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9章 大新闻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54 2018-05-30 21:14:02

  她对着镜子长叹一口气,拿出离开医院时,去药方领的几盒感冒药和退烧药,按照计量吞进肚子里,非常丧气的倒头就睡在床上。很快,她就以这样的姿势睡着了,黑暗中,床上的被子被一股力量给掀起,然后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清晨,这一觉睡的无比的舒爽,中途没有再被扰醒过,是直接睡到自然醒。

  张若菱断断续续的听到,有一个女主播一直在她耳边说话,“LE集团的董事长蔺咏志,在今天昨天晚上8点召开了记者会,回应了媒体几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其中大家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莫过于他的儿子,也就是LE集团执行总裁,蔺恩桀去了哪里?”

  “据本台记者获悉,蔺恩桀已经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公司了,许多蔺恩桀亲自签订的项目发展现都已停摆,集团中的大小事务,会议召开,以及执政权利,现在都已暂时交回到了蔺咏志的手中。请看详细报道……”

  张若菱被这电视声给吵得睡不着觉,迷蒙的睁开了眼,谁大清早的看电视,还把声音开这么大啊?

  她掀开被子,僵硬的从床上下来,因为昨晚根本没有睡在枕头上,她的脖子现在是酸痛的不行,一边揉捏着脖子,一边走出了房间,客厅的窗帘被全部拉上,外面的世界阳光明媚,但客厅却阴暗寒冷无比……

  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电视机的光线照亮了对面的沙发,沙发上坐着那个厚脸皮的男色鬼,她捂脸,无奈的感叹了一声,“天啊,原来都是真的……”

  “醒了?”坐在沙发上的他,还主动跟她打招呼。

  “是啊,醒了。但我真的希望我永远都不要醒来……”张若菱盯着电视看了看,念叨着,“你现在是一只鬼诶,你还需要看什么电视呢?”

  话音刚落,张若菱也露出了比较感兴趣的表情,走到沙发边坐下,盯着电视里的画面,电视里的蔺咏志,就算已经年过花甲了,但这样看着,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老头儿。

  他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但还是修剪出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发型,那立体的五官,充满魅力的双眼,看得出他年轻时也是一枚大帅哥,就算现在是六十几岁的老头儿,应该也很受妈妈辈的欢迎啊。

  他在面对台下那么多的记者拍照、提问,一点也不慌张,一点也不怯懦,眼神坚定,说话铿锵有力的回答道,“我的儿子蔺恩桀,在一个星期前已经去了美国,处理与商业伙伴上的诸多事情,短时间内,他不会回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还会留在美国进修一段时间,集团中的大小事务,都暂时由我接替,这件事是他本人自己决定的。”

  一名记者立刻举手提问道,“蔺董事长,蔺总是真的去进修了吗?两年前,你不是已经宣布退休了吗?”

  “千真万确。至于两年前,我确实宣布我会退休,不会再掌管集团中的事务,但现在集团临时需要我,我也没有理由不回来,我的掌权只是暂时的。”蔺咏志游刃有余的回答道。

  “暂时掌权?那蔺总现在已经去美国进修,且您还说短时间内回不来,那最后集团的执行总裁职位,是否又会回到您大儿子蔺天成的手里呢?”记者继续提问道,不过看来这个问题让蔺咏志有些不高兴了,脸上的微笑变得有些僵硬。

  “这个嘛……我无可奉告。”蔺咏志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助理,助理立刻领会,对着麦克风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董事长的行程紧迫,记者会就到此结束。”

  画面的最后,记者们立刻一拥而上,围住准备要离开的蔺咏志,无数闪光灯闪烁……

  这时,新闻报道结束,画面转回了直播间,主持人和一名专家开始讨论起,这两年来在蔺家,包括在LE集团里发生过的一系列事件以及八卦。

  “蔺恩桀……?”张若菱嘴里默默的念出他的名字,然后冲进房间,翻出手机赶紧上网查了查他的资料,资料里的一张大头照,让她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她穿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又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拿着手里的那张照片,和坐在沙发上发呆的他,仔细做了做一下对比。“啊!?你你你……”

  “我我我……我什么啊?不会说话了?”他现在心情郁闷,再遇上她这样大惊小怪的模样,也没办法对她太客气了。

  “你们俩……长得一模一样诶!”她不敢相信眼前坐着的‘人’,就是新闻里大名鼎鼎LE集团的蔺总,只能这样问道。

  “是啊,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你是他?他是你?那蔺恩桀其实并不是出国进修,而是……已经死了!?”她连连发出感叹,这件事太厉害了,要是现在爆出去,估计蔺家人以及新闻都会炸开锅了吧!

  她赶忙又问道,“那你的家人还不知道你死了?等等……之前医院告诉我,警察还没调查到你的身份信息,就让医院把你送去了殡仪馆。可这怎么会呢?你的身份应该很好调查吧?况且你还长了一张那么有辨识度的脸,以现在的技术,应该很快就能查出你身份的呐。”

  蔺恩桀抬眼看着她,笑道,“你还不算笨,脑筋也转得快。”

  张若菱愣了愣,这是在夸她吗?

  蔺恩桀继续说道,“所以,你应该猜到了,警察是早就查到我的身份了,然后立刻联系上了我的家人,但……在这中间肯定有人作梗,某人指示了警察,让医院把我的尸体快点运去殡仪馆,尽快火化了我,做到让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张若菱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胆战,选择这样做,那还算是家人吗?

  “那你的爸爸为什么要在记者会上说你去了美国?如果他们已经知道你死了,直接公布你的死讯就好了啊。还有,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对你?你不是他的儿子吗?”张若菱不解的问道。

公子吃茶去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评个五星好评再走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