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挚野

第28章 心里那人

挚野 丁墨 3892 2018-04-28 11:50:00

  许寻笙的眼眶有些发热,抬头看了看向舞台上空耀眼的灯光,便已将湿意压了下去。她转头看去,几个大男孩眼睛里居然都有泪水。而岑野眼里最浅淡,什么隐隐闪烁着,看不清到底是泪,还是光。

  这是朝暮成立以来,赢得的最关键的、最惊心动魄的一场胜利。

  这晚之后的一切,于他们而言,都是闹哄哄、恍恍惚惚的。上台得到评委的极大赞赏和点评,得到全场观众欢呼,睹见有人喜有人泪。黑格悖论乐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场的,他们已被淘汰。连台下坐着的、另一支闯进决赛的固胖胖乐队,看着朝暮,虽脸色冷淡看起来没什么善意,可眼神里分明透着紧张敬畏……

  一切尘埃落定,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他们还是搭乘借来的那辆破皮卡,在粉丝们的围堵中,有些困难但更多是春风得意地离开场地。

  这一次,多了个许寻笙坐在副驾,其他人塞在后排。大家都很兴奋,也渐渐回过神来,开始评点今晚种种。

  辉子说:“黑格悖论是牛~逼,全湘城最牛~逼,可谁叫他们今天遇到更牛的我们,哈哈哈……”

  张海则一边开车,一边提到:“许老师,你和小野那段对弹很棒,是不是两个人偷偷排练过?”

  这话倒叫车厢里一静,许寻笙说:“没有……”后排的岑野已冷笑出声:“以我和她的技术,还需要偷偷排练?老子赢黑格全靠实力分分钟碾压好么?”大伙儿全开始笑骂这小子的嚣张。

  张天遥坐在许寻笙背后的位子,唯独他一直没有笑。皮卡颠颠簸簸开着,岑野和他中间隔了个赵潭,一直在嬉笑怒骂,偶尔还和许寻笙说几句,虽然她没有回头,话也不多,但只要他问,她总是回答。

  张天遥看着窗外,灯光也随着车行晃晃悠悠,车窗开了一半,冷风呼呼往里灌,所有人都不觉得冷,只有张天遥注意到,许寻笙缩紧了脖子,用围巾把自己的脸一圈圈围起来。

  “海哥,车窗关一下。”张天遥说。

  张海还没动,辉子已抗议:“那多闷啊,关什么关?”

  张天遥淡淡地说:“有人冷。”

  大伙儿倒是反应过来,全看着许寻笙,辉子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出了声:“呦,遥子,你可真关心咱许……”话没说完,被赵潭拍了一下脑袋。

  张海微微一笑,关了窗。

  “我没事。”许寻笙说。

  岑野这时也注意到了,从背后瞥她一眼,说:“关了好,老子也有点冷,草。”

  到底今夜耗费了太多心力,大家渐渐安静下来,有人一连打了几个哈欠。这一段路,没人说话了。岑野的嘶吼太用力,嗓子是疼的,心里是爽的,往后一靠,头压在赵潭肩膀上开始打盹儿。

  赵潭:“卧槽,挤死我了,靠你妹靠,老子又不是你男人。”

  岑野却跟牛皮糖一样粘上他了,靠着硬是不动。赵潭没办法,叹了口气,很嫌弃地往后一靠,自己也开始眯着了。

  许寻笙往后斜瞥一眼,看到他们五大三粗地睡着,忍不住笑了。她倒没有困意,一个女孩子也不可能在他们的车上,不顾形象睡着。她望着窗外流光般的灯火,心思恍然。

  也就过了几分钟吧,她垂落在椅子边的手,忽然被人往后一拽。那手又大又热,还有汗,很用力,牢牢把她抓住。许寻笙悚然一惊,低头看着右手。

  那只手也不知怎么从椅背和车门中间的空档,从后面硬生生挤过来的,握得很紧,仿佛带着某种终于压抑不住的情绪,安静,却凶狠。许寻笙的心就这么哐哐地跳着,一切都是静谧的,小野甚至还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她身旁的张海也看着前面,没有察觉这角落的端倪。椅子旁边也没有光,昏昏暗暗的,只见两只纠缠挣扎着的手。

  许寻笙用力把手往外抽,他的手也更固执,抓得更紧,她的手都疼了,他还在把她的手往后拉,就像是要拉到自己怀里去,虽然明明根本就过不去,可他就是要用力,一直用力。许寻笙猛然回头,透过椅背边的空袭,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张天遥的脸在阴暗里,微微笑着,可那笑是用了力的,带着些许悲哀,又带着很多倔强的欲望。那双平日里明亮的眼睛,此刻也是浓浓沉沉一片,看不清的。

  许寻笙用另一只手的指甲,在他的手背上往死里掐了几下,都快见血印了。他吃痛了,又或者是犹豫了,终于松了手,许寻笙趁机把手拿回来,放在胸前,看着那几道红印,心跳还急急不已。

  然后就听到他在身后轻笑着“嘿”了一声,许寻笙刹那心头怒火升起,抬头一看,前面离工作室不远了,她喊道:“停车!”

  这一喊,把整车人都给惊醒了,背后的张天遥倒是不声不响的。张海一个急刹,转头看着她:“许老师,怎么了啊?”

  许寻笙推开门就下去了。

  岑野刚睁开眼,瞧见她的身影一闪,一下子坐直了,喊道:“你去哪儿?”

  许寻笙没理。

  一车人面面相觑,张天遥牢牢盯着她的背影,如瀑的发,纤细的腰,漂亮的长腿,还想起今晚在舞台上,她和岑野的合奏。突然间一股针扎般的疼痛,窜进心里。而眼角余光,还瞥见旁边的岑野,同样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张天遥一不做二不休,拉开车门,跳下去。结果就听到岑野声音极冷地问:“腰子你刚才对她干什么了?”

  满车人面面相觑,张天遥一下子站住,转过头,冷冷笑了:“关你屁事!”他抬起一脚踢在车门上,张海骂道:“卧槽你踢车干什么?”张天遥也没理,看着前头的许寻笙,追了上去。

  前面就是许寻笙住的小区了,张天遥很快追上,拉了她一把。两人站在路灯下,仿佛孤独冬夜里的一幕舞台剧。

  车上彻底静下来,赵潭忽然问:“怎么办?”也不知他问的谁。

  张海倒是笑了笑,说:“能怎么办?这会儿你过去?还当不当腰子是兄弟了?”

  辉子也笑了出来:“是啊,就算是吵架,咱别多管闲事。”

  赵潭忽然转头,看着岑野。岑野察觉了,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你看老子干什么?也不知是为什么,话到了喉咙边,硬是说不出来。兄弟俩对视一眼,赵潭笑笑,对众人说:“咱们还是看着点,腰子真把许老师惹毛了也不好。”

  大家没有异议,于是车就停在不远处,等着。

  岑野说不清内心是种什么样的情绪,远远看着那两个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张天遥的表情始终很明显,像哭不像哭,像笑又不像笑,在对许寻笙诉说着什么。许寻笙的头却偏过去,所以岑野瞧不见她的脸,于是心底那烦躁的情绪,就如同杂草贸然滋生。

  那是一种很不爽的感觉,被人侵略的感觉。感觉他~妈的眼看就要吃亏了,危险得很,可又说不清楚。一切都是朦胧而蠢蠢欲动的。他在心里早把许寻笙当成自己的人了,他的琴手。现在被他的吉他手给堵了。他下意识就想护住她。可辉子和海哥的话,就像枚钉子,牢牢把他钉在原地,动弹不得。他~妈的,是男人就动弹不得。

  于是他更焦躁,好想抽烟,从口袋里摸出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人,一口接一口抽着。没心没肺的辉子再度奇怪的开口:“小野,我怎么觉得你挺紧张的?”

  岑野几乎是立刻还口:“我紧张毛线?老子等烦了不行吗?他~妈一个乐队的搞什么绯闻,卧槽还要不要决赛了?腰子搞什么飞机?”

  他说得太有道理,众人无法反驳。

  ——

  在张天遥追上来时,许寻笙已冷静下来。他喊她的名字,她站定,心想正好,再不用心软什么了,把话说清楚,一了百了。

  所以当张天遥接触到她平静如冰的眼神时,心里生生抖了一下。她的无情,他其实很明了,可怎么就是偏偏着了道?好像喜欢她这件事,在朝朝暮暮的相处里,已不是年少的轻佻和好色,而成了某种执念和任性?

  她冷漠,他反而笑了,说:“寻笙,我刚才开玩笑的。”

  许寻笙对此不想说话,只平平静静看着他,等着接下来的。这态度多少让张天遥有些狼狈,可又不肯就此认输,于是笑容更加若无其事:“我今天,是要找你兑现承诺。”

  许寻笙:“嗯?”

  张天遥一直盯着她的表情,说:“我们今天赢了,决赛的对手很菜,冠军基本是我们的了。”

  “嗯?”

  张天遥心里慌得很,可还是硬着头皮说:“你说过的,拿到湘城区冠军的人,就有资格追你。我现在是不是有资格了?”

  说完,他终究还是露出少年忐忑而期待的笑。仿佛平时那个开开朗朗热心耿直的张天遥又回来了,而不是车上那个陌生的阴郁的男人。

  他这个样子,到底让许寻笙心头一软,怒气也散了几分,静了静,她说:“张天遥,谢谢你喜欢我。喜欢人,是一种不容易的事。我从来都没有不尊重你的感觉,你的感情。但是对于我,你真的找错人了。我对你没有感觉,那么无论你今后再做什么,无论再过多久,我都不会有感觉。我就是这样子的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你收了心吧,将来你会喜欢上别人的,再对别人好。”

  张天遥的一颗心简直就像慢慢慢慢旋转、下沉,沉到两人脚底冰冷的泥土里。她说得很慢,语气温柔无比,温柔得让人无法生气。她是真的感激,也是真的无情,说得不能再清楚分明。

  “呵……”张天遥呵出一团热气,生生把眼里的阵阵酸楚压下去,还有这么多天来,深深藏在心里的种种委屈和希望,他没头没脑地说:“可我要是喜欢不上别人怎么办?”

  哪知许寻笙却只是很清浅的一笑,说:“你会喜欢上的,那个真正欣赏你、重视你的人,你将来一定会遇上,那时候你就会觉得,许寻笙不过而已。”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天遥点点头,笑了,说:“好,我明白了,以后不会再缠着你。今后就是兄弟,是乐队同伴。只不过……我可能还需要点时间,才能……”

  这时连许寻笙心里都软软的、柔柔的一片了,点头:“我明白,腰子。”

  张天遥深吸一口气,说:“还有今天……刚才,我实在是一时情绪上来了,心里不太好受,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许寻笙的手背上仿佛还残留着他手心的热度和力度,说:“没事。”

  “那……再见,许寻笙。”他说,“你回去吧,注意安全。”

  许寻笙点点头,说了声再见,转身便走。张天遥突然感觉到阵阵寒风刮过眼眶,有些发疼,他抬手抹了一下眼睛,抹去一切,望着她孑然一人的背影,忽然间又冲动,开口喊道:“许寻笙。”

  许寻笙站定,转头看着他,目光清澈平静。

  张天遥笑了笑,说:“再问一句——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人了?”这话问出来,就叫男孩心里麻木、刺痛可又像上了瘾似的,因为那一个,毕竟是他的兄弟啊!可他现在想要弄清楚,死个痛快明白。

  许寻笙一怔,看着他的表情,知道还没有真的彻底放下。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海——回答“是”或许能让他真正死心。她脑子里一时也想起了徐执,于是点头:

  “是的,我心里有过人了。”

丁墨

这周本书的推荐票到第五、第六的样子了,新书榜和打赏也在第四,算是意外之喜。谢谢你们哦,这些都是你们给予的。   不如抽个奖庆祝一下吧,奖品是男主定制吉他U盘共6个,书评区里抽(注意不是本章有话说),要求呢说说你对男主的感觉吧,有些文豪妹子字数请不要太多,字数多少和获奖没有必然关系,太多了我都替你们觉得难写哈。回头U盘奖品图片我发评论区里。周一公布中奖名单。   周末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