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禁欲鬼夫,深夜来

第5章 中邪

禁欲鬼夫,深夜来 公子吃茶去 2050 2018-05-19 10:46:12

  “失控是因为她现在醒着,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失控,但晕过去了,没了意识,不就没事了吗?”郗晨不顾赵思敏的阻拦,说了一句对不起了,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直接一拳打在了张若菱的脸上。

  这一拳下去,她被打的晕晕乎乎,赵思明看着都觉得脸疼,但这一招确实很有效,她平静下来了,没有再疯了似的想掐死自己,她的双手松开了自己的脖子,身子直接往后倒了去。

  郗晨将她接住,然后将她给抱上床躺着,嘴里说道,“暂时应该没问题了,明早她醒来,看她自己怎么说。你要是不放心,就留在这里陪她吧,我明早还得早起去公司,回房去了。”

  “……好,那你去睡吧。”

  郗晨略显冷漠的转身走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给带上,但并没有关上门。随着门被缓缓带上,藏在门后的黑影逐渐显露,然后缓缓地消失了。

  赵思敏坐在床边,看着张若菱脖子上的红印,心里也挺害怕的,她这种反应,真像是中了邪一样。抬起头,朝房间的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因为工作忙,这间客房赵思敏平常很少进来,现在身处其中,甚至还还会觉得有点陌生,只是房间的温度确实很低啊,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躺在了张若菱的身边,并盖上了被子,多了一点安全感,没有关灯也不敢关灯,就这样守在她身边,沉沉的睡去。

  张若菱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梦见她被一个巨大无比的胖子给压在身下,她差点就要被压成肉酱了,然后在最后一瞬间,她仿佛是浩克附体,将那个压住她的死胖子给举了起来,她得救了,同时也在那瞬间醒了过来。

  仿佛之前真的被窒息了很久一样,她盯着天花板,大口的呼吸,窗外传来了鸟鸣声,透过玻璃窗,看见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正准备起身,却发现自己身边还躺着一个人,转过头一看,发现赵思敏睡得很香,还将她的手臂给挽着睡,不太清楚此时是什么状况的她,眨了眨眼,却感到左边脸颊微微的犯疼。

  她捂着左脸坐起了身,随着精神状况越来越清醒,她越发的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感,她不由自主的哼唧了几声,“哎哟……疼死了……”

  轻手轻脚的下床,不想吵醒了赵思敏。

  她来到镜前,定睛一看,她这下是真的变成国宝了,左边脸颊上,有一大块都是乌青乌青的伤痕,脸上微微一有表情,肌肉一拉扯就疼的不行,可她根本不记得这伤是怎么造成的。

  昨晚是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但她好像并没有伤到脸上啊……

  就在她对着镜子自怜自哀的时候,忽然注意到自己的锁骨处,好像是多了一个暗红色的印记。

  她轻轻的拉下衣领,就在她锁骨下方,胸口上方中间的位置,多了一块,大概有大拇指盖大小的桃心的印记,那颜色就像是被人种草莓种出来的,加上位置又在那么私密的地方,简直暧昧的不行!

  要是被同事给看见了,一定会被问说,这是哪个野男人留下的啊?

  野男人当然是没有,但色鬼是肯定有一个。她用手戳了戳那个印记,不疼,再用指腹去搓了搓那个印记,这印记像是纹身一样,也搓不掉,也不觉得疼,这该怎么办啊!

  “若菱……你醒了?太好了!你昨晚简直快吓死我了……”模模糊糊睁开眼的赵思敏惊讶的说道。

  张若菱让睡衣遮住了在锁骨下的印记,回过头看着她,不太确定的问道,“昨晚,我吵醒你了吗?”

  她还记得昨晚,一看见那书上恐怖的封面时,是被吓得大叫了一声,但后来,当她看见地板被融化掉后,她想要跑走,或是去床上躲一会儿,可地板‘吃掉了’她的双腿,她无论如何都抬不起自己的脚,更别提离开这个房间了。

  慌张中,她越陷越深,最后地板将她整个人都给吃掉了。

  如一张密闭的塑料薄膜,裹住了她的全身,周围一片黑暗,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最后在呼吸困难中失去了意识,她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但没想到,在醒来前会做那样可怕的一个噩梦,最后还能平安的回到人世间。

  “是啊!你叫的很大声,你让我们来救你!昨晚发生什么事了?”赵思敏紧张的问道。

  张若菱无意识的抬脚跺了跺地板,地板很坚硬,整理了思绪回答,“昨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很可怕,我还一直没办法从梦里醒来……”

  “噩梦?”赵思敏下床,来到她身边,看见她脸颊上的淤青,她先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声对不起,将昨晚他们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对不起啊,郗晨他也是没办法才将你打晕的。”

  张若菱心里说了一句难怪,还未有什么回应,赵思敏突然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感受到她额头的滚烫时,她隐隐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我多想了吧,并不是你中邪了,你因为生病,心里感到不安,所以做了噩梦,对吧?”

  “我生病了吗?”张若菱反过来问她,赵思敏拿起她的手,让她按住自己的额头,额头的滚烫让她皱起了眉头,就这烫手的温度,估计得烧到39°了,为何她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赵思敏眼里露出了心疼的神情,对她说道,“一个人在外闯荡,肯定很艰难吧?我很理解的,你赶紧去医院看病吧,我会替你跟主管请病假的。”

  张若菱大清早就去了医院,医生给她量了体温,确认已经高烧到了39.2°了,她今天是不能去上班了,立刻被医生安排住进了病房里,打针输液退烧。

  病房外喧闹异常,病房内,门一关上,倒是难得清静。

  房间里,另外几张病床上躺着的病人也是得了小感冒,张若菱睡在病房靠窗,最右边的病床上,手背被扎了针的左手,整个手臂都是凉凉的,也如同她的心也是凉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