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19章 戏精本精(4)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65 2018-06-09 22:22:15

  张若菱心里想到,他们说的那个男人?不会就是蔺恩桀吧!?

  张若菱小心翼翼的跟在,那个从火化间出来的工作人员身后,他七拐八拐,找到了通往地下的楼梯,直接来到了地下2层的停尸间。

  或者可以这么说,殡仪馆的地下1、2层都是用来存放尸体的,因为市里一个月内死亡的人数还是蛮多的,而且那些无名尸,联系不上家属的尸体,都会在殡仪馆里停放多日,所以殡仪馆的停尸间,就比一般停尸间要大很多。

  值班室的房门是关上的,也不知有没有人在?因为对方是工作人员,他有直接进入停尸间的门禁卡,便不用通知值班人员。

  张若菱就停在门口驻足观看,脚步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停尸柜,看着还是挺震撼的,在这里面,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他打开了左起,第8排的第二行停尸柜,拉出停尸柜,打开包裹着尸体的裹尸袋,露出了蔺恩桀苍白、死气沉沉的脸。

  就是他了!

  张若菱的眼神锁定那个柜子,心里想着要怎么打发走这工作人员,或是简单粗暴一点,直接上去把他给敲晕?不过,她也没有那个把握,能上去一棒子就敲晕一个人,况且她手里也没有棒子呢。

  就在她站在门口犹豫的这段时间,工作人员已经将蔺恩桀的身体,费力的转移到了运尸体的担架车上,然后他推着担架车,往门口走了来。

  张若菱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往里躲,眼见工作人员已经快要走出门口了,她突然被一股力量给突袭,她被猛地推进了停尸间,直接拦在了那辆担架车前。

  她的突然出现,也将那工作人员给吓得够呛,一个大男人差点就被吓的尿裤子了,“我的妈!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张若菱还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慌张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告诉他,这尸体不能烧!”她立刻乖乖的张口说道,“这尸体烧不得!”

  工作人员眉头一皱,怒道,“哪里来的疯婆子!烧不烧,关你什么事!?赶紧给我让开!不然我报警抓你!”

  张若菱耳边继续响起一些话语,她抬头挺胸的重复着那些话,“我夜观星象,得知昨夜这里有妖孽作祟,便一路找到了这里!这具尸体绝对不能烧,有妖怪附在这尸体上,如果你们毁了这具尸体,便是与那妖怪作对,它报复心极重,绝对会搅得你们这里不得安宁!”

  “神经病!让开!”工作人员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这些话,也不管会不会撞到她,推着担架车径直的往前走去。张若菱当然是赶忙侧身,往旁边躲去,其实她心里也在吐槽,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他能信才有鬼了!

  却没成想到,白布下的尸体在这时突然莫名的抽动几下,白布被这几下抽动给抖落在地,露出蔺恩桀煞白的脸颊,以及他全裸的身体。

  张若菱双眼一瞪,立刻红着脸捂住双眼,转过头去!他胸前以及腹部的那几道深深红肿的刀伤,倒是瞩目,但他一丝不挂的身体,更加引人注目啊!不过,非礼勿视嘛,况且等下还得想办法搬走他,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呀。

  那工作人员在意的可不是他全裸的身体,而是为何尸体会无缘无故的抽动,动作大到甚至掀落了身上所盖着白布!?难道是触碰到尸体的某关节,所以引起了关节的连锁反应?

  但刚才他根本没触碰到尸体,就更别谈什么触碰到关节,然后出现连锁反应了。

  一联想到刚才张若菱所说的不切实际的话,工作人员的心里,自然莫名的就开始慌张了,他将地上的白布捡起,随便搭在了他的身上,嘴里大声的喊道,“阿耀!阿耀!”

  地下2楼,走廊上值班室的大门,随着他的喊声被打开,那个被叫做阿耀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叫什么叫啊!?”

  “阿耀,你赶紧过来看看!刚刚这尸体动了!”他赶紧推动担架车,往值班室那里走去,张若菱见状也跟着追了上去。

  担架车在阿耀的面前停了下来,他不太相信的说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尸体动了?是不是你无意间碰到他了啊?”

  那名工作人员已经被吓的非常不安了,颤抖着说,“没,没有!我双手都握着推车把手,正准备把尸体给推出去,他躺在上面突然就动了,还把白布给掀开了……”

  这么一听,阿耀也半信半疑,低眼看了看蔺恩桀被白布遮挡,露出的一半脸庞。这一看,阿耀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还是挺忌讳的用白布,将他的全部脸给遮盖上,假装冷静的说道,“算了,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该干嘛干嘛去。”

  原本做这个行业就是宁可信其有,你心里要是有忌讳,那就按照规矩乖乖做事,在上班时遇到这种比较古怪的事,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继续工作。

  “哦……”工作人员点头,推车担架,准备尽快把尸体给运去火化间。

  可还未走出两步,张若菱又冲上前拦住了他,“我都说了,这尸体不能烧!要是你们还执迷不悟,那妖怪是不会饶过你们的!”

  “你又是谁?是他的家属吗?”阿耀反问道。

  张若菱眨了眨眼,有些结巴的回答道,“你你,你管我是谁?反正这具尸体就是烧不得!他的死有蹊跷,如果烧了,那所有证据都没有了!”

  阿耀的眉头一皱,追问道,“你一会儿说有妖怪,一会儿又说他的死有蹊跷?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张若菱一时心急就说漏了嘴,现在有些圆不回去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要怎么去补救,但就在此刻众目睽睽之下,担架上蔺恩桀的尸体突然直直的坐了起来!

  三人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完全被这一幕给吓住,两个男人盯着眼前直愣愣坐起的尸体,连半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