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7章 绸缪(2)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12 2018-05-27 20:59:25

  “你,是……!”从那高超的手法上,张若菱竟然在瞬间认出了他!他就是之前日日骚扰她的色鬼啊!

  “这么快认出我了么?”对上她吃惊的表情,他没有一丝要去掩盖的样子,反而开始得意起来,轻佻的说道,“看来这几日的辛苦耕耘,还是有效果的嘛!你的身体已经记住我了。”

  “你在说些什么啊……!”她的脸立刻羞得通红,偏偏双手还被他给抓住,想反抗也反抗不了,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我在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得很。”他缓缓地俯下身子,另一只手捧着她的后脑勺,让她不能拒绝自己的靠近,两人的鼻尖触碰到一起,嘴唇似有似无的贴近,房间里旖旎的氛围,加上他不停地**,让她似乎也逐渐有些昏了头。

  微微抬起眼,睫毛在颤动,看着床顶上包裹着的暧昧红帐,让她觉得那个画面仿佛是在旋转,旋转到大脑一片空白,大红的华丽喜服掉落床边,桌上的红烛微微收起了火光,屋内的光线变得昏暗起来,仿佛是为了要隐藏些什么。

  这一次的经历,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啊,明明一直提醒自己,那是梦中的场景,但感觉却无比的真实,他们在红帐中纠缠不清,眼前的一切都在旋转,就在最后的关头,张若菱猛地咬下嘴唇,她可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啊!

  她突如其来的反抗,让他来不及躲避,一脚用力的将他踹下床,她用力的咬下了自己的嘴唇,想要把自己给疼醒。

  嘴上的疼痛确实能让她冷静一点,那色鬼被她突如其来的一脚给踹下床后,整个房间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画面在她眼前,如调换电视频道一样快速变化。

  她气喘吁吁的躺在病床上,时间已经是过黄昏以后,窗外的天色渐暗,病房内更是昏暗,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也没有开灯,她的穿着打扮变回了正常模样,头上也没有了沉重的头饰,手背上扎的针已经被取下,贴上了一块医用的创口贴。

  一切终于恢复正常了,可明明已经吃了退烧药,输了液,但现在醒过来后,大脑还是昏昏沉沉,非常的难受,抬起一只手拍了拍头,那真的是头痛欲裂啊!

  正想试着坐起身,突然从床下伸出一只惨白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她撑在床边的手腕……

  那双手的五指细长,握上来一点温度都没有,配上这昏黄的病房环境,她的头皮瞬间麻了,欲张口大叫,但在下一秒,那张熟悉的脸从床下出现,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捂住她的嘴,让她安安静静的听话,别闹。

  “嘘……不准叫。”他的嗓音依旧清冷,从他嘴里呼出的气体都是凉凉的,让她不免打了一寒颤。张若菱瞪着一双闪亮的眼睛,紧张到时不时对他眨个眼,让他误以为,她这是在对自己放电呢?

  “现在又来勾引我了?那刚刚为什么要踹我一脚?”他不解的问道。

  张若菱心头气愤不已,扯开他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回答道,“谁勾引你了!?色狼!变态!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给我说清楚!”打量他现在身上所穿的衣服,看着颇为熟悉,慢慢的让她想起了,上个星期她在巷子里发现的那个快死的男人。

  死掉的时候,他就穿着一件被血染红,破破烂烂的衬衣,下半身穿着一条合身的黑色西装裤,与他现在的装扮是一模一样。

  “我已经死了。你说我是人还是鬼?”他倒是反过来问她,张若菱心里已经有了个答案了,但在确定这个答案后,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甚至还能和一只鬼理论起来。

  “这个印记,是你留下的吗?”她微微拉下了衣领,将胸口位置的那个印记露了出来,他一瞧,眉毛立刻挑起,笑了笑,一脸轻佻的模样,她立刻将衣领恢复原状。

  “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有看清楚,你能不能,再给我看多一眼……”他轻佻的回答道。

  张若菱红着脸,尴尬的说,“不行!你真的很流氓诶!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我流氓?那你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从刚才就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放,而且你握的真的很用力诶。”他故意学她的语调,这么说道。

  张若菱低头一看,自己竟然真的一直握着他的手,这还真的是无意识的行为,她完全没有发现啊!瞬间收回自己的手,那一股冷意还留在皮肤的表面,她盯着自己的双手,也不知道突然发什么呆。

  “你的那个印记,是我留下的。现在你是我的人了,当然要在你身体上留下点什么东西。”他不知羞耻的回答道。

  张若菱抬起头看着他,表情极为认真的问道,“你不是鬼吗?为什么我能触碰你?为什么我能看见你?还有,我不是你的人,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大街上那么多人,你怎么不去缠其他人,为什么偏偏要缠着我?”

  “是你救了我,你的手上染上了我的血。我死后,你还记得来给我烧纸钱,你对我这么好,不缠着你,多可惜啊?要怪,不如怪你自己太好心了?以后啊,遇到这种事,还是绕着走,离远点为好,也就不会被我这样的衰鬼给缠上了啊。”他挺有感触的说道,带着自嘲的意思,并抬起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颊。

  在他又一次触碰到自己时,张若菱因那冰凉的感觉,身子微微的抖了一下。

  “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他突然认真的温柔起来,柔情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她的疼爱,这反倒让她感到不适应了,这个人似乎有很多过去,微微一认真后,就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之前他那些吊儿郎当的模样,应该不是他真实的一面吧。

  “我没有怕,我不怕你……”对啊,张若菱现在一点都不怕他,反而,她现在是非常的疑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