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扶桑有情

第二十八章:用功读书的佛槿

扶桑有情 鄙人姓王 1219 2018-07-02 07:00:00

  “不清楚...我觉得是关于师姐你的事情。”妙良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妙语说。

  “关于我的?她们这么不喜欢我,还会说我的事情啊。”妙语假装不经意的说。

  “就今天下午啊,当时小师妹也在。估计是在劝小师妹,不要接近师姐你吧...”妙良也感觉这话说的不妥当,于是渐渐住了嘴。

  “呵......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妙语小声的咂着嘴说了一句。

  “师姐,你在说什么?狗?我们这里哪有狗啊。”妙良没听清她的话,于是随口瞎接话道。

  “没什么,她们还说我什么了么?”

  “也没其他的了。师姐你也知道,妙善师姐她们两个都是死了心的要出家,其他时间都要拽着我去诵经。一般坐在一起都是聊经文,我都困死了。”妙良撅着嘴说。

  “那么勤奋呀,那那位小师妹呢?也和她们一样?”妙语打听着佛槿的消息。

  “她也不怎么喜欢玩,安安静静的。我和她也不是很熟悉,毕竟她刚来,我们就出门了,根本没见几回。”妙和不确定的说。

  “也是,你们也没一起住很久。我看小师妹喜欢看炼器的书,还以为小师妹想去道门修炼呢。”妙语说话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不会吧,小师妹她要是想去道门,那她资质那么好,怎么还会进佛门呢。”妙良不可思议的说。

  “这里也许还有内情,师妹不好奇么?”

  “好奇啊,回去问问她。”

  “要是打听到了,一定要告诉师姐啊,师姐也好奇着呢。”妙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上杆子的说。

  “好啊,没问题。”

  这时,在千里之外的迦叶寺里。

  “师兄,这次讲经交流会,你不去看看么?”贞宏大师问道。

  “老衲这次就不去了,近期需要去阳城一趟。”

  “就在迦叶寺家门口开的讲经会,师兄都不去么?”

  “老衲去阳城有急事。”

  “可这次说不定能见到佛槿那孩子啊,师兄就不想她么?那孩子一定十分想见师兄啊。”

  “……佛槿悟性和资质都是上上等,唯一缺陷就是太看重感情。老衲并不想让自己成为佛槿修仙路上的绊脚石。”定远师父慢慢地说。

  “这……师弟觉得只见一两次并不会影响佛槿的心性的,况且佛槿的优点就是善良重感情,若是抹杀这个天性,佛槿难道不是失去天性了么?”贞宏不赞成道。

  “……让师兄再考虑一下,索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过几天师兄再与你说。对了,明空那孩子如何了?”

  “明空?哦,淳觉师侄新收的那位弟子吧。刚入门,资质确实天资不显,心性悟性方面还看不出来。”

  “哎,也是。”

  “怎么,这位弟子是师兄熟人的孩子么?”贞宏问道。

  “师兄只是知道而已。不知师弟是否听过宁西霍家?”

  “霍家?那个之前炼器大家?这孩子莫不是霍家的?”

  “正是,那孩子是由于家里的一些原因,才心灰意冷,决定遁入空门的。师兄担心,他心性不稳。所以拜托师弟,好好照顾了。”

  “这是当然。”然后想了想又说:“师兄,佛槿之事,你还是要慎重考虑。”

  “老衲晓得了。”佛槿自从知道有可能见到爹爹之后,心情就一直都很好,每点三点一线,正殿诵经,藏经阁看手札,回禅房睡觉。

  如此枯燥的生活,在佛槿看来也是十分的有盼头。所以这两个礼拜里,她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找灯圆师太。

  找她看能否打听到些消息:比如弟子名单里有没有自己,再比如什么时候出发。

  灯圆师太都快被她问的有些烦躁了,每天需要多诵一次的《阿弥陀经》,才能忍住不教训佛槿的心思。

  这天中午,佛槿又探头探脑地等在灯圆师太做完功课。

  灯圆师太在佛槿一进院子是便半睁开了眼,本想晾着佛槿不管,她自会离去的。结果佛槿虽然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但是却一直不肯走。

  于是灯圆师太叹了口气,道:“妙音,进来。”

  佛槿一听师傅叫,马上小跑进了侧殿,“师傅!”

  “嗯。”与佛槿热情的态度相比,灯圆师太明显不太想搭理她。

  然而这一点也不影响佛槿高涨的情绪,“师傅师傅,今日已经是这月的十五号了,交流会再有两个礼拜就要开讲了,我们还不走么?”佛槿睁着大大的眼睛问。

  “不着急,有各位师太带你们,很快就能到。”灯圆师太绕着圈打着太极道。

  “那,从净慈斋出发,我们大概多久能到迦叶寺?”

  “这次我们不去迦叶寺。”

  “啊?不是灯无师伯说,要在迦叶寺举行么?”佛槿急道。

  “确实不在迦叶寺里举行,讲经交流会鱼龙混杂,南来北往的佛修,甚至道修都会去听经,怎么可能会在宗门举行。妙音啊,师傅说过你很多次了,要稳重,不要大惊小怪。你怎么还是改不掉?看来你还是修行不够,现在回去,将前几日为师讲过的《佛说阿弥陀经》再重新温习一次。”

  “师傅......”

  “快去。”

  “哦。”佛槿泱泱的低头走了,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师傅什么都没有透露给她。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心想,

  师傅是不是这次不打算带我去啊,明明师傅就我一个弟子啊,为什么不带我去。转念又一想,难道是我悟性太差?师傅怕带我出去丢人?那如果我这段时间好好诵经了,功课好好做了,是不是师傅就会带我去了?

  佛槿越想越觉得对,于是快步走回禅房。拉开柜子,拿起经文就跑向平日里自己诵经的地方。这动作顺畅流利,看的妙善几人一愣一愣的,问道,

  “小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去做功课去!”佛槿人迅速的消失在妙善几人面前,只留下一道声音。

  “妙音这时怎么了?这么用功。”妙和奇怪道。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她最近这段时间,心情很好。”妙善盯着佛槿消失的方向说。

  “小师妹最近很开心么?”妙良凑过来问。

鄙人姓王

作者想解释一下,有人可能问为什么女主一天天的就是诵经,而不打坐修炼。   这是因为之前也交代过了,佛修的修炼在于对经文的理解和熟悉,就像剑修要每日练剑一样。诵经就是他们的修炼方式。   =。=至少本文是这么设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