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蛊苍语之龙血

第三十七章 久扇

蛊苍语之龙血 梅塘 2234 2018-05-16 22:48:44

  “他?”

  “一条白龙,白龙神。将我囚禁了三百年的家伙。”

  “他叫什么?”

  “苍颐。”

  “他是我的,父亲吗?”阿罗就算满身是血也不曾掉一滴眼泪,可是现在她的眼泪却止不住了,阿罗擦了擦脸。

  “我三百年前和他打了个赌,输了他要我的自由,他将我引到这个洞里,设了封印,我原本是地神的神器,在天神杀了地神之后,被抛到冥渊里,化作神形到世界云游,直到遇到那个臭小子,他将我封印在这里。”九翼蛟下半身有点僵硬,“你能把这个解开吗?”

  “那你要是把我变成外面那堆白骨里的一员呢?”

  “切,我虽暴戾,但我本不是滥杀无辜之辈,这些白骨都是几百年来觊觎我的力量的人,都是一些鼠辈。”

  “那你刚才真的想杀我。”

  “没有那个实力的话,能得到我的力量吗?”

  “?”

  “你不也是想要取得我的力量?”

  “他叫我来找你练手,过几天我要去和一个美女打架。”

  “咳”无端撩了撩阿罗的头发。

  九翼蛟抖了一下身体,阿罗的术被解开了,阿罗这才惊恐他的实力之大。

  “雕虫小技,给我点时间就解开了。”九翼蛟可惜地看了一眼自己被砍掉的那片翅膀,他窝到寒潭里,“下来吧!”阿罗送了口气,忽地变回了原形,一条不过半个手臂大小的白龙。

  “这么小?看来你年纪真的不大啊!能砍断我的一片翅膀,实力不差。”九翼蛟嘲笑阿罗,“不过你长得和他真的很像!”阿罗躺在无端的腿上。

  “他每次被老婆凶,还有几十年前遇到云取却追求不到,就是那人类小老婆,大概就是你母亲,就来我这坐坐,我想这洞口的花都该让他摘完了。”九翼蛟望着阿罗豆粒大的眼,摇身一变化成一个老头,“那个小子说未来有一天会有人将我带出去的,在此前待在这里比较安全,争夺我的力量的人的招式却劈不开这个洞穴的封印。”老头看了眼洞穴上空的新月形状的缺口,“我的确太久没有见到天空了!”他低下了头,将小龙抱了起来,“进来的人破坏的东西都会恢复原样,就像现在,而你能将这洞穴辟穿。我在想是不是那个小子在作弊啊!”

  阿罗吹了吹龙须,一身龙鳞有的地方还沾着血。

  “您当时说,天神杀了地神?上界放出来的消息是滚由杀了地神啊!”无端将阿罗抱了回去,为她输了点真气,帮她止住了血。

  老头听到这句话,有些痛苦,“我是地神的神器,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天、地、木、水、火五神为五域元神,其中五神当中最为美丽的是木神,天神最开始爱上的是木神,但是木神和水神就像被注定好一样不可避免的爱上了对方,他们创造了直属神域木水神域,而后天神和地神结合,生下了三子:大子偷神掌时间,次子云莲掌命运,三子滚由;天神见滚由生的和水神有些相似,背生九翼,于是天神不喜滚由,便让滚由掌凶、死。地神因怕天神对滚由太过不公,便将滚由背后的九翼取下,制成久扇,就是我的原身,作为地神的神器。而滚由向来聪慧,一次在母树下和天神提出要造一个冥界收纳灵魂,天神不满滚由干涉自己创造之权,呵斥滚由,滚由向来不服天神。他便又一次挑战了天神的权威,天神大怒,大声宣扬要杀滚由,偷神和云莲无法劝阻,地神匆匆赶来,而滚由早早和天神持术相向,由此天神误杀了地神。事后,天神将滚由囚在冥渊,下令不得踏出冥渊,并让滚由受灵魂之死的所有痛楚。而失去了地神的天神在看到我之后本来打算将我折断,后来却将我扔到冥渊,应该是本着和地神的情分才放过我的,天神后来由于嫉妒将木神和水神毁掉,但他却用木神的树枝加上地神的泥土造了一颗圣树,树生神果,降生了一位生来神胎的女神,名为樱,这是天神的小女儿,后来天神便不知所向了。”

  阿罗听到这里不禁唏嘘,神是多么任性,多么为所欲为啊?阿罗仔细想了想刚才老头提出到的云莲,难不成是他?阿罗想到自己的思想被他看穿的恐惧。

  “那么,去毁圣山的滚由到底有没有罪呢?”无端锁着眉。

  “世人说他有罪,他便有罪。”九翼蛟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嘲讽的笑,眼里写满了万分厌恶,“那么,我们走吧!”他一伸手,将那片化作扇片的翅膀吸到手里,对着那条不到一米长的小龙说,“我的第一任主人是地神,丫头你幸运,得到地神的神器,感恩戴德吧!”老头化作一面黑色八页铁扇,而第九页已经被阿罗砍断,阿罗豆粒大的眼看见扇面上雕着古老的花纹,扇柄上刻着一个“久”字。阿罗内心挣扎着不想要这把扇子,可是扇子似乎怒气冲冲表示就算不想要他也必须帮他把第九页粘回去。

  回到南圣城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无端将阿罗带回来的时候,阿罗还是一只小龙状,无端派人将久扇重新打造一遍,而苏幕看见阿罗伤痕累累,火气一上来便扯着无端的领子和他打了一架。

  阿罗梦见自己变成了小龙,从狐狸住的地方飘回了守元村,那时的守元村山里的湿气还是很重,阿罗在爷爷房外的小河里泅着,鼻孔里冒着水泡,河上来了一个长发的女子,她的头上打着一条细细的麻花辫,黑纱一般的头发垂在胸前,那条摆在散发上面的小小的麻花辫让这个女子的美貌更加耀眼,她身上穿着浅红搭粉的纱裙,轻薄简单却无比美丽,她弯下腰下来打水,阿罗怕惊吓到她,偷偷地潜到水里面,河岸的歪脖子树上,挂着一个吊儿郎当的白发男子,一袭奢华低调的白衣,腰间挂着精美的配饰,阿罗看见他戏弄着女子,时不时向女子溅水,或是将她洗完的衣服弄脏。女子的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住,抓着男子打上一顿。午间的太阳烘的大地暖洋洋的,阿罗想这一定是夏天,女子坐在歪脖子树下睡着了,男子却痴痴地蹲在她旁边看她,目光如水。

  阿罗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苏幕的手臂上,阿罗抬头一看,苏幕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阿罗看见他鼻子里钻出了一道红色液体,阿罗早就变回原状了,可是在山洞里变小的时候衣服脱身而去,虽然是盖着被子,但是阿罗还是条件反射地给了苏幕一巴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