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17章 戏精本精(2)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11 2018-06-07 23:52:40

  不管怎么说,她是女生,她还从没跟任何一个男人有那么亲密的行为,现在可好了,因为他,那么多越界的行为都尝试了个遍,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虽然两人并没有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但至少两人之间确实有了肌肤之亲。她的内心,自然会因此产生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毕竟女生可是很爱幻想的。

  可现在,他已经表明了,接近她只不过是需要她来帮助自己,而没有其他的意思,她一想通这些,就会觉得很是委屈。

  在一瞬间,她的心情开始变得很低落,她也知道自己这情绪变化也太莫名其妙了,但情绪变化,是她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啊,她也不想自己变得那么矫情。

  蔺恩桀见她失魂落魄的低下了头,语气稍微变了变,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她感到胸口的位置有些闷闷的,她强忍住那股让人很不开心的感觉,在心里重复提醒着自己,张若菱,你是不是戏精本精啊!?一瞬间就能想这么多事出来,简直是矫情啊!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我刚刚都想到些什么,不然这脸可就丢大咯!赶紧给他笑一个啊!

  张若菱深呼吸,鼓起勇气,抬起头,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刚要开口说话,蔺恩桀眉头一皱,率先质问道,“不能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你刚刚想了些什么?”

  “啊?”张若菱眨了眨眼,心想,不会吧,他还会读心术?

  “是啊,只要当你情绪有大的波动,不稳定时,只要我想,我就能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蔺恩桀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她整个人都震惊了,心想,天啊,自己这也太吃亏了吧!为什么自己就读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呢?

  蔺恩桀抬起手,将她额前的长发给撩在耳后,手指头无意识的触碰着她的耳廓,那些触碰让她头皮发麻,全身一下子就软了。他说,“不吃亏的,我不会随意窥探你的内心,只要你以后不会故意瞒着我什么事,那就不吃亏的。”

  “以后?我们还要相处很长时间么?我帮你找到了凶手,你去报完仇,到时候你不就会离开?再也不回来?”张若菱问道。

  “你以为对付那些人,是很简单的事吗?我们当然有以后,也有的是时间相处……所以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蔺恩桀的眼神让张若菱感到了恐慌,因为他现在越是故意对自己好,她就越觉得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他这么做的原因,只不过想要绑住自己,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帮他去做事。

  张若菱一把将他的手给拍开,激动地说道,“别再假惺惺的对我了!我很明白你要的是什么!既然你已经缠上我,那我就只有认命,我会听你的话,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这样你说行不行?我只求你一件事,没事需要我去做的时候,就离我远一点。”

  她也是急性子,心里一有什么不爽,惹她生气了,有些违心的话就会冲口而出,而且还会加重语气,这样故意去伤害对方。这要是遇上不懂她,不了解她的人,肯定就会觉得她这个人说话口无遮拦,竟然会说出这种难听的话?然后就会在那人的心里留下一根拔不去的刺,慢慢的,再也不会跟她有所往来。

  她觉得自己很丢脸,她不想继续留在他身边,不想让自己不知所措的状态,完全展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张若菱想要从他身边的缝隙挤出去,但却被他眼疾手快的给率先拦住,蔺恩桀抓住她的双臂,不解的追问道,“离你远一点?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事,而是我做错了!我不该多管闲事,我不该在大清早走进一个没人的尾巷,然后导致我自己陷入如今这样纠结的境地!”张若菱现在的情绪完全是崩坏了,她没办法冷静下来,她想要阻止自己去胡思乱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可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烦!

  特别是看着他如此真切的站在自己面前,自己能碰到他,自己能和他说话,但他的存在偏偏是靠着仇恨,他的心里已经装不下除了仇恨以外的任何的感情。

  “你是说,你后悔救我了?”蔺恩桀此刻的眼神非常认真,紧抓住她的手臂,质问道。

  “是啊,我当然后悔了!别人好心救了人,还能上电视受到表扬,我呢?我救人不成,最后你还在半路死了!那么简单死掉也就算了,可偏偏你还阴魂不散!死了也来缠着我!算了,我认栽了,好不好?我答应帮你找到凶手,那我一定会做到!我只是求你,除了这件事外,不要再和我扯上任何关系。”

  张若菱说着说着,突然就感到快要泪奔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委屈感,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为什么别人做了好事,就是好人有好报?而她,做了好事不仅没得到表扬,反而还惹了一身麻烦!这个色鬼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偏偏她还拿他没有办法……

  他是一只鬼,他是没有未来的。张若菱,你别再胡思乱想了!

  她低下头,擦掉因激动而流下的眼泪,她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自从去了大学,离开了父母后,她很少在人前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了,她心想,这次真的是日了狗了!

  蔺恩桀非常清楚明白的知晓了她在乱想些什么,他和她的立场不一样,所以便让她觉得委屈了,其实,她的想法也没任何错,她的担心也没错,他现在确实是没有未来的,他的存在,只靠着心中的那股怨气,等到那怨气消失之日,他也便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松开了她的双臂,趁她不备,抬起她的下巴,便俯身稳住了她的双唇。

  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两人的第一次接吻了,之前在房间里,在床上,不少少儿不宜的事都做过啦,所以这一次亲吻更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