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缘君花丛懒回顾

第十七章 贪婪

缘君花丛懒回顾 冯广捷 3225 2018-05-17 07:03:57

  抽完了烟,苏晨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把烟盒放进裤兜里。

  “你要挖土修厕所?”他问小白。

  小白龇牙咧嘴不说话。心里却在说:“哼。傻子。不理你。”

  苏晨握起铁锹就沿着围墙往下锄。小白悄悄靠近他,探头探脑观看。

  “宝贝娃娃,你是这个意思吧?”

  “嗯。爸比真机智,真棒!”

  抽烟,可是让人冷静思考的一种及其有效的途径。苏晨在抽一支烟的时间里,便看穿了小白的心思。本来两人在商量着如何逃跑,小白却突然提起挖土修厕所的事情,其实是在提醒苏晨:砸不坏墙,咱可以从地底下挖过去。因为一般围墙埋在地里的部分是很少的,小白的想法是行得通的。

  “啊,你们回来啦!”小白很热情地叫道。苏晨扭头一看,那对母女正站在小白那里,三个人的视线集中在他身上。他把铁锹往地里一插,略显尴尬地拉起衣服擦去脸上的汗。

  那位母亲两手各拎着一桶水,那个只长到小白腰部那么高的小女孩也吃力地双手抱着一桶水。怔了一会儿,母亲把桶放下,走过来看苏晨挖的坑,问他在做什么。

  “我们正准备……”苏晨想说挖土是为了建厕所,但不知道他们懂不懂厕所是什么东西。

  “我们要挖土给你们做衣服!”小白抢着回答。

  “衣服?”妇女一脸喜悦。

  “对对,来来。”小白拉起她的手说。途中她顺便也拉过那个小女孩的手,像一家人去逛街似的朝屋子里去了。

  苏晨决定先建个厕所,一方面可以让小白舒心地洗个澡,另一方面,等这里的人知道这就是厕所,说不定还会请他给他们建厕所,这样一来,不管他在镇子里怎样大兴土木,都不会受人怀疑了。

  他走到屋子门口,正好看到小白在抱着那个小女孩,那个母亲在一旁看着她孩子身上漂亮的衣服笑得合不拢嘴。

  苏晨走过去弯个腰,有礼貌地问道:“你们拿回来的水,可以给我们一桶吗?”

  “可以可以。”那位母亲脸上溢满了笑容,连连点头答应道。

  苏晨走出去的时候刻意回头看小白一眼,小白眨眨眼,比了个三的手势,表示自己很OK。那这对母女就交给小白处理了。苏晨用水和泥,艰难地摸索着他在脑海中已经完成的,但目前为止从未实际完成过的工作。

  黄昏的时候,各家的男人都回来了,肩上扛着各种大小不一的动物,看来是狩猎归来了。他们聚在一起,把肉平分,各领各的食物回家。实行的是一种共同劳作平均分配的制度。但有特殊,镇长和那个大个子都多得了一块肉。苏晨猜想,大个子应该是在狩猎的时候出了比较多的力气,功劳比较大;至于这个镇长,大概是代表着秩序的人物本来就享有一定特权吧。

  小白利用苏晨给她的布,赶制了不少衣服。捡来的布还剩一半,小白表示,像这么节省布料的衣服,这些布完全够用来做全镇女人的衣服了。镇长还没走到门口,那母女两就迎了过去。镇长看了看老婆,摸摸她的裙子,高兴地抱起女儿,仔细端详她身上的衣服,不知说了些什么,应该是夸他女儿好看之类的吧。

  小白松开抓着苏晨的手,也要跑过去。

  “喂,人家一家三口,你是准备去认领个妹妹呀还是认领个女儿咋地?”

  “去你哒,我去叫那些女人来拿衣服呀。”

  镇长脸上的表情和她老婆看见女儿衣服时候的表情是一样的,一言一行都很和蔼可亲。小白叽里呱啦,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嘴巴一直在动,镇长只顾点头。两人交谈完,镇长就往屋子的反方向去了。剩“两母”一女三人回来。

  小白冲回来就撞到苏晨怀里,他不禁咳了两声,抱怨道:“哎哟,你要撞死我呀,一个女孩子,抱人的时候能不能温柔点。”

  小白“呵呵嘿”坏笑,抬头就亲他一口,问道:“怎么样,这样温柔吗?要不,再来几口?”苏晨一把抱住她的头,压在胸膛上。他可不想体验她那小鸡啄米似的亲吻。

  一片黑黝黝的肉体吸引了苏晨的注意。原来是镇长去召集镇里的人过来领衣服了。小白跑回屋抱出衣服来,站在人群中央宣布:“从左边开始,女人一个个过来!”马上就有一个女人小跑过来。小白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挑出一套衣服来递给她。女人挨个出来取走适合她们的衣服。直到小白手里空空如也。

  最后拿到衣服的那个女人一走回人群中,人群便哄闹起来。

  “我们的衣服呢?”

  “为什么我们没有衣服?”

  “对,为什么她们有衣服,我们没有。”

  “为什么从左边开始拿衣服?我们站这边的都没拿到衣服!”

  没拿到衣服的女人极力表现出自己强烈的不满。有些男人扯了扯自家的女人,想让她少说两句,但女人的情绪反而变得更激动;有些男人则完全不管,任由自家的女人大吵大闹。

  镇长举起竹杖,女人们瞬间闭上了嘴。镇长放下竹杖,冲小白轻微仰仰头。小白正要张口说话,苏晨凑到她耳边跟她说了句话。小白点了一下头,大声向人群喊道:“你们知道怎么做衣服吗?!我今天只能做这些!要不然你们就打架,谁赢了谁拿衣服!”

  镇长淡定地左右摇头环顾四周,那些女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要抢别人衣服的意思。大家都原地不动一声不吭等着镇长说话。镇长摆了摆手,叹道:“回去吧!没衣服的明天再来拿!大家都会有衣服的,就再等等吧!啊?”

  男人默不作声,扯着女人走了。那些没有衣服的女人一路上都盯着那些拿到衣服的女人看。但也只能这么羡慕地看着,她们并不敢抢别人东西。

  等人群散了,苏晨带她去看他建的简陋的厕所。厕所只有两面墙,但因为建在墙角,所以相当于四面墙。厕所里基本是平地,可以在里边洗澡。另外苏晨还挖了个小坑,由厕所里向外倾斜,又在厕所外边挖了个比较深的洞与厕所里的小坑相连。这样,厕所里的水及其污秽物就能从厕所里的小坑斜着往外流进厕所外的那个深深的洞里去,保证了厕所的清洁。

  小白看了,习惯性夸了句:“嗯!爸比真棒!”

  尽管苏晨今天绞尽脑汁,笨手笨脚来干这个自己从来没干过的活,此时还是毫不谦虚地说:“哎,这种东西,小意思啦!”小白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有节奏地鼓掌。苏晨看得出来,这不是为自己干的活鼓的掌,而是在嘲笑自己吹的牛。他马上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斜视着她,小白一笑,他也绷不住了,随着她大笑起来。

  等小白关上她洁白的牙齿,苏晨掏出烟来说:“再来一根吧。奖励我一下,都给你修好厕所了。”

  小白敲了敲他脑袋小声地说:“是不是傻啊,是不是傻?你也不想想我的火机是哪来的。”

  “那还能哪来的,偷东西了吧,嘿嘿。”苏晨笑道。

  “我可不算偷,借用而已,我已经早就把它放回原处了。嘿嘿。”小白故意压重了“嘿嘿”两个字。苏晨当时就崩溃了,抱着头欲哭无泪。小白又开心地大笑起来。

  笑累了她才决定安抚他一下,摸摸他的头,扯开话题道:“对了爸比,那些女人吵着要衣服的时候,你为什么让我叫她们打架争衣服。”

  苏晨想好了答案:因为她们在怪你,你让她们自己去抢别人的,她们就无话可说了;而且根据我的观察,这里的人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分配东西的规则,她们相互之间不敢抢别人的东西。

  他没把答案告诉她,他想听听她的想法,这样的交流才有意思。

  苏晨无力地仰头看她一眼,问:“那你打算怎么说呀?”

  “就说,没有衣服了,让她们明天再来拿呀。镇长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镇长可以这么说,”苏晨解释道,“你这么说的话,就没用。”

  “啊?为什么?”

  “你想想她们为什么会吵?”

  “因为别人有衣服,她们没能拿到。”

  “那是不是还是赖你?为什么别人有,我没有,为什么先给她,不给我!”苏晨模仿那些女人的语气质问道。

  “什么?!”小白愤懑道,“老娘幸幸苦苦给她们做衣服,她们还敢怪起我来了!这些人都是人吗?啊?有点良心吗?啊?”

  苏晨捋着她胸口笑道:“喂喂喂,你心跳都超速了。淡定,淡定……”

  小白深吸一口气:“呼,气煞我也。”

  “‘笑人无,气人有’这种优良传统可不是从你们那个什么LV包出现以后才有的,容易眼红的人可不在少数呐。”

  “那也赖不着我呀!我要不来,她们能有衣服穿?哼!一点感恩之心都没有!”

  “哇,娃娃……”苏晨犹豫了一下,感觉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你就是太善良了。真心待你的人,能有一两个就算是万幸了。更多的人接近你,只不过是想要从你身上捞点好处,你以为你给他一点东西他就得感谢你?不会的,他只会觉得他拿得少了。人呀,没有几个是奔着爱你、呵护你来的,都是奔着向你索取才来的。”

  “你说的没错啦,可还是……”

  “还是很委屈。哈哈哈,”他轻轻拍着她肩膀,“来来,小妞,大爷给你乐一个!”

  他一龇牙,她就跟着笑了,她确定:他是为了逗乐她才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