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愿叫青帝常为乐

第五十七章 恶鬼食人

愿叫青帝常为乐 奶酪魔方 2052 2018-05-02 11:18:17

  “闫君大人,我想找………”安白跪在阎殿下道。

  可话没说完,就被闫君打断,仿佛有点生气,眉头一皱,"我知道了"

  "我,我还什么都没说。"

  "你不就是想帮那小孩找刑天的头吗?"

  "闫君大人怎知?"安白一脸吃惊。

  "你忘了我家这里还住着一个护妻狂魔了吗?"阎君笑道。

  "您是说青帝神君?"

  "你觉得我们家还有谁是呢?"

  安白明白,便不再问下去。同时闫君也告诉了安白,那人的头当初被野狗啃到荒郊野外,要想找回他的头,就必定要回到人间,可是多过了这么久,那骨头可能早就不见了,可他还是和竖琴一起去了人间。

  22世纪的人间。

  一小女孩正在跑着,可是一不小心就摔在地上,后面有一男人追了过来,看见她摔到,便也不急不慢的走到她的面前。

  "喂,小孩,你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呢?"那男人阴笑道,一张无比丑陋的脸,身材稍有点微肿。

  "呜呜呜"小女孩知道逃不过了,可是她还不想死,"救命,救命,救救我。"她依然呼救着。

  "哈哈哈,小孩,你叫吧,反正你很快就会成为我的盘中餐了。"

  小孩哭着,可这男人很不幸运,刚好被竖琴撞见,如果说安白身为冥界的守护者不可以管人间死活,但竖琴却可以,竖琴手里突然闪现一把七弦竖琴,他举起便拨动了几个弦,发出几个清脆的音出来,那男人就被震的头疼欲裂。

  "喂,你们是谁,难道是EEG组织的人?"那男人惊乎道。

  "那是什么?"安白问道。

  那男人突然松了口气,"妈的,害得老子白惊了,原来不是。"说完那男人便向竖琴袭去,竖琴手指又拨动了几根弦,那人瞬间被震得灰飞烟灭。

  安白走到小孩身边,弯起身子把她拉

  了起来,并问道:"小孩,你没事吧?"

  小孩还在沉浸于刚刚的恐惧中,一时没有回答,这时竖琴走了过来道:"小朋友,坏人已经不见了,你被怕,叔叔们送你回家,好不好啊?"

  小孩慢慢平静下来,看着安白和竖琴,长的还真是一表人才,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好人的那种,于是小孩点了点头,并带着他们往自己家走,安白突然问道:"小朋友,刚刚那坏人为什么会追你呢?"

  小孩不说话,安白才发现这样问好像不太合适,于是便说:"对不起啊,哥哥不该这么问的,你不说就好。"

  小孩却又低着头冷冷道:"那是鬼,他想吃我心脏。"

  "……"竖琴和安白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竖琴问道:"那鬼说的EEG是什么?"

  小孩一直不敢抬头,继续道:"那是一个消灭这些东西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妈妈说他们是好人。"

  安白感叹,没想到人间变成如此了,难怪最近入地狱的鬼魂越来越少,原来都在这人间做恶。

  安白安慰道:"没事了。"

  小孩也道了声:"嗯。"

  竖琴却道:"没有人会守护你一辈子,如果你不想不再被那些鬼吃掉,那你就应该让自己变强大起来。"

  小孩抬头认真看着竖琴,心里是无比的复杂,但同时也让这孩子的心了开始驻扎了一颗强大的果实。

  很快到了那孩子家,家里只有她的母亲,后来安白了解到,原来她的父亲早就被那些恶鬼吃掉。

  安白送了一根头发给小孩,理由是他的头发鬼气及其的重,一般小鬼绝不敢轻易靠近。

  他们便离开了她家,站在一栋很高的大厦上,威风吹动着他们的头发,天空却尤其的黑暗。

  竖琴道:"安白大人,"

  安白道:"嗯?"

  "如今我们要上哪里去找那刑天的头颅?都过了这么久。"

  "我察到,刑天当时就是在这边区域里行了刑,那他的头也绝对不会被那狗叼到多远,我们分头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他们便一个朝西面飞去,一个朝东面飞去,安白对鬼很熟悉,所以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城市早已是阴气重重,根本不像是人类的世界了。

  他一路飞来,可都没有感觉到刑天气息,所以他想可能不在吧,就在这时,他听见一屋里传来声音,是哭声,一个妇人悲痛欲绝的哭声,安白本想不理会,可却被这哭声弄得心烦意燥,便飞到那哭声的楼层,透过那窗户,看见那妇人跪在一个类似于古代祠堂的前面,上面摆了很多灵位,唯独最上面的一个灵位下面还有一个骨灰盒,安白穿过窗子,隐身走了过去,看见那妇人手里抱着一个灵位,安白猜想这可能会是这妇人的亲人,突然那妇人狂躁起来,大叫道:"老公,我来陪你了。"说完便带着那牌位撞碎了窗户跳了下去,还好安白及时施法,妇人又回到原位。

  妇人惊魂未定的看着那灵位,"老公,是你吗?为什么不让我去陪你,为什么,你都死了,我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你让我去陪你好不好?"说完又往窗户一跳,安白刚回过身来,又一次施法救她回来。

  那妇人撕心裂肺地哭着,"为什么?为什么?"

  安白无奈,可是他现在又不能开口,他本不可管人间的事情的,如今却已经违规,救了这人类两次。

  妇人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她把灵位放回桌上,朝另一房间走去,安白因为是她哭累了准备休息,刚想离开,就闻见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才意识到不对劲,冲进那女人的房里,果不其然,那妇人手腕处被割了一个很大的口子,鲜血正像泉水似的往外流,可安白此时也无办法,他并没有治愈的能力,这时他想起了竖琴,便转音给他,很快竖琴便飞到屋里,看着那躺在地上的妇人,洁白的地板上便的腥红的一片,竖琴立刻施法止住了那血,可妇人因流血过多早就晕了过去。

  竖琴问道:"安白大人,发生了什么?"

  安白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我到时,这妇人便一心求死,我猜想或许与外面的那灵位上的一人有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