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28章 一直被需要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10 2018-06-18 22:42:58

  而且郗晨那个男人有那么深的心机,到时候就算张若菱在他们两人面前,完全的捅破了那层纸,郗晨也能直接装无辜啊!一边是受到‘污蔑’的男朋友,一边是不知目的去‘污蔑’他人的好朋友,赵思敏最后会选择相信哪一边?这还真的说不定啊。

  “思敏,你觉得郗晨对你怎么样?”张若菱艰难的换了个侧躺的姿势,手撑着下巴,试探性的问道。

  “他对我挺好的啊。”赵思敏看着她回答道,“哦对了,昨晚郗晨对你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里啊!他那个人有时候说话不好听,但是他的心地是好的!”

  张若菱心里在翻白眼,这种人都不算坏,那什么人才是真正的坏?

  表明上,她还是露出了不怎么在意的笑容,回答道,“嗯,我就没有往心里去,你不说,我早就忘到脑后了。你和郗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多久结婚啊?”

  “结婚这个事我和他还没谈过呢,但他估计是不想这么早结婚的吧。”说起结婚这话题,赵思敏脸上也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张若菱赶紧伸出了手,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的回答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呢?要是他一直不跟你提结婚的事,你就和他这样耗着吗?”

  “嗯……我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我妈妈说,要是我喜欢孩子,想生孩子,就要尽快结婚,年轻时生了孩子恢复也快。”赵思敏看起来还是想要早点结婚的,只是顾着郗晨的想法,不敢太早跟他提起结婚的事,免得被误会是故意催婚了。

  “嗯。其实……周围还有很多好男人可以供你选择啦,要是郗晨没有跟你结婚的打算,你也不要在他身上一直耗时间哦。”张若菱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婉转的去劝说了,现在只能劝她要把结婚当做谈恋爱的前提,否则就尽快说拜拜。

  但就怕她之后真去催婚郗晨,两人到最后真的结婚了,那就该张若菱自打三十大板了,结婚当天,她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

  赵思敏说了一声知道了,两人沉默片刻,不过在张若菱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昨晚郗晨与陌生女子的通话内容,想起他们今天还要特地请假去开房偷晴,瞬间就火冒三丈,紧紧的揪住被子,真想把这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狠狠的锤他脸上去!

  中午一点过后,赵思敏便准备回公司上班,目送她离开,张若菱就一直在想,她到底有没有把那些话给放在心上呢?姑娘啊,找男人真的要多张个心眼啊!

  一天后,张若菱试着一个人下床走动一下,虽然她是很喜欢懒懒地躺在床上不动,但自从昨天躺了一整天后,实在是厌倦了这样的感觉,感觉双腿都要废掉了,捏了捏自己的大腿,不知不觉好像也长了点肉?

  她想,实在是不行啊,再怎样也要下床走动几步,不然连着躺一个星期,胖五六斤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中午时,赵思敏又给她带来的赵妈妈新一天的饭菜,还特地去张若菱的家里,给她带来换洗的内衣。张若菱真想冲上去抱住她,再亲亲她,才认识了半年多的朋友,能做到这份儿上,还真是没话说了。

  赵思敏走后,张若菱来到病房独立的卫生间里,锁上门,小心翼翼的,一件一件的脱掉身上的病号服,肋骨下方,在靠近她左手边的位置,那里有一道长4厘米左右的伤口,这长度看起来并不吓人,可深度是直接刺穿了她的胃,轻轻抬一下手,就会牵扯到伤口,还很疼。

  她站在镜子前,不停地打量着自己上腹部的这个伤口,都说伤疤是男人身上的勋章,她大难不死,也获得了这样一个勋章,算不算讽刺啊。

  “真难看……”她小声的念叨着。尽快伤口只缝了5针,但那黑色的医用针线,与她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有十根脚脚的小蜈蚣,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她的肚子上。

  她不仅联想到,要是以后有了男盆友,让他看见了这个伤疤,不知道会不会被嫌弃哦?

  蔺恩桀的脸,随着她这个念头出现,也跟着闪现了出来,“怎么又是你……”她不爽的小声念叨着,正想着和未来男朋友的事呢,怎么就冒出他的脸来了?

  “怎么不能是我?”蔺恩桀的脸突然出现在镜子当中,镜面倒映出她的脸,也出现了蔺恩桀的脸,两人的脸交错在一起。

  “啊!”张若菱完全是始料未及,被吓得连退三步,后背直接贴墙上去了。

  蔺恩桀见她被吓得不轻,轻笑了一声,这笑声倒是让她恼羞成怒了,大吼一声,“你笑个屁啊!没事干嘛躲在镜子里故意吓我!?”等等,她现在是没穿衣服的啊!

  她手忙脚乱的将放在一边的病号服给扯过来,然后遮住自己的身体,还好这病号服宽大,完全可以当裙子穿了。

  蔺恩桀从镜子里出来,站在她面前,先是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在冥界,镜子是A点通向B点的捷径,省的多跑路,我一直都是这样移动的。”随后,他眼神一变,朝她身边逼近,最后直接过去壁咚了她。

  张若菱紧抱住手里那件单薄的病号服,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可以离我远一点么……?”

  “不可以。”蔺恩桀厚着脸皮说道,俗话说的好,只要厚起脸皮就能吃得开啊!

  “你别太得意忘形了哦!你你,你刚刚跑去哪儿了?自从你能力见长,不再需要我的帮助后,就几乎是一整天都见不到你的踪影!既然这样,你以后都不用回来了啊,我还省得力气去解决你那些麻烦事!”她像模像样的斥责道。

  “这么气急败坏啊?怎么,现在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了,你心里不开心了?那你是希望,我一直这样需要你,还是希望我能越来越强大,然后再也不来烦你?嗯?”蔺恩桀搂住她的腰,让她靠自己近一点。

公子吃茶去

活跃值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