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26章 真的是梦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38 2018-06-16 22:37:14

  张若菱也陷入了沉默中,心想他不会是生气了吧?这么容易生气?切,小气鬼!不过总裁大人应该是没那时间,去了解自己手底下的员工哦?哎哟,痛痛痛……伤口又开始一阵阵的犯疼。

  因为药效一过,伤口疼的不行,她也睡不着,就躺在床上一直盯着窗户那方向,她看见蔺恩桀面对着窗户,闭着眼深呼吸……在他深呼吸第十一口气的时候,他整个身子轻就在她眼前漂浮了起来,漂浮在窗前,身子被月光笼罩,看起来轻飘飘的,十分惬意。

  但这情况却把张若菱给惊讶到了,还带这么玩的吗?难道这是传说中的,吸收日月精华?

  她心中也暗自庆幸,还好没睡着,是亲眼看着他漂浮起来,试想一下,当她半夜睡醒,看到自家窗边出现这样的情况,真的不会被吓到心脏骤停??

  清晨,张若菱双手紧紧地抓住被子,然后从梦中慌乱的惊醒,她猛地睁开眼,大口呼吸,胸口上下起伏不定,脸颊不自不觉的出现了两团红晕。

  她一手揪住被子,一手放在胸前,劝告自己那只是在做梦,都不是真的……这次是真的在做梦啊!

  “宝贝儿,梦见什么了?”蔺恩桀的脸突然出现在她的脸旁,语气低沉又暧昧,仿佛看透了什么。张若菱倒吸一口冷气转过头看着他,发现他竟然就睡在自己的身边,姿势还暧昧的将她给抱在怀里。

  她心想,怪不得会做那么奇怪的梦呢,原来这色鬼又闲着没事来骚扰她!她一把推开他,大声骂道,“这是第一次警告,不准再对我做出这么无耻的事!”

  蔺恩桀被她往外一推,翻身,动作轻盈的跳下床,眉毛一挑,回答道,“这次我可什么都没做。就算有什么,那也是你心里要向的,跟我了没有关系。”背对着阳光,看着蔺恩桀那闪闪发光的脸庞,张若菱的眼神忽然变得迷离起来,脑中回想起了那个还令她印象深刻的荒唐梦境。

  在那个烈日炎炎的午后,她全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刚好遮住屁屁的外衫,一步一步来到朝西的阳台,抬起手挡住那刺眼的阳光,外衫因为汗液而被浸透,微微有透明,似隐私现。

  她躺在舒适的躺椅上,那个令她心动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温柔的抚摸她的身体,在炙热阳光的照耀下,两人紧紧的交缠在一起,亮晶晶的汗液也互相交融着,产生出奇妙的化学反应……

  那些个不断拨动她的画面,一遍又一遍在她脑海中回荡,这个实实在在的春梦,打破了之前和他有过的所有感觉,彻彻底底的放纵了一遍。

  难道这才是她内心所想要的?她根本不是什么保守又古板的人,她想要的是打破常规的激情。

  她一想起这些,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敢敢相信自己会做这样一个羞耻的春梦,不过,能和一只鬼啪啪啪,已经算是打破一切常规了好嘛!腹部术后的疼痛带她回到现实中,她顿时感到全身都无力,倒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还是不敢相信。

  蔺恩桀又缠了上来,在她耳边暧昧说道,“你要是想,我可以勉强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张若菱捧着他的脸,认真打量他完美的五官,啊,她的世界还未出现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呐,真是怎么看都不觉得腻味,还越看越有味道。

  蔺恩桀见她用那么深情的眼光看着自己,以为她心动了,缓缓地靠近她想要一亲芳泽,但最后却被她给捂住捂住了嘴,“还在用这招啊?已经过时了……”

  早上8点左右,医生来查看她恢复的情况,她迫不及待的询问医生,“周医生,我多久能出院啊?”

  “为了能恢复到最好的状态,至少也得一个星期。”周医生回答道。

  “这么久……我还要工作啊!”张若菱真是恨自己不争气,要是能学一点防身术,也不至于被绑架了,还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是工作重要?还是自己的身体重要?我相信你工作的单位是能理解的。”周医生说这话倒是没问题,但现在的公司可最讨厌职员请病假了,更何况现在一请就请一个星期,公司里的事瞬息万变,到那时候再去上班,估计公司早就物是人非了。

  “等下护士会拿药给你,剂量都是配好的,你直接吃就行。”医生嘱咐道,“这两天除了去厕所,尽量就不要起身走动了,那么深的伤口,要恢复好一点就一定要静养,知道吗?还有啊,你伤到了胃,最近吃饭尽量吃容易消化的食物,忌太油、太重盐的食物,辣椒更不能吃,酱油这些最好也少吃。”

  “哦……”她心想,这些调味都不能吃,干脆就喝稀饭好了。

  医生走后,张若菱躺在床上无病呻吟道,“我觉得自己快game over了,本来公司就不喜欢员工经常请假,嘛,现在我是隔山差五的出事,估计老大早就动了要开除我的念头了吧!毕竟我在公司里,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人……”

  她用手捂住了脸,悲催了许久,“如果公司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啊……”刚出社会没多久,公司要是真的劝退她,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吃过护士拿来的药后,盯着天花板,双手揪住被子,不停的扯啊扯,小声的念叨着,“全怪我那次烂好心,不然的话,我现在的日子,计还会和以前一样平静,还是平静无波的日子好啊……”

  不过,一想起那个惹来一堆麻烦事的色鬼,他现在又跑哪儿去了呢?转眼就不见了鬼影子,病房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感觉被所有人都抛弃了呢。

  当她在自怨自艾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妈妈打来的电话,应该是每周固定的那个嘘寒问暖的电话吧,她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