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一笑春风战荣耀

第八章 看什么看,没见过师生恋啊

一笑春风战荣耀 村里一枝花儿 3199 2018-04-16 23:57:27

  就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呵!真是好缘分,霍禅冷笑着径直跨过他的位置从侧门走了出去,那人果然跟在身后,出了餐厅寻处安静地方,霍禅才停下脚步转身:“你早就知道了?”

  那人不答,就直直看着霍禅,深邃的眸子里天地间只剩下那个人。

  霍禅越发火大:“好玩吗?”

  那人伸手似乎想抱住她,但手又停在半空最后又退了回去:“对不起!”

  “行,我接受,我不招惹你了,也请您自重。”双眼通红,霍禅忍不住低声吼道:“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我走行了吧!”

  那张脸是他迷恋的脸,这个身份是她曾经的快乐,看着这张脸,她说不出难堪的话,真要命,霍禅这时候分外的厌恶自己颜癌声控。

  不想再放纵自己,霍禅果断转身叫了一辆正要离开的出租车,聂着文眼疾手快的拉住霍禅的手,横在人车中间,对司机道:“抱歉,不坐了。”司机暗骂一声有病,按着喇叭扬长而去,霍禅见离开无望,干脆沉默着往餐厅走,聂着文紧随其后,两人之间一股低气压,大概是见霍禅人不在,凌渡等在餐厅门口,看到霍禅和聂教授一前一后走过来,虽然惊讶但还是忍住没问,因为霍禅神情看上去不太对劲,当两人进入包间凌渡才知道原来聂教授就是文舟,霍禅全程勉强维持笑脸,周围没人注意时就病怏怏的瘫在凌渡腿上,无视后背那道灼热的视线。

  她现在心很乱,情绪也不稳定,所以不想看见那张脸,害怕一不小心就爆发了,凌渡一直轻拍着她的后背:“闭眼睛歇会儿,像个小兔子似的呢!”

  霍禅知道她现在的样子很难看,就像个紧绷的气球,只消一个尖锐的东西给她扎一下,她就能炸了然后瘪了,眼不见为净,闭上眼却控制不住眼底的汹涌,凌渡腿上一片凉意,抽了些纸轻轻给霍禅擦脸,反正再难看的样子凌渡都见过,无所谓了,泪水越发的汹涌,当他们闹腾完后,霍禅已经若无其事的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大家打车回去把票带着报销,回去后早点休息,后天的比赛就辛苦各位了。”

  凌渡和他们不顺路,但又不放心霍禅想要送她,却被聂着文拦下,对方态度很明显,凌渡到底没敢继续坚持下去:“阿禅和我是假装的。”说完这句他就上了另一辆车离开了,虽然知道聂着文不会伤害霍禅,但他还是不放心。

  霍禅想坐副驾驶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到后座,挣扎无果,冷冰冰的看着前方,就是不看聂着文一眼,聂着文伸过手去,她也不躲开,任由对方半推半就的抱着,浑身僵硬,本来柔缓的嗓音此刻十分暗哑:“请老师您不要为难学生。”

  前面开车的司机小哥一脸茫然,而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一会儿盯着后视镜一会儿又欲言又止看向两人,霍禅被看的心头火起:“看什么看,没看过师生恋啊,开你的车。”

  聂着文闻言低笑,之前霍禅只在游戏里听过他的笑声,不曾想亲耳听到竟如此好听,但此刻霍禅只想把这个人给踹下车:“笑够了没?笑够了请老师把您的手从学生腰上拿下去。”

  司机一个急刹车,幸好晚上路面宽阔没出啥事故,这年头出来拉个活也不容易啊!

  “是我的错,不气了好不好?”聂着文好声好气的哄着,一丝不见平日的清冷。

  “学生不敢生老师的气。”霍禅往外面挪了几分,腰上环着的手终于放了下去,霍禅干脆闭着眼睛装睡,她需要好好理理情绪,毕竟聂着文不欠她的,她没那个资格去冲他发脾气。

  两人一个装睡,另一个假装不知道另一个人装睡,只剩下司机脑补了一出精彩的禁忌师生情,临下车时还念念不忘的瞅了两人几眼。

  “已经到了那就分道扬镳吧,老师您觉得呢?”霍禅佯装轻松的耸耸肩。

  聂着文却拉着她的手直接进了电梯,这时候苍山追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蝉鸣,你的文件落休息室里了”看见文舟拉着蝉鸣的手,打了个招呼:“队长,那个,副队,你们好好说,我先走了。”

  “你现在才是队长。”霍禅冷笑。就连苍山都看出两人有点不对劲,他才不愿意做炮灰呢,立马溜之大吉。

  霍禅干脆背对着他玩手机,凌渡发了条信息问到了没,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回了句到了,便将手机关掉。

  “都到楼上了就不劳烦老师您了。”如此阴阳怪气的口气霍禅觉得快不像自己了,越想越气,脚步走的飞快,想要把这一切烦人的都抛在脑后。

  房门紧紧关上,霍禅将自己甩床上,今天发生的一切超出了她一时的承受力,她想到那个让她放弃游戏放弃他的电话,想起超市的偶遇,想起她给他寄的书,想起他写给她的信,书……照片……霍禅醍醐灌顶,那张被她随手卡进书里的照片,难怪找了那么久找不到,原来不小心卡进了自己送给他的书里,原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她是蝉鸣。

  王者荣耀吧:

  水区:

  @蝉鸣不喜欢夏天:我就是活该蠢

   发完帖子霍禅直接将手机关机,她不知道聂着文怎么拿到自己联系方式的,毕竟是自己的辅导员了啊,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怕是比凌渡和付易还尴尬,霍禅仰天长啸啊啊啊啊啊啊啊左右翻滚,最后拿起枕头使劲蹂躏,直到累的没力气去想了。

   “阿凌,我好难受啊!”霍禅窝在凌渡怀里呢喃:“我是真的挺喜欢他的,特别是还是两个人重合的那个他,不管哪一个都喜欢,真没出息。”

  凌渡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只好轻拍肩膀:“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如果不是他有妻子了,无论如何我都会试一试,可是没有如果,你说他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十指紧攥衣袖,声音哽咽。

  “万一不是的呢?”

  “或许吧,不提了,都过去了。”

  “好。”

   一连几天霍禅一早要么出门去找凌渡,要么就去直播现场看比赛,反正就是能不见到聂着文就不见到,见到了也神色如常的打个招呼,礼貌疏离,其他人都感受到了霍禅身边的冷空气,皆不敢惹女神,队员们宁愿请眉目清冷的聂着文指教也不敢让浑身散发着寒气的霍禅点评,因为有个队员恰好撞枪口上了,被女神毫不留情的批了一顿,字字戳心,针针见血。

  三个老家伙也偶尔给个建议,毕竟是身系自家战队的荣誉,老常在队员每次比赛后都会将队员拉去让他们自己再看一遍回放,自己找自己的缺点,好在前两天的比赛对上的不是前十的战队,应付起来还稍显轻松。

  因为前两日是自家战队的第一轮比赛,所以隔开了三个老家伙和蝉鸣两个嘉宾评委,四人和聂着文都坐在观众席上观看,聂着文指着己方射手:“闪现放的太早了,他有点紧张,先放了一技能。”霍禅点点头,凌渡坐在第三排,霍禅走过去和他旁边一女的换了个位置,坐下来手里拿着纸和笔刷刷刷的做记录以及分析。

  才过来一会儿,聂着文也跟着换了过来,霍禅抬头看一眼又继续奋笔疾书,这时候赛事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两方的高地都没了,己方打野请求开大龙,迟迟没等到人一起,打野便自己单枪匹马去开龙,不想对方早就在草丛里蹲着的,霍禅一看情形就知道这局快结束,对方的打法太猥琐了,留一个辅助一个打野蹲草丛,一蹲就是十来分钟,己方表现的也算可圈可点了,毕竟不能和那些个常常参加联赛活动的战队比。

  果不其然,打野被击杀后大龙也被开了,这时候赶去救打野的射手也被切掉,对方一个未灭的情况下干掉己方两名强敌,其实信心也就被击溃了,失去战斗欲望的比赛早就失去了胜利,失败是迟早的事,后面己方队伍完全如一盘散沙,最终落败。

  霍禅将手中的本子递给老常:“接下来的交给你们几个人,好困啊,我先去睡一觉。”说着还真给力的打了个大呵欠。

  凌渡懒得回酒店干脆也跟着霍禅溜了,霍禅当真是回去睡觉的,一回房间不管凌渡直接躺床上,一秒入睡。

  有人敲门,凌渡从沙发上坐起,一见是教授:“阿禅昨晚太累刚睡下。”

  聂着文推门的手顿时一滑,接着又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我等她睡醒。”

  “老师,我这儿又个听说的故事,不知道版本相不相同。”凌渡看了眼床上睡成猪一样的某人,笑了笑。

  “故事的主角叫A,她某一天玩了款刚出没多久的游戏,还是个新手小白,她在新服遇上了另一个主角他,是她的师傅,两人经常一起做任务,日久生情可以这样说吧,两人创立战队,她的师傅操作非常好,据说是从英雄联盟玩过来的,声音很好听,战队成立的那天,主角她的师傅就和她建立恋人关系,两人就这么维持了两年多的恋人关系,最后说要见一面,但是再见面的前一天晚上,她接到了他的电话,是另一个女的打来的,那个女的让她不要再打扰自己的丈夫,于是她将有关他的一切都擦掉,你说这个主角她是不是挺傻的。”凌渡哼了哼:“我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