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36章 离开几天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13 2018-06-26 22:49:05

  张若菱看的呆住了,看来这母亲和自己孩子之间果然是有联结的,儿子到底是不是出事了,光是靠感觉就能确定!

  乔玉继续在台上发言道,“前段时间我在看电视时,才在无意中得知了,我儿子只身一人去往美国的新闻。”

  “一开始,我也以为我儿子是真的去了美国,处理公司与合作伙伴的事务,但在他去了美国的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却无法和他,哪怕是一次的联系通话!我打不通他的手机,他的手机一直在关机中。我询问了他的助理,他的助理也说,根本不清楚蔺恩桀的去向。”

  “因为他离开,也就是他消失的那天晚上,是非常匆忙的。在他消失之前,根本没有告知过助理他会去美国的事!当我发觉这件事有蹊跷的时候,我找到了蔺恩桀的亲生父亲蔺咏志,询问我的儿子到底去了哪里!但没想到,他的回答和助理的回答一模一样,他根本不知道蔺恩桀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蔺咏志为什么要对大家说谎,说他去了美国,但我猜想他也是为了公司,身不由己,我能够理解。”

  “只是,到目前为止,这件事已经疑点重重了,我想大家都还记得,在两年前,当蔺恩桀坐上LE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上时,周围有很多人是不服这个结果的,我并不是在暗指什么,只是想在公众的面前,说出我心里想说的话,我希望大家理解作为一个母亲的担心。”

  “从蔺恩桀慌忙离开公司的那晚算起,他至今已经与众人失联了有半个月左右!这期间,他没有和他身边的任何亲人有过联系,他的助理也未曾与他有过联系。”

  “或许最开始我说的话有些严重,但就算最坏的事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我也担心他被有心人给盯上了,或是绑架,或是怀恨在心,故意而为之……”

  底下的记者们,迫不及待的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她,但她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说自己的话,“大家请稍安勿躁,这件事我已经报警,接下来我不会做任何的声明,一切等警方的消息。等到我收到了确定的消息,我会在选择对外公布。谢谢大家。”

  乔玉说完自己要说的话,就转身走下了台,镜头依旧对着她的背影。张若菱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合身的黑色正装,干练的扎着马尾,将乔玉给接走了。

  “你的妈妈……好年轻啊。”张若菱看完报道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是心里很是担心这个单亲母亲,一个人养大儿子本就不容易了,现在儿子认祖归宗,却惨遭他人毒手,永远的失去了最亲的儿子,当她知道了这个真相,不知道能不能挺住?

  “嗯,我妈19岁生下了我。”蔺恩桀低下头,还是愿意跟她说起以前的往事。

  “嗯……”她不太确定接下来该怎么问,早已经知道他私生子的身份,乔玉这么年轻就生下他,这也并不意外,总之当年肯定是发生了一段关于蔺恩桀他爸和他妈的孽缘,才有了现在的他嘛。

  “现在我妈已经报警了,就是明着和计划杀我的人对着干,我担心她最近的人生安全。若菱,我估计会离开几天,去我妈妈的身边。你一个人在家,应该没问题吧。”蔺恩桀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张若菱坐在一旁愣住了,心里纠结着该怎么回答。

  听到他说起要走,她的小心脏就会不自觉的有些难受,她在心里鄙视着自己,有什么好难受的,又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难道还舍不得这个色鬼走吗!

  舍不得?好像是真有点舍不得。

  他突然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对他的感觉,好像也在慢慢的发生改变,虽然她一直不明白她对蔺恩桀来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只是被他利用的人吗?就算如此,她自己心中给的不舍,是真的难以忽视的。

  “哦,好啊。我当然没问题了。”张若菱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其实她阴晴不定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蔺恩桀完全看出了她心里的恐惧,她在担心他不会回来了。

  这个时候,蔺恩桀知道自己应该上去安慰她的,至少说一些让她安心的话,平复她的情绪。但他却没有选择这么做,两人分开是迟早的事,报了仇,迟早有一天他要离开她的,所以,还是让她尽快认清这个事实吧。

  而且,怎么能让她对一个鬼魂充满了不该有的幻想呢?

  蔺恩桀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回答道,“没问题就好。正好这段时间我不会打扰你,你可以安心的完成你的工作。还有,你那好朋友的事,不也该好好的想办法处理一下吗?”

  “对,我还要这么多事要做,你走了,也刚好。”张若菱似是自我安慰般的说道,并转移了话题,“郗晨是你公司的人吗?之前听你的口气,你好像认识他?”

  “他确实是在为LE办事,在我上任之前,他就已经在财务部工作好几年了。不过,最近几个月里,公司的几个比较复杂的账目,在交到我面前过目时,我发现了里面有漏洞,就让助理私底下去调查这件事。半个多月前,也就是在我死前的两天,助理把这件事的调查报告交给了我。”

  “郗晨在最近几个月里,每个月都会偷偷挪动公司小账目里的百多万资金,数字不等,最后调查结果出来,他一共挪用了公款5302万。可惜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对这件事进行处理,就已经落的如今这模样了。”蔺恩桀简单的解释道。

  张若菱若有所思的点头,摸着下巴,深沉的问道,“虽然我对你的遭遇感到非常的难过,但我还是要问,他挪用那么多钱,都干嘛去了?对了,大家不都说他是富二代吗?为什么还要挪动公款?”

  “据我调查,他的家现在应该已经家道中落了,被他败的差不多了,现在只是表面光鲜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