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23章 为了总裁大人的清白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02 2018-06-13 22:35:02

  “不行啊,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张若菱指了指他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他离开了,伤口又会疼起来,还会继续流血,所以绝不放他走。

  “那你能站起来吗?”他问道。

  只要有他在身边,张若菱也不觉得伤口疼了,自然就有力气站起来了,她点点头,双手撑地,两人一起站了起来,她现在的状态就跟没事人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他这只手,可真是一只神手啊。

  蔺恩桀让她躲去自己的身后站好,他的一只手也顺势背在身后,轻轻抚上她的肚子,她站在他的身后,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紧贴着他,揪住他的衣服,微微歪着头朝前看去。

  蔺恩桀没有主动去接近那个奇怪的女人,而是一直保持这姿势,看着她,互相观察着。张若菱的眼神在他们之间徘徊,心想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高手对决,先要眼神交流吗?

  没过几分钟,躲在荒草丛里的女人,终于有了动作,她直直的朝他们面前走了过来,双臂也不会随着行走而摆动,看起来很怪异。蔺恩桀见状让张若菱往后退几步,她就听话的往后退,两人半身也隐入了草丛中。

  “呵呵……”奇怪的女人主动开口说话,并且直接将自己的身份也给挑明了说,“你也是被困在这里的地缚灵吗?”

  “……”蔺恩桀没有任何的回答。

  女人见他不说话,也没多说什么,继续先入为主的说道,“那现在只有她一个猎物,我们两个,要怎么分呢?你是什么时候死在这里的?”

  “刚死了没多久。”这时他勉强开金口回答道,并且把话说得很模糊。

  那个本地地缚灵姐妹儿,笑了笑说,“帅哥,那这也是讲究先来后到的,我惨死在这里好几年了,平常很少人会来这里,我还真以为我会等到天荒地老,也等不到替死鬼,所以,现在这个机会你可别跟我抢。”

  张若菱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这个女人口中所说的‘替死鬼’?难道就是指的自己吗?

  蔺恩桀听她这么说,不屑的笑了,冷冷的回答道,“别想动她一根汗毛。”

  “哟,帅哥你还挺自信的嘛。你一个刚死没多久,还不能见光的鬼,能斗的过我吗?”女鬼颇为得意的说道,并再次向前走了几步。

  当她走入刚才他们两人待过的那个位置时,她的下半身终于显露了出来,月光下,她所穿的裙子,被暗红色的血液给浸透,白花花的两条腿上,有好几股血液顺着流下来,像是血崩了一样。看不太清,但似乎在她的大腿深处,有好几条深深的伤口存在……

  张若菱睁大了双眼,震惊的看着那个女鬼的双腿,抬起眼,再对上她的眼神时,女鬼正好也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神透露出来的,完全就是一副锁定了猎物的兴奋感。

  “看够了吗?”女鬼阴森森的问她道。

  张若菱立刻收回眼神,躲在了蔺恩桀的身后,阴森的语调继续传进了她的耳朵里,“我就因为赶时间,坐了一次黑车。刚出城,那司机就把车开到了这里,然后拖我下车,把我扔进这无边无际的荒草堆里强暴了我……我当时很害怕,我以为只要顺从了他,结束之后还能活着回去……”

  “可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叫来了其他的男人,五六个男人,我像是一个玩具一样被他们凌辱,他们用刀子割破我的皮肤,我哭的越大声,我越是向他们求饶,他们就越兴奋……我恨,我恨死了他们,我想让他们大卸八块,五马分尸!我还要把他们给削成人棍!”

  “我以为这一切能在我死后,化作厉鬼而得以实现,但没想到,我却因为惨死在异地他乡,根本找不到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他们那些恶人的去向,所以,我死后除了有一股难以宣泄的怨气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日日夜夜的被困在这里,回忆着死前的最后那些经历!”

  “这么多年过去,能不能报仇我已经不在乎了,但我实在是不想再重复经历那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一切,我想要离开这里,我想要去投胎!我想要重新开始!”女鬼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她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拿张若菱做她的替死鬼,然后她就可以下地府去投胎了。

  “我……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对不起啊,我不能做你的替死鬼,我还不想死。”张若菱呆呆的开口说道。

  谁知,这句话却激怒了女鬼,“同情!?同情有个屁用!你今天不想死,也得死!”

  “跑!”蔺恩桀见她直接飞扑了过来,便将张若菱给轻轻的推开,让她能跑多远,跑多远,这女鬼有他来挡着。

  张若菱捂着又开始犯疼的肚子,尽全力的往荒草丛的深处跑去,但她跑了没多远,刚刚恢复的力气也基本消耗完了,她直接跪在了松软的泥土上,痛到弯腰,简直就跟每个月大姨妈来报道,痛不欲生的姿态完全一模一样,但这一次,是真的会痛出人命的。

  她紧紧咬着后槽牙,心里是不愿意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双手用力的按压住伤口的位置,这样或许能够起到一点止血的作用。

  用尽最后压榨出来的力气,她抬起头,回头朝刚刚她跑来的地方看去,如此凑巧,竟然让她看见,蔺恩桀被那女鬼给扑倒的画面……?

  我靠,这都成女鬼了,难道还想着要勾引汉子?不行啊!再怎么说蔺总生前也是一个有头有面的人,要是死后被一只女鬼给强上了,那他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啊!不行,她要回去救他!总裁大人,你的清白可就靠我来拯救了。

  也许是刚刚那个画面刺激到了她,她犹如回光返照一样,双腿有了力气,大步流星的往回走去,心里更是气的不行啊,怒喊着,臭婊子鬼,给我放开你那脏手!

  她气鼓鼓的快要走近那荒草丛,只见那一块的草丛暧昧的晃动了好几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