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踟蹰的我们

第十八章

踟蹰的我们 张斯斯 3707 2018-09-15 02:29:54

  瘦子的改变或许是从他父亲的死开始。按时间推算瘦子站在病床前陪着进入弥留之际的父亲那会儿,我正在第二节晚自习课上翻看着古汉语词典写作文。语文老师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可以把自己对他的厌恶埋在心里,但他对我或者同我一样的不听他讲课的学生的厌恶却表露在脸上,他有一种自视高人一等的文人气质,走路或是在黑板上讲课的时候总习惯把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他或许想让自己有点绅士形象或者看起来有点儿凛然不可侵犯,但是他都没有成功,他的所有表情和动作无一例外显得做作而可笑,尽是拙劣的模仿,没有一点与人民教师形象接近的影子。星期六上语文自习课时他经常让我和班上几名同学上语文课的时候出去散步,他或许以为那是对我们的惩罚,我们心里却求之不得,男生女生都不喜欢看他那张苦瓜脸,每当他不点名的说道,不愿意听课的同学快点撤啦!我和别的几个同学就会大模大样的走出教室在校园里散步高中校园很大,找个清静的休闲去处并不难,即使一整个班级的人都在校园里闲逛,也不会有人发现有什么异常。。那个语文老师肯定十分的反感我,尤其是在我写了那片讽刺他的作文之后,那是我写着玩的,鉴于语文老师对我的态度,我不想对与他有关的东西表现的的认真,至今我仍然能背诵自己在瘦子父亲去世的那个晚自习上用蹩脚的古文写的那一片作文。那天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以学生,老师,教育为切入点写一篇常规字数的作文。我不喜欢写作文——学生难得的可以陈述一己之见的被允许存在的文化形式,但我还是用一节课边翻看古汉语词典边想着自己学过的文言文写道:

  无教有类

  师为贵,教育次之,弟子为轻。

  ——题记

  夫有子十有六而志于学,其人好斯文,待人以礼,尤重师道,尝立志为师,竟悔初言,何也?乃言,吾闻:弟子,谨而信,则以学文。众皆言师善,无徵。无徵,不信。不信,弟子弗从。呜呼,师道之不存也久已,欲人之无惑也难矣,攻乎异端,斯害也己,弗如安寝,以待明日业毕,凭少壮之力躬耕畎亩,以此终余年。呜呼,悲哉,其可怪也欤?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然今世之师尚有不知为师者为人表乃金科玉律,弗因沧海桑田而更,今其反弃其道而悟它念,虽有教而有类,仍不以为耻,实属小人也。己欲达而达人,己欲立而立人。为师者不达,何以达弟子,况弟子所为皆习于师,然弟子乃明日之星,关乎社稷,是故不达者为师,而弟子习于不达者,社稷岂不危矣!师道,无年之先后,然为师者自恃位高,以等视人,岂不悲乎!师不重则不威,教育则不固,师无信则无立,不可谓德,夫弟子有德而师无威无德者,岂不贻笑后人哉!人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故可安邦,今不肖妄言,师为贵,教育次之,弟子为轻,故可败业!古人云学必求其心得,业必贵于专精,然心无得何以学,心不诚何以精,是故不如不学。救寒莫如重袭,止谤莫如自修,务为不久,盖虚不长。无教有类,呜呼!

  本来我都把这篇作文交了上去,但一想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就团成一个团丢进了垃圾桶。当晚回到宿舍,我和舍友在宿舍里关灯后大唱BEYOND的歌曲,而瘦子那会儿正正沉浸在丧父之痛中。第二天下午我骑着自行车回到家,父亲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伙计他爹没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瘦子也没爹了。瘦子的父亲死于酒精肝,作为从小到大的好伙伴,我和吴明在瘦子父亲去世第二天就去给他的父亲上了柱香,瘦子父亲的遗体躺在堂屋里,他没有穿花花绿绿的寿衣,而是穿了一身中山庄,头上还是戴了一顶官帽,他躺在停尸床上表情依旧十分严肃,脸色就像浅色的紫菜。看到那张已经永远固定了表情的脸庞,我想到一年夏天我和吴明到瘦子家去玩,他家正在吃午饭,瘦子的母亲端上了一打卷好的煎饼,瘦子刚张嘴要吃,就看到煎饼生虫子了,他说,不能吃了,都生虫子了!瘦子的母亲说,想不起来就忘了吃,想起来了又不能吃了,不能吃就别吃了。瘦子的父亲说,怎么不能吃了,这是高蛋白!说着就拿起一张煎饼嘎吱嘎吱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对瘦子说,儿子,高蛋白,好东西,别听你妈妈说的,你也来一张。瘦子说,我不吃。瘦子的父亲对瘦子的母亲说,妇人之见,影响我儿子的主观判断,更影响我儿子吸收高蛋白了。转而瘦子的父亲对我们三个小孩子说道,孩子们,你们是没有吃过苦,不知道生活的艰辛,今天这是有馒头和大米了,你们可以选择吃馒头和大米,如果只有这种生虫子的煎饼,我想你们也会抢着吃的。说完之后瘦子的父亲就又拿了一块煎饼掰碎了放在了自己的碗里,让后用筷子拌了拌像吃面条一样吃了起来。我和吴明看得目瞪口呆。从瘦子家离开之后,我问吴明,你会吃吗?吴明问我,你会吃吗?我说,我不会吃!吴明说,我也不会!瘦子在一旁说道,我爸爸经常干这种恶心人的事情。我说,你的老爹还干过比这更令人恶心的事情?瘦子说,我给你们说,你可不要告诉别人。瘦子又给我们说了两件他的父亲干过的两件他认为应该保密的事情,一件事情吃了落进苍蝇的菜,一件事情是吃了生蛆的肉。瘦子说完这两件事情后笑着对我们,你们两个知道吗,家里的坏东西都让我爹吃了,苹果坏了削一削,梨坏了削一削,桃坏了削一削,就连香蕉坏了也要削去坏的一半把剩下的吃了,而他在这样做的时候,就会对我说,儿子啊,你不知道生活的艰辛啊!

  那个星期六我和吴明见到了瘦子时,他头戴白帽,腰里扎着白布,两条裤腿上绑着白布条,脚上的一双黑布鞋被白布覆的严严实实,他这一身重孝的装束和庄上其他人死了父亲时的装束一样,他的表情有些冷漠,在他像大人一样要给我和吴明行礼的时候,我们拉住了他的手,没让他跪下去,吴明对他说,别难过,好好的!我我本想说句逝者长生,人死不能复活,节哀顺变一类无用的话安慰一下瘦子,但觉得这样的话太空了,也就没与说出口。我们可以轻易的以一句凡事不要想太多来劝解一个人的悲伤,而那个人却要带着那种我们所不能体会的如空气般的悲伤继续生活,想想都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想到了自己要说什么,我说,难过,就哭,不要憋着!瘦子好像也不知道同我们说什么。这时三个体态微胖穿着一身黑的中年男人来到了,看样子是很重要的客人,于是我和吴明就走出了瘦子家的大门,门外果然停了一辆政府单位的黑色轿车。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和吴明骑着自行车返校,刚到北窑,就看见一辆火化车匆匆的往我们庄方向开去,我想这车是去接瘦子的父亲去了,我特意记下来了车牌号,就在我们又骑了七八里路的时候,我看到那辆火化车从我的身边匆匆驶过,我想这车是接上瘦子的父亲了。我想到了瘦子家中的一副毛笔字,瘦子的父亲写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又想起了第一次见瘦子的父亲时的场景,瘦子站在我们庄新铺的沥青马路上指着一辆呼啸而过的白色的侉子,满是骄傲的对我们大家说道,看见了吗?我爹!

  父亲说瘦子的父亲的出殡那天的场面远没有他的三老爷那时风光,相对于他的三老爷死的时候一百七十多只花圈,瘦子的父亲只收到了五十多个花圈,花圈全是纸做的,那时还不像现在这般流行纸做的花圈,人们奔丧还总是习惯买布面的花圈,这是给活人留下的实惠,若是纸花圈,一把火就烧了,死人收到收不到不知道,活人得不到一点实惠,那天所有的花圈都是纸做的,有十几个还是完全一样的,全让马结巴的儿子给占下了,父亲说,那小子像我和吴明当年一样发了一笔死人财!葬礼过后不久,我和吴明请瘦子出来吃了顿饭,瘦子席间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变了,说得我和吴明一头雾水。我又想起了之前瘦子的三爷爷死的时候问的瘦子的问题,席间我有好几次都想说出来,但一想情景,场合,人物都不合适,也就没有开口,倒是瘦子自己说道,其实没有特别的悲伤,我站在床前看着爸爸鼻子上插着氧气管,脸憋的和桑葚一个颜色,样子十分痛苦,他也是说不出话来。那一刻我百感交集,心中各式各样的情感无从释放,就那样一直忍受着煎熬,待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后,知道他确实就要死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几乎崩溃了,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在颤抖

  等到二零一二年参加瘦子婚礼的时候,他带着穿白纱的新娘来向我们这一桌敬酒的时候,瘦子突然对我挤了一下眼睛,小声问我道,是不是穿上衣服更好看?听到瘦子这样问我,新娘难以掩饰脸上的尴尬,我也只好装作不知情,夸奖瘦子的新娘道,比相片好看多了!后来瘦子因为嫖娼同自己的美女老婆解除了合约上的婚姻时,我以为凭他帅气的形象和风流成性的性格肯定又会有美女投怀送抱,不曾想他却开启了自己柏拉图式的爱情之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拒绝了所有人幸福的邀约,独自沉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