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32章 小财迷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23 2018-06-22 22:19:21

  走出店门口,当郗晨客气的说要送她回去家去时,张若菱连连挥手说不用了,她现在是和郗晨闹翻了,可不想自己所住的地方也被他给知道了,否则她会担心到晚上都睡不着。

  “思敏,不如今晚你去我那儿,和我住吧!”她脱口而出,是担心今晚赵思敏跟郗晨回去了,她的人身安全会受到威胁啊。

  赵思敏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郗晨也跟着笑了笑,说道,“张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啊。”

  “我可没有在开玩笑。思敏,今晚就去我家里住几天吧!”张若菱知道她的这个要求很突兀,但她现在根本不敢想象,接下来赵思敏和郗晨单独相处会是什么样子。

  “张小姐,我想这个要求,就不能满足你了。你怎么能让我女朋友和我分开呢?这样做就太过分了。”郗晨说着就搂住了赵思敏的肩,很明显就是要表达,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走赵思敏的。

  张若菱转眼,担忧又渴望的看着赵思敏,让她自己做选择。现实就是,无论男女,当陷入热恋后,那头脑绝对是不清醒的,自从张若菱受伤住院后,她有什么要求,赵思敏都会帮她达成,但现在这个要求,她是没办法答应的。

  张若菱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家去了,回去的路上,她仍是忍不住的在担心着赵思敏的安危。

  回到家,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真是太傻了,我就不应该那么早的暴露自己!现在郗晨肯定猜到我都知道些什么了,思敏又一直在他的身边,万一他突然露出真面目,对思敏下毒手!?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她拍打着自己的脑门,果然还是太冲动了,一冲动起来,她根本就是一个傻大姐嘛!可就算内心十分的担心害怕,但都已经到自己的家了,就算再担心也没用,只能在心里祈祷着赵思敏不会有事。

  关上洗手间的门,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了上次在医院的遭遇,她立刻找来了一块布将镜子给遮住,这才放心的脱衣服,伤口现在还不能沾水,医生说得等拆线后再看什么时候能洗澡。

  她难受的用毛巾擦着身子,估计等半个月后拆线,自己身上都能搓出济公的‘伸腿瞪眼丸’了!

  擦完身子,她小心翼翼的再洗了洗头,20多分钟后,她用干毛巾包裹住头发,然后打开门走出了卫生间,猛地发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冷静又沉默的男人。

  蔺恩桀悄无声息的出现,大喇喇的坐在那里,也没有事先与她交代一句,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张若菱因为满脑子都是郗晨和赵思敏,见到自家客厅出现了一个男人,第一反应还以为是郗晨找了过来,因为仇恨,要对她下狠手。半秒后,才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她双手叉腰,将心里那股怨气给发泄了出来。

  “你怎么又来了!阴魂不散这个词放在你身上,真是非常配啊!谁允许你来我家了?就算你要来我家,但你不懂要敲门,得到了主人的同意,才能进来吗?”因为是在自己家里,为了方便,她的身上就穿了一件薄薄的浴袍,里面空空的,什么也没穿。

  蔺恩桀微微抬头,反问道,“咱俩都这种关系了,我也算这房子的半个主人,我回自己家,还要得到谁的允许?”

  “你,你简直是不要脸到极点了!你说你是这房子的半个主人,怎么没见你付一半的房租啊?身上没半毛钱的穷光蛋!”张若菱被他气到快七窍生烟了啊,要比嘴皮子,她和真是说不过他。

  “我有钱啊。”蔺恩桀异常认真的说道,并抬起手,摸向了自己西装裤的口袋。

  张若菱还真以为他能随便就摸出千把块钱出来,毕竟他生前也是一个大人物,一瞬间无比期待呢,但没想到当他摊开自己的手掌,她定睛一看,他拿出来的明明是冥纸啊!

  “呸呸呸!赶紧给我收回去!晦气!”她说道。

  蔺恩桀笑了笑,收回手中的冥纸,补充道,“你不记得了?这钱还是当初你烧给我的,我真应该好好感谢你,不然没钱就算在冥界也很难办事啊。”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我说的是真钱,在阳间能用的钱!你以前可是LE集团的总裁诶,资产不说多了,几个亿,应该是有了吧?”

  张若菱越说越兴奋,虽然他是一个大麻烦,但往好处想,怎么说现在她也是傍上了一个大总裁啊,他生前的财产要是能分她一点点,哇,这辈子就不用为钱发愁了。

  她突然就变成小财迷了,开始幻想以后有钱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有钱了以后,她要点十份小龙虾!

  “啊,有啊。不止,上百,上千亿都有。”蔺恩桀见她傻笑不止,就陪她说下去,让她能多幻想一会儿。

  “真的吗!”张若菱的双眼立刻变成了钞票的标志,傻笑的越来越厉害,心里想到的是,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

  “真的啊。做梦谁不会呢,以后整个LE都会被你握在手里,按照今天的股价,整个集团市值上千亿呢。”蔺恩桀最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张若菱见他笑得那么开心,也明白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笑话呢,瞬间刚刚还兴奋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好笑吗?看我出洋相,确实很好笑吧!”张若菱破罐子破摔的说道,因为她现在真的是觉得丢脸,想冲进卧室,一辈子不出来了。估计蔺恩桀已经把她当做是那种嗜钱如命的人了吧……

  他见她脸上的表情非常窘迫,就猛地站起身,来到她身边,说道,“我是笑你太天真,太容易相信别人。但我刚刚说的这些话,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不是在跟我开玩笑?那你想干嘛?把整个集团都给我吗?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天真,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张若菱不想再和他继续说了,他根本就是已取笑自己为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