也欢喜的搂着火鸟的脖子,发现平时暖洋洋的身子,现在却一片冰冷。

  “你怎么这么冷?”

  佛槿忙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火鸟的上身,希望能传递些热量给它。

  鸟儿用眼神表示,自己受伤了不开心。

  “你这是受伤了?还是灵气不够用?”

  火鸟盯着她,细长的眼睛眨了眨。

  “......因为受伤......所以灵气不够了?”佛槿猜道。

  火鸟奖励似的啄了啄佛槿的脑袋。

  “那好办,我现在就去打坐,恢复些灵气如何?”

  说完,就要离开。却被火鸟一嘴揪住了衣袖,不放她走。

  “还有什么事情么?”

  火鸟用喙啄了啄佛槿的手腕,示意她。

  “手腕?念珠么?”

  回应她的是摇头。

  “嗯......手腕上的,咦?那小红珠子么?那个对你有用?”

  嗯嗯!火云珠当然有用啦。

  “好,那我出去试试这珠子。你快些躺好休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