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扶桑有情

第四十二章:群策

扶桑有情 鄙人姓王 1115 2018-07-12 07:00:00

  了慧师太几人一进了迦叶寺就马上快步向住持所在的药师殿去。

  留下一行目瞪口呆的女弟子们不知所措。不一会儿,南岸寺的弟子们也纷纷到了。

  这时,从侧殿走出来几位明字辈的弟子上前道,

  “南岸寺的师兄弟,还有净慈斋的师姐师妹们,请这边走。”

  佛槿几人迷迷糊糊地跟着迦叶寺的弟子到了正殿坐好。

  随后的事情越来越让佛槿捉摸不透,迦叶寺的弟子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要交流什么,好几位临时派上来的弟子年纪不大,而且也并没有什么准备。

  而南岸寺的弟子也是这样。

  佛槿就悄悄的问妙善师姐,

  “师姐,这次交流会是临时定下的么?怎么感觉这些弟子并不像是准备好才来的啊。”

  “我们这边的不也是有好多人没准备的么?别说别人,好好听着。”

  “哦。“

  只是这次的交流会同平时师傅讲的内容比去来,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于是佛槿听的左耳进右耳出。

  心里还不时地想着,爹爹不知道走了没有?师傅他们那么着急干什么去了?哎呀,现在讲经的这位师兄讲的这是什么啊......师傅她们不会是在那个地方偷看我们吧?!

  此时的灯圆师太可没空理这些弟子们。她正聚精会神的听着各位大师的分析和判断。

  “老衲虽不是藏灵大陆的人,但几次交流会我们南岸寺都有参与。对这禁制也稍有了解。”

  “依老衲看来,这禁制出现大量灵气波动有两种原因,一种是有灵草成熟。一种就是灵宝现世。”

  “从看守禁制的师傅话来看,老衲倾向于灵草成熟。”

  一位面容白净的大师道。

  “普延师父是觉得这禁制中并无危险,反而是有宝物?”贞宏师父问道。

  “正是,看守的师父说灵气中带有生生不息的味道,难道不是只有成熟期的灵草才会有的么?”

  “之前未曾感知到,是因为还没有成熟?”

  “贞宏师兄,贫尼赞同普延大师的观点,没有比这更合理的解释了?师兄为何满脸愁容?无论是灵宝还是灵药,都是好事啊。”

  “禁制出现变化是在前天中午,我寺方丈同老衲师兄商量过后,一直认为应通知到道门。所以今日清晨,老衲已经传话给了玄真教的正源道友......他们应该不日就会来查看...”

  “贞宏师兄,你这决定的也太快了!”

  “当时我们也是再三思量才决定了,毕竟不想让数百年前的惨况再次发生在我迦叶寺身上了!”

  “贞宏大师考虑的也不错,在我们没有确定是福是祸之前,不可轻易下结论。我想不如我们几位老的一起去探查一番再做结论?”

  “老衲师兄探查过后,认为我们不应该去打扰禁制内的东西......”

  “寂尘师父呢?为何今日没来?”

  “师兄有要紧事情要办,所以今日上午便匆忙离开了。”

  “可惜,还想见一见贞宏师父口中的这位师兄呢。”另一位圆胖的大师道。

  “那我们作何决定?是去?还是等道门来后再一起去?”

  “还是等道门来了再议吧,谨防有诈。灵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且不说连破开禁制都如此艰难。”

  “......我们听从贞宏师父的。”灯字辈的几位师太虽说是去参加群策会议,但由于辈分修为都不高,因此也没什么发言权。

  其他人还能忍受,灯空师太回去后就有些不满了。

  既然叫我们去商议,那就应该听大家的!自顾自的决定了算什么?

  这时得知灯空师太回来的妙法,抱着探听有用消息的目的,又一次来到灯空房间。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么?要弟子陪您坐一会功课么?”

  “是妙法啊,还是你心疼师傅。过来吧,陪师傅诵一会经。”

  “嗯,弟子知道了。”

  诵了半个时辰后,妙法见灯空师太的眉宇间平和了许多,于是带着撒娇的口吻问道,

  “师傅,你们今日商讨什么了啊?”

  “还不就是西岭禁的事情。呵,说是西岭禁里有灵气大量泄漏,有危险,着急的让我们一起去商讨。结果最后还是他们自己做了决定。”

  “西岭禁?能有什么危险?灵气泄漏不是有宝贝么?”

  “妙法你也这么觉得?你了慧师祖也是这么说的。为师可不这么认为,我觉着呀,这里面有猫腻。”

  “什么猫腻?”

  “哼,为师虽然修为资质都不显,但有一条他们谁都比不上。那就是直觉!直觉告诉为师,里面危险!”

  “那师傅没有和他们说么?”

  “妙法啊,你觉得有人说里面有灵宝,而我却说,我直觉觉得里面有危险,你信什么?”

  “......”

  “说不上来了吧,你肯定觉得里面有宝贝!那为师为何还要触那个霉头呢?”

  “师傅真精明!”

  “哼,你还是好好学着吧。”

  妙法因打听到了有用的消息,于是一脸得意的回到了房间,计划着如何把佛槿带到那危险的禁制里去,以泄自己心头的不满与嫉妒。

  她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不能自己带她去,且不说自己有可能也丢失在禁制里,万一将来妙音那丫头被救了,说出自己的名字来也够自己喝一壶了。不行不行。

  最好是她自己悄悄进去...

  入口只有那一个,还有人看守着。若是知道妙音最看重的东西是什么就好了...那种一丢了就到处找的那种...

  妙法因与佛槿平时并没有深交,于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思绪。

  于是决定先去打听佛槿的重要物什去。

  这边佛槿在妙善她们的净房里洗漱,

  “师姐,你们说今天这交流会是怎么回事儿啊?”

  “别想那么多,师傅不让我们知道,我们就别问,听见了?”

  “哦...妙善师姐,我洗好了,今天实在是太热了!妙真师姐在净房里泡着就不愿意出来了。还以为净慈斋那边已经够热的了,没想到迦叶寺也这么热。”

  “师妹,你这念珠怎么洗澡时候都不摘下来啊。”

  “嘿嘿,最喜欢这珠子了,舍不得啊!”

  “是你爹爹送的么?”妙和问。

  “嗯!爹爹送的。”

  “妙音,你这次见到你爹爹了么?前段时间不是那么高兴么?”

  “见到了。爹爹来找过我。”

  “什么时候?我们怎么不知道?”

  “就是师姐们说了一夜话的那天啊。”

  “哦......我就说小师妹第二天怎么肿着眼睛啊,原来是见了爹,想的啊。”

  “嗯......”佛槿不好意思的应道。

  只是她们谁也没注意到的是,有道影子听完她们的话之后,默默的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