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神秘文化 抓不住的半世

第八章 KTV祸事

抓不住的半世 半世狂徒 3160 2018-04-17 02:28:20

  在众人的惊讶中,我牵着小蕊的手走出了公安局,他们反应了会就急忙追过来问到:“老实交代,你们俩啥时候好上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从刚才看见她眼神的那一刹那吧,也许潜意识里已经把小蕊和变成小蕊的鬼仆当成了同一人,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也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小蕊被他们的追问弄得更加害羞,拘束的依偎在我的身边。我就喊道:“干嘛啊,干嘛啊,羡慕啊?羡慕就自己找去个”肥东肥成一起回了句:“好吧,先算你牛X!“

  在吵闹中拦到了三辆摩托,这次小蕊不和我坐一起了,和芊芊坐了一辆车,”女生就是这样,害羞起来就做作“,B喆嘀咕完就和我坐了一辆车。这次在B喆的带领下,我们到了一个KTV,包了个大间,定了几箱啤酒和各种果盘,就开始纸醉金迷的狂欢。我唱歌不怎么,但喝酒在我爹的影响下从小喝到大,所以丝毫不虚,啤酒在我眼中,只是种饮料。芊芊提出来划拳,好啊,正合我意,”今晚月亮圆又圆,我们来划银档拳,谁银档啊,你银档,谁银档啊,我银档....“在重金属的喧嚣中,大伙被我灌得都快不行了,接着就是疯了,吐了,啤酒很快没了,B喆摇晃着去订酒,回来的时候多了个人,原来刚好碰到了班上的一个男同学,叫徐伟,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就一起过来玩。徐伟点了首歌唱完,就让两位女生唱,说要倾听她们美妙的歌喉,不知道怎么的,徐伟这个人总让我觉得很虚伪,芊芊点了首歌,应该是喝高了,唱的那叫一个鬼哭狼嚎,这时到了小蕊点的歌,她一开口,我滴个神啊,惊为天人,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甘愿在她的歌声里流连,沉沦。大伙都被小蕊的歌声震撼到了,B喆手中的啤酒撒了一地,肥成开啤酒的动作一直保持到歌声唱完...大家要求小蕊再来一首,她就不唱了,对着我妩媚着说:”以后我只唱给你一个人听“”切“”恶心“”打死异性恋“芊芊B喆依次喊道,肥东肥成异口同声,徐伟这时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大头兄真男人“”你们是不是不服?不服就喝酒“我拿起酒瓶反击,又开始划拳喝了起来。突然房门被一个醉酒大汉撞开,那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喝高了,肥东便问道:“大哥,喝高了走错房间了吧?“那人拨开站着旁边的徐伟说:“什么走错房间,劳资听见有个妞唱歌真好听,来,去我们那唱几首”说着伸手就要拉芊芊和小蕊,这还了的,我一把把那大汉推到墙上说到:“喝高了就去睡觉,别来这里闹事“芊芊和小蕊被这一幕吓得赶紧躲到了角落处,大家的酒基本都惊醒了。”你特么算哪根葱“大汉随手拿起酒瓶就要往我头上砸,在女生面前,我怎么能表现出软弱,便侧身躲开一拳打在大汉的脸上,大汉吃疼随手把手中的酒瓶朝我一丢,方向偏了,正好砸在小蕊头上,可能酒瓶质量好,没有砸破,小蕊当场就晕在芊芊怀里。“我草你麻痹!“我直接就怒了,想都不想,直接一脚踹在大汉的肚子上。”我艹你大爷,你知道老子是谁吗“大汉直接朝我扑来,被他按到在地上,拼命打我的脸,让我喘不过气来,我随手摸到一个啤酒瓶,二话不说直接朝大汉头上砸去,”啪“的一声,大汉就抱着头在地上打滚,我爬来对着他的肚子狠狠的踹了几脚,边踹边骂到“我艹尼玛,劳资管你是谁“,这时又闯进来一个小平头连忙扶起地上的大汉,恶冲冲的对我说到:”你特么的有种就别跑,给劳资等着“,我气不过,拿着断啤酒瓶口对着他们就刺,吓得小平头赶紧拉着大汉摔门而去。

  大伙早已被这一幕吓呆,也正常,毕竟都是群刚见社会的高一新生,我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打我女朋友,我就要你的命。这时B喆惶恐的说:”我们走吧,我叫你们一起出来的,不能让你们都受伤了“,想了想B喆的话,我便和他说:”你赶紧去前台打这个电话,就说是我让他们快来,越快越好。“说完就把秦队给的号码递给了B喆,“这是谁的电话?““公安局秦队长的,快去!”B喆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急忙跑了出去。不到一会,KTV门就“哐“的一声被踹开,大汉和平头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进来大汉就嚷嚷到:“算你特么有种,还没跑”,我看看旁边的大伙和芊芊小蕊,绝不能让他们受到牵连,就说你们要打就打我,别打我的朋友。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汉的手下给抓住,要拖出KTV,我对着旁边徐伟准备喊他带大家先跑,还没开口,没想到这个狗东西居然自己先跑了,气的我心里发誓,这事完了要打得吃屎。我被直接拖到了KTV外面的路上,大汉大骂了声“你麻辣隔壁的,敢打劳资,劳资今天要了你的命”,拳打脚踢如同暴风雨袭击在我身上,让我毫无招架之力,见我被玩得像丧家犬一般,大汉更兴奋地说要先打断我的腿,我心里害怕极了,心想今晚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都给我住手!”“啪”一声枪声在旁边响起,只见秦队带着一群警察已经把我们围在中间。大汉瞬间就怂了,走过去赔笑:“警察同志,我们就是在打点小架,我们这就走,不打了。”“全部给我带走!”说完就这群人就被按在地上带上了手铐。秦队走过来扶起我低声说:“陈道果然说的对,你会惹祸上身”“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叫我惹祸上身?”我重重吐口唾沫走到了路边。秦队看了看我接着说:”陈道说你这阴体体质,会导致霉运不断,你不去惹祸,祸事也会主动来找你“”那怎么办“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种事多来几次,谁也受不了。秦队点了根烟:”没办法,只能你自己多注意点,我和陈道也会多关注你,最少能保护下你的安全,这次不是你朋友电话打得早,我们及时赶到,你就掺了“,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啊,陈道不是说有只鬼仆一直跟着我会帮我吗?为什么没有出现?“”他也说了,并不是24小时都贴身跟着你,那样对你的健康也有影响,人有人事,鬼也得有鬼事啊,反正以后你自己以后多注意点,很多事情能躲就躲开,以免祸事不断,我们也不是每次都能及时赶到,就先这样吧,你快点上去找你朋友,我还有事得先收队了,在你旁边就是冷!“秦队说完立了下衣领缩缩手就离开了。他上车前扭头喊了句:”记得早点把手机卡装上“”好“。我急忙跑回了KTV,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小蕊,心中一阵难受内疚。芊芊抱着小蕊哭泣着说:”我们快送她上医院吧“”不用,先找个地方让她休息一下“我接过小蕊抱在怀中,眼睛一阵模糊。这时B喆说已经定了好酒店,我们这就回去,我便背着小蕊走到了路边,这次我们就不坐摩托了,拦了两台的士。开的是套房,把小蕊安顿好后,我们便在客厅又叫了点酒水,顺便祝贺B喆生日快乐。也许是劫后余生吧,这次大伙真的喝高了,一个个瘫在沙发上,我便抗着芊芊走到小蕊的卧室,帮她脱了鞋子,毕竟是女生,不好帮她脱衣服,只能和衣而睡,让她睡在了小蕊的身边,再转身来看小蕊,却发现此刻她已经醒了,就急忙询问了下是否好点了,小蕊说挺好的,就是还有点头疼,休息一晚上就应该没事了,这时心里悬着的石头才落地。嘱咐了几句不舒服就马上喊我之类的话,就退出了房间。

  肥东肥成窝在沙发上,一边一个摊了两堆肉球,B喆还有点清醒,就询问了下小蕊的状况,知道没事后就去了另一个房间睡觉,叫我也去休息,我还有点不想睡,而且想在外面守着小蕊,就说:”你先去睡吧,我洗个澡,刚刚打架身上脏的要命“,说完就去了卫生间。脱了衣服才发现被那群人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当时不觉得疼,这会一碰就疼的要命,便仔细检查了一番,还好没什么大碍,就是很多瘀伤,要不了几天也就痊愈了。洗完澡后一阵清爽,照着满是雾气的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说:”你刚才没上班“。说完就笑了,我也是猜测这会鬼仆就在身边,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也不知道到底在不在。接着自言自语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做我的鬼仆?我们认识吗?“没有任何回应,当然如果这时候鬼仆现身,估计我得吓得屁滚尿流。穿好衣服就到另一个沙发上摊了下来,久违的舒适感让全身骨头都放松了,片刻之后,睡意袭来,眼前一片朦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