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50章 上帝留下的一扇窗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06 2018-07-10 23:52:11

  她瞬间犹如被从头泼了一盆冷水,弱弱的想,自己估计要完了。

  她在公交车站愣了有十多分钟,期间一直想着现在要怎么办。查了查地图,发现这里距离市中心有20公里左右的距离,离最近的县城也有8、9公里左右,要是她现在抓紧时间直接走去县城,说不定能在天黑前走到县城,在县城打车就要方便很多了吧。

  考虑了一会儿后,她还是决定不能留在这里,明天还要回公司上班,不能认输!她自我肯定的点点头,能行的,一定能行的!便开始徒步走在这乡道上,尽量的走快一点,尽量赶在天黑前到达县城!

  这对她来说,犹如是一场马拉松,放弃了就像是一辈子失去了希望,所以她不能放弃。

  回程走了大概3公里左右,她的双腿开始酸痛起来,因为穿着5厘米左右的高跟鞋,她越来越吃不消,想着把鞋给脱了,可看着并不是很干净的道路,她实在是脱不下鞋子。

  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了接近一公里,两只脚都肿了起来,鞋子也开始变得磨脚了,速度越走越慢,无奈,她最后还是脱下了鞋子,踩在满是小石子的马路上,艰难的继续往前走。

  乌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聚集在这一块,她抬头看看天空,心想不会那么倒霉吧,难道上天真的是想要整死她?忍着疼,她垫起脚尖加快脚步,不久后,她听到身后传来汽车的声音,她回身一看,是一辆七座的面包车开了过来,想也没想,立刻举起双手,就朝那车子招手。

  但车子路过她时,并没有停下来,直接从她面前快速的驶离了。

  再过了一会儿,马路上又响起汽车的声音,她赶紧去拦这第二辆小轿车,但同样的,司机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加速从她面前驶离了,难道是被她当做了疯子?有必要开那么快吗!?

  “懂不懂什么叫助人为乐啊??老师都没教过你们吗!小学毕业了吗你们!”张若菱在这无人的马路上,冲着那个飞驰而过的车子大吼道,可惜对方根本听不见。

  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天色变得越来越黑,远处也被雾气给遮挡,这完全是天上的那朵乌云在作祟,她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念叨,像是在念咒语,“你不准给我下雨啊,下雨了我就跟你急!不准下!千万别下雨!”

  就在她的诅咒中,大雨倾盆而下,完全不给她丝毫准备的时间,不知不觉,就将她的全身给淋透了,她不得已将高跟鞋举在头顶,开始往前奔跑了起来,“老天爷,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因为跑的太快,她也没注意脚下的情况,右脚在踩到地面的一瞬间,一阵刺痛让她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她整个人重心不稳,往旁边一倒,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好痛……”她自言自语道,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右脚,脚掌的位置,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割开了一个伤口,现在正血流不止,被雨水一冲刷,血液滴落在了地面上,顺着雨水流向其他地方,简直可怕的像是命案现场!

  就是这一瞬间,是让她感到最绝望的时候,她从没想到一个人倒霉起来,能倒霉到这个程度,好像全天下的人和老天爷都在和她作对,都想要置她于死地。

  她什么也不想管了,丢下一双鞋,呆呆的坐在马路边上,就想要这一场雨让自己清醒清醒,可最后却是越想越委屈,不知觉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腿,低下头开始哭了起来。

  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出来工作的意义,还不如回去家里,随便找个可以谋生的工作,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至少还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受尽了委屈,也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路上,汽车的马达声又响了起来,与吵杂的雨水声混在一起,她连头都不想抬了,只希望那个司机不是一个瞎子,别把她给撞死在这里。等等,自己现在已经这么倒霉了,说不定还真的会遇上那种眼神不好的司机,最后真把她给撞死在这里……

  老天爷,就算我已经那么惨了,但我还是不想这么早死啊!

  她立刻抬起双手,大喊一声,“别撞我!”

  抬头,定睛一看,在她面前停下来了一辆外形超级霸气的跑车,整台车上那黑的发亮的车漆,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超级大反派的帅气登场,让她不由自主的坐在原地,目瞪口呆,也不敢乱动。

  然后,车门在她的注目礼下打开,从里面撑开了一把黑伞,他沉稳的撑着伞,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

  张若菱依旧愣在那里,心里更是吃惊,看着近在咫尺的他,雨水将她的双眼给模糊,他是真人,还是假人?直到他拿着伞,蹲在了她的面前,帮她遮挡住了那瓢泼的大雨,她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安全了,他来了,再也不用担心了。

  她狼狈的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雨水,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蔺恩桀看她现在如此狼狈,也不知道他心里有什么想法?还没来得及问,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张手帕,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水渍,语气平稳,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回答道,“感觉到你有危险,就来了。对不起,来晚了。”他低头看了看她脚掌上的伤口,还有血液不时从伤口处冒出来。

  “哦。可是……”她依旧有无法不理解的地方,他居然是开车过来的?不是在开玩笑吧?一只鬼也能开车?真是太玄幻了。

  蔺恩桀突然将手中的雨伞递到她的面前,她眨了眨眼,愣住问,“什么?”

  “拿着。”蔺恩桀命令道,她赶紧伸出双手握住伞柄,蔺恩桀的手臂环住她的身体,轻松的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她又惊又害怕的腾出一只手,勾住他的脖子,继续结巴的回答,“你你你……我可以自己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