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18章 戏精本精(3)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05 2018-06-08 23:40:59

  两人都已熟悉了彼此,张若菱在他怀里没挣扎两下,就安静下来,算是默认了。

  她只在大一的时候有交过一任男朋友,两人谈了2个月便因性格不合和平分手了,她的吻技自然生疏,可他就不同了,一张嘴就知道这人经验老道,既能照顾到对方的感受,还能让她感觉到被步步逼近的压迫感。

  果然和吻技高超的人接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她整个人都沉沦了进去,大脑昏昏沉沉,就算闭着眼,眼前也还是头晕目眩的,总感觉全身麻麻的,快要站不稳了。蔺恩桀就会在这时将她抱得更紧,也是扶着她,也是让两人更加的靠近,自然而然的更加接受对方的亲近。

  她的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抱住他,不知不觉就主动了起来。

  当她完全沉浸在其中时,蔺恩桀却突然停了下来,两人的额头相抵,鼻尖触碰着鼻尖,他见她闭着眼,很是享受的模样,嘴角勾起满意的微笑,想了想,低沉的开口道,“若菱……我……”

  张若菱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眼前他模糊的双眼,打断他的话,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看了你的身份证。”他如实的回答道。

  她点点头,这段时间他一直都紧跟在自己身边,偷看她的身份证,好像也是轻易而举的事,她抿了抿双唇,还有点回味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红着脸说道,“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蔺恩桀又亲了亲她的嘴唇,呼唤道,“若菱……”

  “嗯……”她不自觉的就傻笑出声了,声音好听的人就是有优势,原本她还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被他这么一叫,反而觉得自己的名字,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

  蔺恩桀见她开心了,他也放心了,认真的说道,“若菱,你听我说。报仇对我来说很重要,而现在,你对我来说也同样很重要。不要胡思乱想了,如果你愿意,你完全可以把我当做正常人一样,我会乖乖的在家里,等你回家……”

  “可是你并不是。”张若菱回答道。

  蔺恩桀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头,揉了揉,回答道,“我可以是。”

  他的安慰起了作用,张若菱的情绪渐渐的有所恢复了,女人的情绪啊,果真是说变就变,没有一点规律可寻的。蔺恩桀对她吩咐道,“你马上去停尸间,我会想办法帮你支开在停尸间值班的工作人员。”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门一开,她就看见对面一整排的小便池,她瞬间整个人又尴尬了,回头质问他,“你怎么能把我带进男厕所!?”

  “习惯了……?”蔺恩桀挑眉回答道。

  张若菱猛翻白眼,这人……还真是没话可说了。她慌慌张张的走出隔间,拔腿就往出口的位置跑去,但没想到,刚走到卫生间的大门前,就差点撞上了一个正要进厕所的中年秃顶的男人。

  两人对望一眼,男人眼里露出了玩味的神情,估计是在猜,这小妹妹为什么从男厕所里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呢?而她尴尬到想直接钻进地缝里,但现在没地缝给她钻,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然后快速的从那秃顶男的身边溜走。

  秃顶男见她害羞的跑了,忍不住就对她耍起了流氓,转过身对她吹起了口哨,而且表情和模样特别的猥琐,张若菱现在是急着要去偷尸体,否则她绝对冲回去给那男人一拳。

  秃顶男见她慌张的跑了,淫邪的笑了两声,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肮脏的画面,然后就吹着口哨,高高兴兴走进了男厕所。

  他来到小便池前,拉下裤子的拉链准备小便,就在进行的途中,秃顶男那光秃秃的头顶,突然被一股力量给狠狠拍打了一下,清脆的一声响还在厕所里回荡了两三下,吓得他立刻把剩下的尿都给缩了回去!

  一手捂住自己隐隐作痛的头顶,抬起头,朝自己周围左看看,右看看,这厕所里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了!他不信邪的对自己身后大吼了几声,“谁!?刚刚谁在打我?有本事就给老子滚出来!”

  话音刚落,他右边的脸颊,突然又被狠狠的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把他给打懵了,就在他的眼前啊,根本一个人影儿都没见着,居然就挨了一巴掌?那他是被什么东西给打了?

  “草!”低声骂道,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小便到一半,他已经不想再留在这里,慌张的想拉回裤子拉链,但因为动作太慌张,竟然在拉链拉到半途的时候,链头直接就夹到了……

  “啊——!”男厕所里传出一阵阵哀嚎。

  张若菱在殡仪馆里四处寻找,她对这里根本不熟,之前来过一次,也只是在屋外转了转,没找到那隐蔽的楼梯,不过这里面的人真的太少了啊,走廊里不时阴风阵阵,惹得她头皮发麻。

  她没找到停尸间,倒先找到了火化间。

  刚路过火化间的大门,转过头,好奇的往里看了一眼,吓得她差点腿软直接跪在地上!一架火化炉的平板被拉出,上面躺着一个半个脑袋都没有了的死尸,他的半个头微微朝大门的方向歪斜,剩下那一只眼睛死不瞑目,角度正好就对着大门,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在和她对看一样。

  她捂住嘴,差点就叫了出来。这人一看就是惨死的,不知是出了什么意外死亡的呢?车祸?还是跳楼?车祸的可能性好像要大一点。听说殡仪馆火化尸体也是有规矩的,比如上午只会火化正常死亡、病死的尸体,而到了下午就火化那些死于非命的尸体,晚上火化间是不工作的。

  现在正是下午的时间,看见这样一具死的如此惨烈的尸体,这个说法好像并不是胡乱编造的。

  火化间里还有工作人员在说话,“这个人还是烧了吧,都半个月了,也没人来认领他的尸体。还有,馆长刚刚吩咐下来了,要尽快把那个男人的尸体也烧了,你赶紧过去把他的尸体给推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