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20章 挂掉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33 2018-06-10 23:54:23

  要不是张若菱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应该会直接被吓晕过去。

  白布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的双目已经睁开,煞白的脸色配上他可怕又显得有些发灰的眼神,两名工作人员立刻被吓得呆在了原地。

  “看吧!妖怪发火了!还不快跑!?”张若菱张嘴就乱说,而她这一吼,倒是实实在在的吓到那两人,根本没办法冷静,直接照着她的话去做,拔腿就跑啊。

  张若菱看着他们俩被这么一吓,跑的比兔子还快,笑了笑,真是两个胆小鬼。

  担架上的仅剩空壳的身体闭上了眼,随之往后倒去,蔺恩桀的灵体站在担架旁,伸出手接住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担架上,他冷静的说道,“走。”

  张若菱将卫衣的帽子戴在头上,尽量遮住自己的样貌,推着担架车,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电梯。

  上到1楼,电梯门打开,她先躲在电梯口,朝门外四处都看了看,没有发现工作人员经过,她就若无其事的推着担架车走出了电梯。

  她推着担架车刚走出电梯,正准备从殡仪馆的后门溜走,后背的汗毛不知不觉的立了起来,好像在警示她什么,她的心中,也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下一秒,她的眼前就一黑,有人趁她不备将黑色的袋子套在她的头上,然后快速的将她的双手双脚也给绑了起来,她反抗大叫着,“放开我!放开……”

  刚喊了两声,她就直接被击晕了过去,全过程不超过半分钟。

  她是被一盆冷水给泼醒的,直接将她的全身给浇的湿透了,她猛地睁开眼,冷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她张大嘴,大口的呼吸着,模糊的看见天色是灰暗的,起了很大的风,四周有无数野草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在她的面前蹲着的,是一个短头发的男人,面貌的细节还看不太清楚,但她很清楚地听到了那个人在对她说话,“小妞,你和那个短命鬼,是什么关系?”他的声音低沉,同时也带着本地口音,好像和在殡仪馆房间里听到的那个声音很像。

  “……哈?”张若菱甩了甩头,水花四溅,眼睛试着眨了好几下,眼中酸痛的感觉逐渐缓解,她眼前的画面,也慢慢的变得清晰了。

  她确实是身处在某个偏远不知名的地界,周围全是半人多高的野草,她被掩盖其中,周围也未见有高层楼房,天上月亮出现,但天色还未全黑,时间她猜测大概是在傍晚六点至七点之间,要是她在这里被人给杀掉,毁尸灭迹,估计十天半个月都没人能发现她吧。

  她试着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还是被紧紧绑住。

  还没动几下,就感觉到有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体,用力的抵住了自己的脖子,出于身体的自主反应,她顿时不再敢乱动,微微抬起下巴,眼神镇定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右边的眉毛被一道伤疤从中间断开,右眼微眯,一大一小的双眼,正冷酷的看着她。

  她再低下眼,睫毛随之颤抖,便看见他的右手握着一把刀柄,那只手沉稳有力,一点也不发抖。她想试着后退躲避,但那男人却伸出手,勾住了她的后颈,让她无法再往后躲避,反而还被他给拉扯着往前,更加靠近了他,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

  “我问你,你和那个短命鬼是什么关系?”他耐心的再重复了一遍,只是这一次语气中充满了压迫和威胁,她要是再装听不懂,听不见,就会立刻一命呜呼了。

  她的身子在颤抖,下巴上的水滴随着她身子的抖动,滴到了那把抵住她脖子的小刀上,她咽了咽口水,微微张口说道,“我和他,生前从未见过……”她说的可是实话啊!她与他生前确实从未见过!

  这儿男人就是那种不爱说废话的类型,这个答案不满他的意,也不说废话,手中的刀子会直接用力的抵住她脆弱的皮肤,她能感觉到那里有液体向下滑落,不知是冷水,还是自己的血液呢?

  “我没有说谎!”张若菱大声的强调道,“我真的没有说谎……”

  “那无缘无故,你带走他的尸体是为什么?”他问道,他手中的力度没有变化。

  张若菱的眼神变了变,直视他的双眼,反问道,“你这么在意他的尸体,你是杀掉他的那个人?就算不是你杀的他,那你也应该认识凶手,对吧!为什么要杀他?谁指使你们去做这件事的?”

  “小丫头,你知道的挺多啊!”他嘴角微微翘起,觉得她真是很有意思啊,算有胆子了,这时候不是在向他求饶,而是反过来质问他?

  但他并没有因此对她客气一点,他用力的转动手中的刀子,刀尖在她的皮肤上剐蹭,她立刻感觉到那里无比刺疼,眉头紧皱,忍不住哼了几声。

  “痛,你就喊出来啊!你喊出来,我就会停。”男人见她难受,好像更加的兴奋,笑容更加的灿烂。张若菱觉得这人是不是心理变态,但因为实在是疼痛难忍,想不叫出来都难。

  “痛!”

  他果然如之前所说,她一喊出来,他就停手了。

  他小声的笑了起来,肩头在微微抖动,而她也感觉到那伤口处还在隐隐犯疼,额头的冷汗已经冒出来,实在是没办法再假装冷静了。

  他笑着笑着,突然凑近她,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了一下,“真听话,你这个女人还挺合我口味的!但可惜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就带着你不愿意说的秘密,去死吧。”

  “不过,在你死之前,我再告诉你一件,让你能兴奋起来的事吧,蔺恩桀的尸体已经被烧成灰烬了,满地都是……”

  他揪住张若菱的头发,强迫她低下头,昏暗的亮光下,她看见充满杂草泥土的地上,全是细微不起眼的骨灰,撒的满地都是,围着她绕了好几圈。

  她看着这一幕,情绪确实是激动了,心中隐隐作痛,有点想哭。

  她失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