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无音歌

24

无音歌 肇恒 3475 2018-04-16 19:33:23

  第二天的早晨阳光十分灿烂,周绍光在厨房里给陆玉准备早饭。这时,周绍光的手机突然传来一条信息,上面写着:对不起,你不符合本法院的要求,谢谢你的资料。周绍光看到这条消息后立马拨打了电话,周绍光问对方“为什么拒绝录用,我的资历尚浅,但是我是老师所推荐的应该能被录取才对。”对方十分客气回答说“对不起先生,您的政审并不合格,我们作为国家机关,必须按照章程行事,所以说您并不能被录用,很抱歉。”

   周绍光听着对方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很久都没有把手机放下。周绍光想了想自己这四年的努力,不禁无力的笑了笑,因为没有人知道自己背后的付出。在深夜里背宪法,刑法,在图书馆查阅各种案子,在假期接受培训,和导师一起处理问题。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用了。周绍光笑了笑,手在桌子上纂成拳头。

  周绍光将拳头松开,拿起刀仍旧接着为陆玉做着早饭,切一下水果就停好久,然后再切下一刀。周绍光不想让陆玉知道这个消息,因为他一直告诉陆玉的是“没事的,我会帮你们翻案的哦。相信我。”

   周绍光努力微笑着给陆玉做午饭,因为一个人伤心的时候做饭,那么饭是会变苦的。周绍光从一个瓶子里拿了一颗糖给自己。周绍光剥了一颗,放在嘴里发现,糖,放入嘴里的一刹那真的能让人变得快乐。周绍光又伸手拿了一颗,剥开放在嘴里。可是真的只有填入嘴里的一瞬间是甜的。

  瓶子里的糖已经下去了大半瓶,周绍光才把饭端上桌。他敲了敲陆玉房间的门说“吃饭了,我的大小姐。”陆玉则在里头说“马上。”周绍光像往常一样给陆玉备好筷子,等待陆玉的到来。陆玉从房间里出来,对周绍光说“又等我那?”周绍光笑着看着她说“对啊,你不来吃饭,谁敢吃饭。”陆玉坐在位子上,一敲桌子,对周绍光说“吃饭!”在吃饭过程中,周绍光也像往常一样给陆玉夹菜,一样的陪她说话,但是眼里却不自觉的流露出悲伤。如果当时陆玉能注意一下周绍光,可能他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周绍光将碗洗好放好后,见陆玉在房间里抱着那本笔记本发呆,他站在门口凝望着陆玉,然后转身离开了。他走进房间把门关上,给家里打电话。因为他想到了政审不合格的原因只有家里的人肯定惹祸上身了。

   周妈妈过了好久才听电话,周绍光说“妈,最近家里人没有做什么事情吗?”周妈妈问“什么事?什么意思?”周绍光说“我的政审出现了问题。之前都是能通过的,就是最近,有问题。”周绍光等待着周母的回答。周妈说“可能是因为你哥哥和别人打架,把别人打伤吧。但是我给你哥哥处理过了,而且你哥哥说不会有记录的。”周绍光周妈妈说“哪个哥哥?”周妈妈说“你姨的儿子啊。”周绍光对着手机大声说“他的话你也信,你知不知道他做了多少错事,你怎么能让他处理。”周妈妈说“你哥哥一个人在这个城市,身边也没有别人,你姨求我给她处理,我能怎么办,这个人情得要讲啊。”

   周绍光深吸了一口气说“那我现在怎么办,你都没有想过他可能是去赌博,然后就给他钱了。”周妈妈说“哪有你想的那样坏。”周妈妈说“你姨那天打电话来说自己的儿子把人打伤了,人家愿意私了,需要钱给人家,我就给他了。我也不知道有那么严重啊,绍光,那现在是不是影响到你了那?”

   周绍光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你不用担心”就将电话直接挂断,将手机扔在了床上,自己也顺势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周绍光看着秒针转动着,阳光洒了进来,把屋子照耀的十分亮堂,周绍光看着这满屋的阳光不觉得笑了,喃喃道“你也觉得我很可笑嘛,但我不会放弃的。”

  周绍光将这件事情藏在自己的心里,谁都没给说,像往常一样的去找导师,去接送陆玉上下班,一切都那么的正常。等把碗洗好后,周绍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房间内一片漆黑,可他就是没有开灯,默默的站在窗口。火光照亮了一片空间,但很快就灭了,黑暗中只有一个红色的光默默的燃烧着。周绍光看着对面的灯光,不再理会手中的烟。

  陆玉翻完最后一页陆正峰留下的日记后,将日记本小心的放好,然后抱着大熊睡觉了。而周绍光在电脑上投着简历,桌前的灯光点亮了他所在的那一块区域,钟表也在一分一秒的走着,桌上的咖啡早就凉透了,谁也不知道周绍光到底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也许连他自己也都忘记了。窗外的灯也都熄灭了,没有一盏灯亮着,因此他桌前的灯也越发亮,窗中显现了他的倒影。

   周绍光一共投出二十三份简历,有十六份给了答复,但都是一样的答复。这二十三份简历中有法官也律师职业,但是十六次拒绝让周绍光感觉这些年的努力在别人的一个错误下化为泡影。周绍光的邮箱刚收到了一个新的答复,他立马查看。但是还是一样的结果,他看到后邮件后,拿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杯中的咖啡凄凉的笑了一下,对着镜中的自己竖起大拇指,并对镜中的自己笑着。

  周绍光看到自己的强颜欢笑不禁感慨“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有些人就在罗马。有些人快走到了地方,却被人拉了下来。我相信我的人生不会就此停止,即使我真的不能被录用,我的才华仍然很出众。”

  周绍光低下了头,冷笑了两声,“出众嘛,没有用的,即使再是天才,没有资源还是什么都没有。我就注定只能给人当律师,也许我连当律师的资格也没有。这就是公平吗?这一点都不公平,为什么我自己付出的努力,就这样被一个不想干的人这样破坏掉。那我这些年付出的那,就这样一封邮件就到此为止。”

  周绍光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我不会就这样认输的,没有人能决定我的命运。我选择的路就是对的,不管再艰难,我都会走下去。”

  也许,周绍光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经和之前那个为百姓而付出一切的那个人有所不同了,现在的他,同样的关爱别人,同样的坚持,同样的愚笨。可是这条路有多艰难又有谁知道那,难道别人说对的就一定是对的吗?

  周绍光将笔记本慢慢合上,走进浴室让水洒到自己的脸上,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周绍光在水中轻轻的叹气,任水冲刷自己的身体。等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后,他关上了水龙头。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自己,他没有擦去那团雾气,就这样让它留在镜子上,转身离开了。

  荣母最近的情况一直不稳定,张晓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给荣冰洁打电话,告诉她荣母身体的真实情况。荣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荣母睁眼看到荣冰洁在床边,笑着说“冰洁,你怎么来了。”荣冰洁看着她说“你为什么不告诉你的身体情况那。”荣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说“我怕你担心,我觉得我没事。”荣冰洁却站了起来,对荣母呵斥道“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你能不能不要什么都隐瞒,如果不是张晓在这里,你是不是打算自己明天去做手术啊。”荣母看着面前的荣冰洁,用手想摸一下她的手,但荣冰洁立刻将手背到后面,荣母抓了个空,然后又把手放了下来。

  荣母看着荣冰洁说“妈错了,以后,我一定都告诉你。”荣冰洁看着荣母没有再说话。张晓敲门进来,荣冰洁看见张晓进来,用手抓了抓头发。张晓对荣母说“阿姨,感觉怎样?”荣母笑着说“挺好的,我没事。”张晓对荣冰洁轻声说“去缴费吧。”张晓把卡递给荣冰洁。荣冰洁看着卡没有收下,张晓直接将卡放在荣冰洁手上,然后跨过荣冰洁,和荣母聊天。

   荣冰洁来到缴费处,默默的把张晓的卡递了过去。护士刷了一下说“还差一些。”荣冰洁在窗口前十分窘迫,护士说“你这是张医生的卡吧,那先把住院费交一下,至于手术费用的问题,等你凑齐了再说吧。”荣冰洁点头,缴完费便拿着张晓的卡走到了病房。荣冰洁拿出手机翻着自己的联系人,想找人借钱。对于现在的荣冰洁,没有经济来源,只有靠借钱来给荣母治疗。

  荣冰洁翻到了陆玉的手机号码,停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拨通了。陆玉接完这通电话后,在房间里呆坐着。想着刚刚荣冰洁无助的声音,自己的拒绝,陆玉叹了一口气,随即站起来,翻着自己的物品,把自己之前的奢侈物品都翻了出来。周绍光进来看见凌乱的房间,便问陆玉说“你打算逃跑吗?”陆玉对周绍光说“荣冰洁的妈妈生病了,没钱看病。我想看看能不能帮她。”周绍光看着蹲在地上的陆玉,便也蹲下来对她说“所以,你想卖这些东西吗?”陆玉点了点头。

   周绍光摸了摸她的头说“没事,那些东西,你就留着,我还有些钱,先拿去用吧。”陆玉还想再说什么,周绍光立马说“不要反驳我,那些是你爸爸给你的,你真的舍得吗?”陆玉看着那些东西,周绍光笑着说“所以,用我的吧。”周绍光问她“今天想吃什么啊?”陆玉说“都可以。”周绍光思考了一下说“额,那就吃鱼吧。”陆玉笑着说“好。”

   周绍光从抽屉内拿出自己的卡,把它交给了陆玉说“里面虽然只有五万,但是,等我一段时间我会有很多钱的。”陆玉看着一脸正经的周绍光说“谢谢。”周绍光却说“想不到陆大小姐,也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啊。”陆玉立马朝着他的肚子打了一拳。

   陆玉给荣冰洁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帮你凑了一点,你拿着吧。荣冰洁立马给陆玉打了一通电话,表示对陆玉的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