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16章 戏精本精(1)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05 2018-06-06 23:16:34

  张若菱在心里不停的骂着那个鬼男人,没礼貌!没教养!还自以为是,以为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呢?还能他能随意使唤别人呢?自己又不是他身边没有自由的奴隶,为什么要对他的要求一呼百应?

  虽然在心里骂了他好多遍,但20分钟后,她还是乖乖的出现在了位于郊区的殡仪馆,因为时间紧急,她连去人事部请假的时间都没有,一边心疼着自己的奖金,一边又慌慌张张的走进了殡仪馆的大厅,不敢再耽误时间。

  进入殡仪馆,一股凉凉的空气将她给包围,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她一进来就觉得这房间里的光亮,比外面要暗了很多很多,仿佛是傍晚的感觉。

  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没有工作人员,空空荡荡。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毕竟是被一只没礼貌的鬼,非常莫名奇妙的给叫来了这里。

  当她在大厅里瞎转悠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听到有说话声,从殡仪馆大厅深处的某间房间里传了出来,她停下脚步,屏息倾听,还是依旧听不明白那些对话,出于好奇,她小心翼翼的,朝传出声音的那个房间门口走了过去。

  办公室的房门紧闭,但因为房间并不隔音,或者可以说是完全一点都不隔音,里面有人说话,躲在门外,加上周围很安静,就基本上能听得一清二楚!她静悄悄的在门外,侧着身子,靠在墙边,仔细去听。

  张若菱也不知道自己要偷听些什么,或许那只是别人家的私事,但当她听到一个重要的名字时,她意识到这件事绝对和她是有关系的!

  “你大可以放心,我会立刻安排人手,将蔺恩桀的尸体烧掉,骨灰倒进下水道里,让他完完全全的,彻头彻尾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说话的人,声音听起来有些老成,应该是人到中年的年纪了,并且很有可能就是殡仪馆的管理层。

  随后便听到另一个男人回答道,“好,事成之后,等着我联系你,答应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前提是,这件事要做的够干净,千万别被那些好事,紧抓不放的记者给抓到把柄,否则,我一分都不会给你!”相比之下,这个男人的声音就要年轻许多,而且带着一点本地口音,语气不怎么斯文,感觉有些社会。

  “是是是!绝对做的够干净!你放心!”

  张若菱在门外听得正入迷,想知道那个年轻的男人是谁,他这么鬼鬼祟祟的要求殡仪馆尽快火花了蔺恩桀的尸体,是否和他的死亡有关?如果跟踪这人,会不会有机会发现这件事背后的主脑?

  “别发呆了,快走……”蔺恩桀的声音在她耳边突兀的响起,她被吓得浑身一抖,转过头就看见他冷冰冰的一张脸,差点就忍不住大喊出声。

  蔺恩桀捂住了她的嘴,静静地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快速的将她带去了一楼的卫生间,他们的背影刚转入进去卫生间的转角时,办公室的房门就从里被打开,走出来一个穿着短袖,手臂纹上了大面积纹身的大花臂年轻男人。

  男人剃了一个寸头,左眼眉尾的地方,有一块很明显的疤痕,估计当时受伤时,那伤口伤的不浅,导致他的眉毛从中间直接断开,也间接让他的眼睛变得一大一小,但要小一点的左眼,这样看起来更加的有威慑力,随便一个眼神都好像是带着杀气的。

  紧跟在后出来的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他送到了大厅的出口,他说了一句不用送了,便一个人走向停车场。

  大厅内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而在最边上的男厕所里,张若菱正被蔺恩桀给‘禁锢’在了最后一间的厕格里。

  厕格较小,容下两个人就觉得比较拥挤了,他几乎是紧贴在她面前,她的身后又是厕格的墙壁,她可不想碰到公共厕所的墙壁,无路可退,便只能和他紧紧的挨在一起,虽然她的身高只到蔺恩桀的颈部的位置,不用直视他的眼神,但她还是尴尬的脸红了。

  蔺恩桀说道,“你是不是傻?你不知道偷听也是有技巧的吗?傻傻的站在门口,也不知道听别人出来的脚步声,我要是不现身来找你,你就暴露了,知道吗?”

  张若菱抿了抿嘴,尴尬的说道,“哦……我刚刚想其他事去了,没注意到。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还有下次?”蔺恩桀反问道。

  张若菱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他,笑道,“不会再有下次了。你知不知道刚刚我都听见些什么了?他们商量着要马上火化了你的尸体!我怀疑那个年轻的男人和你的死有关!”

  “我已经知道了,所以我才会叫你过来,阻止他们。”蔺恩桀低头看着她,她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啊!但……但我要怎么阻止呢?”

  “偷尸体。”

  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张若菱的后背真的是在不停地发麻,不可思议的回答道,“偷!?这要怎么偷?现在可是大白天啊,你难道要我背着一具尸体,从大门口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么?你说的未免也太轻松了一点!”

  “我自有办法,你先去停尸间找到我的身体,在那里等我。”蔺恩桀胸有成竹的说道,看来他是早已有了计划。

  而这次他急急忙忙的叫她过来,并没有其他更深的原因,她只是作为他计划中的实施者,简单来说,就是他的打手而已。如果不是只有张若菱能和他见面,能和他说话,她和他之间,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他也永远不会找上她,也不会来寻求她的帮助。

  张若菱看着他的眼里没有别的感情,好似在乎的只有他的计划,心里在这瞬间,突然就冒出了刚才那个想法。

  只是,既然他从一开始冤魂不散的原因,就是想要找到杀死自己的凶手并报仇,求她帮这个忙,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根本没必要在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去捉弄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