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愿叫青帝常为乐

第四十五章 血珀申忘

愿叫青帝常为乐 奶酪魔方 1781 2018-04-28 14:25:14

  "这个像血一样的外壳是什么呢?"即墨离为了起个好名字,得把这外表也了解个清楚。

  "血琥珀"

  "……"即墨离心里在想,这东西为什么里外都是这么恐怖呢,于是她决定要给它取个很好听的名字,可是想了好久都不知道叫什么,一旁的弋却也一点不着急地等着她。

  即墨离看了眼这四周,到处都是勿忘花,这蝴蝶又是申开头的,便对弋说:"哥哥,哥哥我知道了,这蝴蝶姓申,这里又全是勿忘,不如我就叫它申忘吧?"

  弋听到这个名字时,心里一颤,深深地忘记吗?这和当时她离开时说过的话可真像,弋就算过了两千年也还记得那句话,妖王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她会忘了他,真的忘记了吗?

  "嗯"纵使自己有多不喜欢,可他却从不说不,因为他要的只是即墨离的喜欢。

  后来弋出了宫殿,蓝春风他们就跑了进来,安白也跟着一起,可这时他又变成了孩童模样,但即墨离看着他轻轻一跃就坐到了那石块上,可是他却觉得坐在即墨离旁边特别压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排斥自己一样。

  这时他才看见即墨离脖子上带的东西,立刻就跳开了好远。

  即墨离被这一举动惊到了,便问道:"白白,你怎么了?"

  "小屁孩,你脖子上的那东西是什么?"

  即墨离伸手拿起申忘,问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安白看见那东西又跳得更远了些道:"嗯。"

  即墨离看了眼这东西,又摇了摇它,在想安白是在怕这个吗?"这是血琥珀。"

  "我问的是里面的那个。"安白又跳离了几步。

  "哥哥说,这里面的蝴蝶叫卡申夫鬼美人凤蝶,但我给它们取了名字,现在它叫申忘。"

  听到卡申夫鬼美人凤蝶的时候,安白直接跳到了门外,只露出一个头来。

  "白白,你害怕这个吗?"

  "嗯,你快把它那掉吧!"

  "好,你等我一会儿,"说完即墨离伸手解开脖子上的透明红绳,可是任自己怎么解也弄不开,便想直接从脖子上拿下来,结果到头部的时候却卡住了,任她怎么弄还是拿不下来,便放弃了对着门上露出的那个头道:"白白,我,我弄不下来。"

  那边的安白已经没有耐心了,撒腿就跑,边跑边说:"今天我先走了,改日再来找你。"一溜烟的功夫安白就跑得没影了。

  蓝春风看着这琥珀发呆,即墨离就问道:"春风,你认识吗?"

  "这个好像是灵。"

  "……"

  安静了好一会儿,蓝化雨便问到:"春风,你知道它是什么灵,有什么作用吗?"

  "鬼蝶,作用就是驱鬼。"

  "………"

  又是一片安静,突然即墨离却大笑了出来:"难怪哥哥会送我这个,难怪安白看见这个就跑不见了,原来这是驱邪的呀。"

  蓝春风不语。

  即墨离也累了,躺在石块上就呼呼大睡。

  等到她醒来,发现自己又饿,身上又脏,她才发现自己好像快一个月没洗澡了,然后看了眼一旁的蓝春风蓝化雨,她都有点羡慕了,不用吃东西,不用洗澡,不用走路,什么都超级方便,可自己呢,在人界的时候还好,可到了这里吃饭却成了自己最大的问题,她真是觉得自己那师傅好像有点不靠谱了,自己把妖心都给了她,却不告诉她用妖心的方法,现在即墨离是有吃的但却吃不到,这不就是人界里,类似死了钱没花完和活着没钱花一样吗。

  即墨离肚子又开始咕咕作响,可碍于上次经历,自己不敢再出这宫殿里了。

  即墨离的肚子都连响了七八次了,蓝春风才被吵醒,坐起来揉揉眼睛道:"小梨子,你又饿了吗?"

  "嗯",即墨离想了一下,说不一定春风懂的更多,便告诉他在禁地里于旧给她留下的影像,并问道:"春风,你知不知道于旧师傅的妖心炼的桃花朵的咒语?"

  "不知道。"

  即墨离失望的垂下了头,也对,春风在怎么厉害,他总不会读心术吧,还能知道于旧师傅在想什么吗!

  这时安白却跑来了,他一跃便飞到即墨离的石块上坐了下来,这时他仍是那孩童模样,即墨离看见安白就这样坐在自己身边,吓了一跳,连忙把申忘藏进那衣裙里,她怕申忘伤害到安白。

  可安白却看在眼里,微笑道:"不用藏了,我不怕了。"

  "为什么?"即墨离一脸疑惑昨天他不是还害怕得要死吗?今天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安白道:"我昨天却找闫君,告诉闫君你这东西了,然后闫君就送了我这个,看"说着手上就出现了一块白色的琥珀,和即墨离的形状很像,但也完全不一样,这琥珀并不透明,中间以云雾状分布着很多丝娟质感的白色成分。

  即墨离看着好像没自己的这个还看,但也感觉不是一般的东西,便问道:"白白,这是什么呀?"

  "闫君说这叫骨珀,刚好可以遮住我身上的鬼气,这样你的那申忘便不会伤害我了。"

  即墨离觉得这真是让自己大开眼界呀,以前总是讨厌自己看得见鬼,看得见妖,现在却好像蛮庆幸的,毕竟自己看到了很多人都看不见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