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时光里的远望星

第五章 黑土豆

时光里的远望星 棘鱼 2215 2018-05-17 00:32:08

  在后面望着柠乐走远的程晓星,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在外面站了几分钟。一直拿在手上细嚼慢咽的包子,见她走远,才是直接丢进了垃圾箱。

  我走进教室,第一眼就是看大苏在不在,虽然,我心里是不抱期望的。果然,最后一分钟的大苏。

  不过阿泽是在的,我立马走到座位:“阿泽,晓星笑话我,你替我报仇。”结果阿泽听到就苦瓜张脸:“妹呀,哥得有本事欺负他,才能替你去欺负吧。你看他像是被人欺负的人?他不欺负我就谢天谢地了。”

  我鄙夷的瞟了眼阿泽,实话一句:“咦,你好没用啊,还不如大苏。”

  阿泽一下就笑了:“那是,大苏,谐音‘大叔’,那战斗力是一般人能比的?她是不发火则已,一发火惊人呐。像我这种爽朗帅气的阳光男,是没法像他俩这样具有杀伤力的,你不也一样么?”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确实,像我俩这种性格,在攻击性方面,一直都是欠缺了点。

  晓星进来的时候,我和阿泽聊得正欢。“你俩聊什么呢?”对于他的提问,我自然是当没听见。我拿出语文书,开始了“之乎者也”,以表态度。只见他收回目光,放下书包坐下,开始看English。

  “嘿嘿,柠乐说你笑话她,想要我替她欺负回去。然而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法,只有爱莫能助。”阿泽松垮的靠着墙,一下全给交代了。我瞬间扭头,用眼珠狠狠剜了他一眼。表示:你这个叛徒!

  什么人嘛,哥们一来就叛变,看来阿泽不仅是战斗力上比不了大苏,连口风都是。

  你想欺负我?想怎么欺负我?”晓星冷静的看着我,问了一句。被他这么一问,我才突然发现,我居然都不知道想怎么欺负他。所以我犹豫了下,霎时就想到了,一口发黑的重锅———配我爽朗的阿泽!

  “阿泽,晓星问你话呢。”我对阿泽卖萌的眨眨眼,趁机撒手甩锅。然而这个家伙,也瞬间感应到了危机,即刻给我咳嗽了两声,来了句:“我嗓子干,出去买瓶水,你们继续。”就跑了······跑了。此时此刻,我总算是看清了许泽这个人,他都算不上没义气,他是连道义都没有!他,他就这样干脆的丢下我跑了。

  而此刻,晓星还在以他高冷的眼色,目不转视的瞧着我。看着他,我只觉得,为了我的心理健康,嗯,我也得跑。

  我也嗓子干,去买瓶饮料。”说完我也准备溜。“站住”,我都站起来了,可他只短短两个字,便把我一下定住。晓星瞟了眼我,然后侧回了头,转身背对着我,继续看他的English了。

  所以大苏来的时候,我便殷切凑了过去:“苏少爷,你怎么现在才来,等死我了。”她白了我一眼,嫌弃的把我扯了扯,笑:“呵,你能比我早进几分钟?你自己说,你能比我早来几分钟?”好吧,我语塞了。我每天都是在学校门口吃到最后几分钟,跟大苏的“踩铃”比起来,真是大哥与二弟的关系。我今天,是特殊了。

  “这点小事就不要计较啦,我等你好久了。”大苏环顾一眼,秒懂。就笑:“你是惹晓星生气,然后阿泽丢下你跑了,所以等着我来圆场吧。”妈呀,精辟。连混蛋许泽丢下我跑了都看出来了,不愧是我最最喜欢的人,真够给我争面子。

  大苏放下书包,站着说:“呵呵,一看就知道,不过我也没办法,要不你抱他一下,给他道个歉?”苏姿韵一副看透的模样,闲散的坐了下来。

  这么闷骚的程晓星,敢惹他的不就冰柠乐了。可惜冰柠乐不懂,程晓星让人看不懂,这还让外人怎么敢说懂?

  我犹豫的看了看晓星,觉得就这样抱他,嗯,不太可能,阿泽还差不多。再说他现在就像完全屏蔽了我俩,正专注于他的English中。他这态度让我坚定,我要是现在去抱他,那就是“对牛弹琴”,也只会显得我举措失当。

  以这局面,我立即回绝了大苏的提议,如果他这样我都还凑上去,那我就真的是“有脑无核”了。

  我就明眸善睐一笑,憨憨说:“我可没这胆子,我还是抱抱大苏你吧。”说着我就朝大苏抱了上去。嘿嘿,我感觉自己像一只“苏懒”,每天从早到晚的粘在大苏身边,都当成一种习惯了。

  大苏就推着我,一脸无奈:“你抱晓星没胆子,抱我咋就这么有胆子?姐姐我可是练跆拳道的,你好歹给我怕一下啊。”我听了傻笑两声,欢快告诉她:“谁让咱俩关系这么好,你说我还怎么怕你啊。大苏你是亲民风,跟晓星这高冷的人设不一样,你是大众类,看着就让我有亲切感。”

  大苏被我说的哭笑不得,就苦笑张脸:“那照你说的,我是土豆,晓星就是黑土豆了?看着就比我高档点。”我点头:“对,他是昂贵的黑土豆,你是亲民的黄土豆。不过你想想,一般人都没吃过黑土豆,就只吃过黄土豆,这也是你的优势啊。”

  大苏被我这安慰逗到,用胳膊肘推了推晓星,戏谑道:“晓星,喂,黑土豆,你听到有何感想啊?”

  晓星抬起了脸,回过头看我,平静说:“你没吃过黑土豆,不代表黑土豆不好,各有所爱。”说完他就转过头,继续看他的English了。

  好吧,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变安静······

  我和大苏你望我我望你,一直没声音。最后大苏说:“这下尴尬了,黑土豆记仇了,都怪柠乐你,把咱晓星比作什么不好,偏偏比作黑土豆。贵有什么用,那么黑。”

  我就冤枉了,低低辩白:“黑土豆不是你说的吗,我只说了晓星是高冷的人设,是你打的比喻啊。”说完我瞧了晓星一眼,就见他跟石雕一样,纹丝不动。

  这下换大苏尴尬了:“啊咧,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接着她就压着声音私喊,“我c,这低气压。许泽,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对,每当这时,我们就会珍惜阿泽了,这个爽朗的小谐星,这个较帅的大活宝。

  阿泽也仿佛应了我们的召唤,立刻拎着瓶七喜跑进来:“我跑去买水差点赶不回来了,这铃打的也太快了。”他气喘吁吁走过来。

  他还敢讲,提起我就气不过,借口一瓶水把我丢下,这么没义气,就应该喝水呛到!于是等他坐到位置上,我偷摸蹬了他一脚,哼哼,老天不呛我来呛,我就是这么小气。

  被我这一蹬,他身体自然反应过来,立马瞥我。但是自知理亏,就又把头侧回去了,所以就还算是有点良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