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温馨田园

41、绣活

温馨田园 水墨竹林 3264 2018-12-07 03:43:15

  沐瑶来到哥哥们的房间时,二哥和三哥则是早就起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屋子里面只有大哥和那个少年在,刘瑞一抬头便是看见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小女孩的手中还提着一个水壶,只见小女孩把手中的水壶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正一脸看奇的盯着他看,刘瑞见小姑娘好奇地盯着他,便是鬼使神差地来了句!我好看吗?

  沐瑶原本心里正感叹着,这少年醒着的时候果然比睡着的时候更加妖孽;却突然听到少年嘴里蹦出这么几个字,顿时脸色犹如火烧一样,无语的对少年翻了个白眼,一旁的陈浩轩听的哈哈大笑;

  沐瑶听见大哥的笑声,随即又是转过头板着脸故作严肃的看着大哥,微启红唇道,大哥,很好笑吗?陈浩轩被妹妹看得有些发毛,轻咳一声道,不好笑,随即目光又是看向妹妹刚拿来的水壶,疑惑的问:小妹,你每天准时送一壶水过来,难道这水有什么特别的吗?

  沐瑶听着大哥的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被发现了,随即一想也不可能,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家人的变化也是一点点变化的,根本不明显,暴露空间的话根本不可能,大哥之所以这么问,估计是对自己每天送水的举动感到奇怪,而并非是发现了什么?想明白之后便是暗松了口气,对着大哥可怜巴巴地说道:我这不是看天气太热,怕哥哥们夏天出汗太多容易口渴么,想多给你们补充些水份么,既然大哥这么说,那以后自己去烧水吧!沐瑶说完还不忘语气悲凉的感叹一下:好心遭怀疑,以后再也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沐瑶的举动把陈浩轩和刘瑞都是逗乐了,陈浩轩笑了笑,伸手捏了捏沐瑶的脸颊,一脸好笑的对沐瑶道:算是大哥不好,小妹你以后还是继续送水吧!不然大哥口渴了怎么办?

  沐瑶哼了声!勉为其难地点点小脑袋,好吧!

  刘瑞听着陈浩轩叫面前这小姑娘小妹,便是知道那天最先发现自己的就是面前的小姑娘了,那天要是她没发现自己,没让她几个哥哥把自己救回去,那现在他刘瑞恐怕就是真的死了;

  沐瑶发现对面的少年也是一直在打量她,便是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伤成那个样子?

  刘瑞见小姑娘问他话,想了想便是回道:我叫刘瑞,你呢?他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受伤,毕竟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沐瑶见他不想说原因,也不再问了,她并不是一个喜欢探听别人底细和秘密的人,只是说了句:我叫陈沐瑶,

  刘瑞听了之后点点头,便是微微张口道:那我以后就叫你沐瑶吧!

  沐瑶听到刘瑞的话,轻轻抬眼看了刘瑞一眼,随后便是回了句:随便你,你先好好养伤吧!沐瑶说完再跟大哥招呼一声过后便是转身直接出去了;

  一家人吃过早饭之后,便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陈余氏则是直接到大房找大伯母陈赵氏去了,东屋里正做着绣活的陈赵氏听着外面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拿着针线的右手停顿了一下,陈赵氏狐疑?心道:这个时候是谁来找她,不过想归想,还是朝着门口方向喊了声!谁在外面?

  陈余氏听见屋里传来大嫂的声音,便是回道:大嫂,是我,找你有点事。

  屋里的陈赵氏听见是五弟妹余婉娘的声音,便是回道:是五弟妹啊!门没锁呢,进来吧!

  陈余氏听见大嫂的回应,便是推门进去了,陈余氏进屋后便是见到大嫂在做绣活,便是问道:大嫂在做绣活呢?

  陈赵氏见五弟妹余婉娘进来了,忙是回道:是啊!五弟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可是有什么事?说着便是招呼陈余氏坐下;

  陈余氏坐在一边的绣蹲上,默了默随即便是微微张口,大嫂,我今个来找你还是真有点事?

  陈赵氏抬眼看着陈余氏,示意她继续说,陈余氏想了想便是说道:大嫂,你也知道,如今我们家宅子已经竣工了,昨天也在镇上四哥他们店里买好家具,估计这两天便是会送过来,如今就剩下帷幔、门帘,还有床铺上的东西没做好,你知道我一个人肯定做不完这么多的,所以我想请大嫂帮我一起做,大嫂放心,我也不会让大嫂白干,就按照做一副帷幔三十文,做一床薄被二十五文,做一床被单十五文,枕头和门帘则是二十文,大嫂你看这价格怎么样;

  陈赵氏听着陈余氏说的这些,也是有些心动的,给的价格比镇上绣坊里略高一成,想了想便是答应了,行,我答应了,

  陈余氏见大嫂答应了,很是高兴;

  陈赵氏随即又想到自己的二女儿陈沐秋的绣活也是不错的,给镇上的绣坊做也是做,给五房的余婉娘做绣活价格还高一成,便是看着五房的余婉娘道:五弟妹,我家秋丫头绣活也是不错的,大件的她做不了,做做枕头被单还是可以的,你看让她一起怎样;

  陈余氏听见大嫂说起陈沐秋,想了想,便是说道:秋丫头的绣活一向是顶好的,当然可以,我还正愁找不到人来做呢,我一会就把布匹和棉花针线之类的给大嫂送过来;

  陈赵氏听着余婉娘的话也是很高兴,便是连连点头,说自己跟她一起去,不然那些东西一个人也不好拿;

  陈余氏点点头,说麻烦大嫂了,大房的陈赵氏自然是忙说没事,随后两人便是一起出现在西屋,待送了一部分布匹和棉花针线之类的过去东屋后,陈余氏又是去了隔壁刘婶子家,刘婶子也刚好在,陈余氏一把来意和要做的帷幔和薄被之类的还有价格说了,刘婶子一听便是立马答应帮着一起做,最后还发动自己的两个女儿,夏末和夏月一起做,毕竟古代的女人能挣银子的方式就是做绣活了,何况陈余氏给的价格比镇上绣坊还高一成,哪有不愿意的道理,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忙叫夏月和夏末到陈家拿布匹棉花去,两姐妹听见娘的吩咐,自然是忙跟着陈余氏回去拿布匹棉花去了;

  最后陈余氏又去村西头那边找三房的陈季氏和六房的陈王氏,她们两房在前几天就已经搬到村西头那边去了,所以陈余氏还得去那边找人,陈余氏到了村西头那边找到三嫂陈季氏和六弟妹陈王氏,并说明自己的来意,三房的陈季氏和六房陈王氏听见五房陈余氏说的价格后,也是很心动的,可是她们两房自己家里也是有一堆的绣活要做的,三房的陈季氏和六房的陈王氏只能表示遗憾;

  陈沐芸姐妹是心想:自己家的绣活可以慢慢来,出价高给做绣活的机会可不多,所以两姐妹便是和陈余氏表示她们姐妹愿意做,就是不知五婶能否看得上她们的绣活手艺,陈余氏见两侄女愿意做,何况陈沐芸和陈沐柔的手艺也是拿的出手的,自然是答应了,随后陈沐芸和陈沐柔两姐妹也是各自拿了一些布匹棉花回去做了;

  之后陈余氏又是在村里找了几个人品手艺好的婶子帮忙一起做,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二房陈钱氏的耳朵里了,这不陈钱氏来西屋找陈余氏,质问陈余氏怎么不找她们二房做绣活,说自己和两个女儿的手艺不比大房和隔壁的刘婶子母女差,不请自己人跑去外面请人,是什么意思;

  陈余氏听明白陈钱氏的来意后,也是有些无语了,这不请二房的陈钱氏做绣活,不是绣活手艺好不好的问题好不,陈余氏是怕布匹棉花拿到二房去之后就回不来了,更别说做成成品给送过来,何况陈钱氏的绣活手艺还真不怎么样;

  陈余氏面对二嫂陈钱氏的质问,脸色不变的说道:二嫂,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的为人大家都清楚,不找二嫂做绣活是为什么,二嫂自己心里有数,我要是东西真拿到你们二房去了,别说成品了,估计连布匹棉花都会一起不见了,你说我怎么敢请二嫂做绣活呢?

  陈钱氏被陈余氏说的给噎住了,她才不想做什么绣活呢?自己家平时要做衣服鞋子袜子什么的,都是塞给自己二女陈沐舒做的,今天她过来就是趁机拿些布匹棉花过去的,只要东西到了她们二房,就别想在拿回去了,哪知道自己的心思被五房的余婉娘给当面说了出来,顿时恼羞成怒的用手指着陈余氏激动地吼道:余婉娘,你别血口喷人;

  陈余氏看着恼羞成怒的陈荷花,只是冷冷一笑道:钱荷花,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

  陈钱氏被人戳中心思,羞的满脸通红,顿时便是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泼来,只见陈钱氏做在地上一边抹眼泪一边哭天抢地喊道:天呐!还有没有天理,我好心好意的来帮你们五房做绣活,你不肯就算了,居然还血口喷人,你们五房欺人太甚,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大家都来给评评理,陈钱氏的一嗓子把所有房里的人都喊来了,还包括陈家大门口不少看热闹的人,连隔壁住着的几户人家也是跑过来看热闹;

  陈余氏看着陈钱氏这个举动也是很头疼,这没一会功夫西屋外面都是陆陆续续的围满了人,在屋里做绣活的大房陈赵氏一房的人,还有七房的人,七房也是还没搬的,所以也还在老宅,沐瑶原本在屋里练习毛笔字呢?哪知道隔壁娘屋里传来二伯母哭天抢地的声音,把正练毛笔字的沐瑶和正做绣活的沐芙吓了一大跳,两姐妹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