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扶桑有情

第四十章:妙法

扶桑有情 鄙人姓王 1118 2018-07-10 07:00:00

  “妙法原来带回来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都是妙常那丫头的错!哎,妙法和妙语都是和她一间房子住的。全都被她教坏了!”灯空师太忍不住的为妙法辩解道。

  “不论谁的错,灯空,这次辩经会可千万看住那丫头,不能出任何岔子。你也知道你师傅的脾气,要是再出现像上次那样的事情,她可真的会疯了的。”

  灯圆师太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姐放心,我一定会看住的!”

  妙语不知道师傅们在讨论自己丢脸的事情,她还拿着一块磨得异常光滑的铜镜在欣赏着自己。

  越看越觉得自己漂亮,越看越觉得自己头上的这顶帽子碍眼。于是抬手摘掉了僧帽,然后摆弄着头发,做成今日在大街上看到的女子们的发型。

  这时,妙澄推门进来,小声地说,“师姐,师姐。师傅找你。”看见妙法披头散发的样子又道,

  “师姐,帽子帽子,别忘记带了。”

  “师傅找我什么事儿,知道么?”妙法一边带帽子,一边问。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师傅心情没那么好。脸色沉沉的。”

  妙法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白天一直盯着对面那位师兄看,让师傅知道了。心里着急的想怎么办怎么办,但面儿上还是高冷脸,

  “我知道了。”

  妙法扬着头快步去了灯空师太的房间,见房门虚掩着,于是自己就推门进去了。

  “师傅,你找我……”

  “妙法,坐。”

  妙法见师傅并没有兴师问罪的样子,于是心里稍稍安心了一点,问道,

  ”师傅,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妙法,师傅对你可好?”

  “嗯…好。”

  “那你告诉为师,你白天到底在干什么?”灯空师太有气无力的责怪道,

  “简直让师傅的脸都丢尽了!辩经时一句话也讲不出来,还一直盯着对方那位男弟子的脸一直看!”

  “师傅知道,你和妙常在一起,难免受到了她不好的影响!可是你也学学你妙语师妹,她最近几年来,无论佛法还是佛理功课都做的很棒。你就不能学学好么!”

  妙法心里嘀咕道,师傅你自己不清楚她是什么样儿,还在我这儿夸她,真是……

  嘴上却一点也不含糊:“师傅,妙法知道错了。只是…弟子受影响比妙语师妹重……所以难免……”

  “哎,师傅知道你们这群弟子都到了妙龄年纪,又都是没经历挫折,磨难就直接进到寺庙的。又加上之前听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爱情书,对于男弟子有一种微妙的好感。可是妙法,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收收心。既来之则安之啊。”

  妙法听后心里不满道,安心留这儿的都是长相难看,找不到好人家的。我自己长相又好看,资质又好,为什么要安之。妙常妙芹他们都能出去,我也可以!

  妙法在心里忿忿不平,只听灯空师太低低的念叨了一句,“不然你们有什么办法……不是谁都像妙音一样有选择权啊。”

  “师傅,你说什么?什么选择权?妙音?”妙法忽然跪坐起来,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灯空师太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于是闭嘴没有再说什么。

  “师傅,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求你告诉弟子啊。”妙法见灯空师太一副别问我,问了我也不说的表情,于是换了个策略。学妙语的样子同灯空师太撒娇道。

  “师傅……”

  “...就是你妙音师妹将来啊,说不定能轻松的离开我净慈斋。毕竟...那是帝休树枝啊。”

  灯空师太想到那树枝的妙用,心中也不禁感叹起来,若是自己也能有,修行可就会事半功倍了。

  妙法虽然不知道帝休树枝是做什么,可她清楚的听明白了,妙音师妹可以离开净慈斋这句话。

  内心的嫉妒无以言表,又是生气,又是着急,但却又无济于事。

  脑袋里乱哄哄的叫嚣着,她能离开,我不能。她能离开,我不能!

  灯空师太叫了她好几次让她先回去,她才晕晕乎乎的抬起绵软的双脚,踉跄的回到了房间。

  妙澄见她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儿,于是轻轻的推了推妙法的肩膀。不料妙法此时浑身都已经抖得没劲儿了,被妙澄这么一推,顺势就倒在了床上,倒是把妙澄吓了一大跳。

  妙澄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探头瞄了一眼妙法睁的大大的眼睛,一边屏住呼吸,一边将手指伸到了妙法鼻子下方。

  发现妙法还有呼吸后,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

  “师姐,你别吓我了,到底怎么了?”

  “妙澄啊…”妙法听见有人在说话后,眼皮子翻了翻看见妙澄正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

  “师姐,你没事儿吧,不是撞见什么了吧。”妙澄还没从妙法那吓人的白眼中缓过神来,战战兢兢的问道。

  “哼,遇见了你能怎么办。”说完,大喘着气,支起上半身,泱泱的塌拉着眼皮,双眼无神。

  妙法心里有些鄙视妙澄这幅伪善人的做法,但又确实需要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安慰安慰自己。于是也就损了一句话,便停了嘴。

  毕竟这个消息对于像妙法这样,迫切希望离开这“牢笼”的人来说,打击太过沉重。

  一个心心念念的想要离开,另一个却能轻轻松松的离开。

  妙法仔仔细细的回想师傅所说的话,师傅好像说过什么树枝?帝什么树枝?自己当时脑袋就已经蒙圈了,没听清师傅的话。于是慢慢抬起头,眼睛瞟着妙澄问,

  “师妹,你知道有一种树枝么?…叫帝什么的。”

  “……额…师姐能具体点么?”

  “贵重的。”

  “……对不起啊,师姐。师妹才疏学浅...没听说过。”

  “再好好想想,尤其是对我们佛修来说重要的!”妙法现在脑子忽然清明了许多。

  “嗯……帝…帝什么呢…帝学?不对,好像在哪听过?帝…帝秀?不对不对,帝休…...帝休树枝?师姐,叫帝休树枝是不是啊!”

  “帝休树枝?做什么用的?”

  “师傅好像讲过……嗯…妙语师妹在就好了,她可什么都知道。”

  “再好好想想!”

  “好像是凝神静气用的…吧…”

  “哼,小小年纪,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居然还学会贿赂了!”

  妙法一听凝神静气用的,又是送给比灯空师太年长的人用的。想到平时了慧师太的暴怒的样子。妙法自以为摸到了什么头绪,于是咬牙切齿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