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21章 隐藏王者(1)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12 2018-06-11 23:54:13

  下一秒,男人揪住她的头发,又将她的头给强迫抬了起来,让她仰视看着自己,大笑道,“你今天,就给他陪葬吧!”

  没有一丝征兆,她的腹部被人深深的刺进了一刀,刺进去的瞬间,就跟手背上被扎了一针,微微的刺疼,但一两秒后,那痛楚蔓延到全身,她痛到全身开始抽搐,忍不住再咳嗽了几声,血液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满脸都是血迹。

  她的双眼,直勾勾盯着那个无情杀了她的男人,他没有半分的害怕或是后悔,眼里反而充满了杀戮后的喜悦与兴奋,得意的笑道,“嘿嘿……你就乖乖去死吧。”

  “我,唔……做鬼都,不放过你。”张若菱强忍着疼,说道。

  “好啊,你来找我,我还会杀你第二次。”男人咬着牙,自信的说道,然后直接再拔出了刀子,仿佛她的魂魄都被他给连根拔了出来,除了痛,大脑一片空白,她倒在一片荒草从中,眼神呆滞的盯着天空。

  脸上有疤的男人就这样将她丢在了这荒郊野岭外,并用她的衣服,擦掉了小刀上的血迹,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野外的狂风大作,张若菱捂着受伤的地方,热乎乎的血液,像是水流一样从她的手指缝里流走,还有血液不时从她的嘴里咳出,溅得她满脸都是,她的身体还会时不时的抽搐几下。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当然是后悔了,后悔自己去做这个烂好人,这次真的是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还把自己的性命给搭了进去。

  “妈妈……爸爸……我冷……”她嘴里模糊的喊着,伤口痛到麻木后,就全身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只觉得风一吹她就下意识的觉得冷的不行,蜷缩起来,紧紧的抱住自己。

  她的双眼一睁一闭,天空变得更加的灰暗,她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感到无助,但她不想死,她很害怕,她还想要活下去,父母为她辛苦了大半辈子,她不想他们下次再相见的时候,是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她闭上眼,嘴唇不停的在微微发抖,她逐渐觉得呼吸困难,便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却总是觉得这样不够,还是像要窒息了一样。

  “若菱……”

  模模糊糊中,一个好听的声音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原本已经飘远的思绪,被这呼唤给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全身颤抖着,突然有了睁开眼的力气,同样还是感觉好冷好冷。

  睁开眼,看见的不再是灰暗的世界,反而看见了夕阳的余晖,无比的灿烂。蔺恩桀在她面前,紧蹙眉头,将她给抱在怀里,她下意识的拽住他的衣角,其余什么都没想,当下只想到了三个字,“都,怪,你……”

  “怪我。但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我已经用你的手机给赵思敏发短信了,她看见了短信,一定会马上过来找你,然后送你去医院。”蔺恩桀紧紧的抱着她,但语气平稳并不慌张。

  “来不及了……我感觉我快死了。”她难受的说道。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也明白自己就快要死了,但却一直煎熬在这最后一刻,真是恨不得自己马上死了算了。

  “来得及。你看……”蔺恩桀将手放在了她的腹部,她立刻感觉到伤口处有一股暖暖的能量在攒动,疼痛在减退,她低头一看,更神奇的是,好像正在往外流的血液也随之停止了。

  “怎么会这样?”她虚弱的问道。

  蔺恩桀回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刚刚抱着你,你已经失去了知觉,怎么叫也叫不醒。但当我将手无意间放在你的伤口处时,我能感觉到有一股能量,正在向你体内输送,从那个时候开始,你的脸色也逐渐好转,然后就醒了过来。”

  “这么神奇?”张若菱还不太相信的问道,但她确实真实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在逐渐回升,说话也有力气了。

  她试着抬起他的手,那股暖暖的能量就消失不见了,伤口立马开始疼了起来,她受不了那疼,立刻将他的手放回在自己肚子上,等到疼痛缓和,她立刻松了一口气,有种上瘾的感觉。

  “放心了吧?这样你就能撑着等到赵思敏来救你了。”蔺恩桀说道。

  “嗯,那就等吧。”张若菱动了动身子,坐起,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靠在他怀里,他的手一直温暖的捂着她的伤口,感觉到逐渐舒适后,她就抬起头,睁着眼,一直盯着他看。

  周围狂风吹啊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没过多久,天色越来越暗,好像瞬间就转换到了黑夜模式,但蔺恩桀坐在那里稳如泰山,不受狂风一点侵袭,有他陪着,她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不太确定的开口问道,“你真的不是人吗?”

  听她问出这么一个搞笑的问题,蔺恩桀嘴角微微抽搐,反问,“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不像是一只鬼呀。你能和我说话,你还能抱着我,你不是说过,你只能在黄昏以后出现吗?为什么下午在殡仪馆的时候,你能进出自如?对了,你还能打电话!”张若菱真是越说越觉得神奇,这人成了一只鬼后,反而还无所不能了。

  蔺恩桀想了想,回答道,“刚死掉的那段时间,我确实感觉到自己很虚弱,白天的时候,必须躲在阴冷潮湿的地方,哪里也不能去。但现在我没有以前那么虚弱了,我在一点一点的恢复,晚上有月亮出现的时候,是我恢复最快的时候。渐渐的,我发现我已经能在白天的时候出来了,我还能够触碰到实物了……”

  “所以,我才说你根本不像是鬼啊……都说鬼只是一股特别磁场的存在,哪能像你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跟人没两样。”她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蔺恩桀说不出原因来,但他也不觉得这一切只是纯属巧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