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挚野

第19章 hello键盘(上)

挚野 丁墨 2051 2018-04-24 11:50:00

  许寻笙浅浅笑了,并不会去过度解读什么,灵感而已,她转身去给别人倒茶。张天遥还是老样子,远远凝望着她,偶尔会同她说几句话。不过许寻笙最近觉得,他望着自己的眼神,深深的,像是有别的什么意味,却难以说出口。许寻笙当然不会去主动探究。他若来,她便拒。这小子并不笨,他知道的,死心只是时间问题,结束他的这一场感情游戏。

  许寻笙也注意到,张海今天没有来。比赛那天,他的表现,还有评委的点评,讲实话会让他这样一个资格最老的乐手,脸上挂不住。加之许寻笙觉得,张海也不是个大气虚心的性格。他会不会继续成为乐队的软肋,抑或是不稳定的隐患?

  她也听到岑野问辉子:“海哥还是没接电话?”

  辉子答:“估计又跟哪个妹子去浪了。毕竟刚赢了比赛嘛。”

  “没事我待会儿再打给他催催。”赵潭说,“海哥昨天还发话了,后头要好好比,他这回也憋足了劲儿,想拿大区冠军。”大家于是都笑,似乎觉得张海只要有这份心,那怕有时缺席练习,也不会是什么大事。

  许寻笙也不知道他们说着说着,怎么就说到要她请客吃饭了。似乎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辉子提议:“许老师,我们表现这么好,你不该奖励吗?”

  等她回过神来,几个男孩已点头附和。连一向厚道的赵潭都笑着说:“许老师都奖励我们那么多奥利奥了,现在积分第二杀进十强,学生表现这么好,老师是不能无动于衷啊。”

  岑野说:“行,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她请我们吃饭吧。”

  许寻笙看他一眼——他什么时候成为她的代言人了?张天遥则靠在窗边,淡淡说:“得了啊你们,别想敲她竹杠……”几个男孩眼看要起哄,许寻笙已果断开口:“行,你们选地方。”

  他们一阵欢呼,许寻笙忍不住也笑了,摸摸不算丰厚的钱包,请他们吃顿好的,倒还是力所能及的。

  晚餐地址是岑野发给许寻笙的,定在附近商场的一家自助火锅店,89元一位。许寻笙想了一下,觉得岑野还挺替她考虑的。对于这样几个肚子好像无底洞的家伙,吃自助绝对更省钱。

  许寻笙到的时候,华灯初上,火锅店里坐了不少人,全是热气蒸腾油香扑鼻。许寻笙本想要个包厢,有附加费用也没关系。哪知男孩们根本没这习惯,早已占据了大厅中间最惹眼的一桌,看到她就招手:“许寻笙!来这里!”

  许寻笙一个女孩在四个人高马大的男孩一桌坐下,神态依然从容又斯文。她左手边是岑野,右手边是张天遥,赵潭和辉子则坐她对面。他们倒还挺有耐心的,等她来了,才打算去拿菜。许寻笙微微一笑,就跟他们的大家长似的,说:“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几个人全饿了,早按耐不住,去自助区搜刮了。

  岑野脚下慢了几分,是最后一个走的,对她说:“喂,要不要我给你拿点什么?”

  许寻笙抬头看着他说:“谢谢,不用,我待会儿自己拿。”

  “那你喝什么?”他问,眉眼间忽然又了点笑意。许寻笙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笑什么,也微微一笑,点头说:“那也给我拿瓶啤酒吧。”

  “嗯。”他双手插裤兜里走了,倒不似其他人那么饥不可耐。

  许寻笙等了一会儿,就吃惊地看到辉子非常有技巧地用双手端着至少十盘肉回来了,他一扬头:“嗨,许老师,快去拿吃的吧,我要先吃点肉垫肚子了!”

  许寻笙点点头,还是觉得好笑又可爱,慢悠悠走到自助区,掂了个盘子,开始慢慢选。她也拿了一小盘羊肉卷,又拣了些贝类、土豆、粉丝之类的,而后走到一个窗口前,等三文鱼片。

  冷不丁听到身边有人说:“我还以为你净吃素呢。”

  许寻笙转过头,看到岑野端着两个堆得满满高高的盘子,削瘦修长的双手稳稳当当。羽绒服脱掉了,穿着灰色卫衣和牛仔裤,简简单单,高高瘦瘦。那双眼却缀着清澈的光。

  许寻笙转过脸,答:“我又不是尼姑。”

  他立刻说道:“嗯,弹古琴,喝茶,刻章,种菜,你怎么就不能做新时代尼姑了?”

  许寻笙忍不住笑了,这时窗口送出一盘三文鱼,岑野居然还腾出一只手,很多事地替她把三文鱼拿起放在大盘子里,然后说:“跟你商量个事。”

  他语气正经,许寻笙便站定不动,仰脸看着他。他把手里两盘重物,往旁边桌上一放,又把她手里东西接过,放下,然后把她人往旁边一拉,就站在蒸汽升腾的一个厨房窗口前,眉眼变得沉着认真,又是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想再问一次——能不能来我的乐队,做键盘手?”

  许寻笙沉默未动。一时间,她想到了很多。想到了他上一次邀请时的口出狂言,还有被她拒绝后,他冷冷的那句“没劲”。也想到了张海那天的表现,其实很多事,她相信一直以来小野都明白,但是他清楚什么该说出口,什么不能。

  除非已危及到整支乐队的前途,他便会有自己的思考和抉择。譬如现在,在张海不在的时候,在其他人大概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对她发出邀请。

  而对许寻笙来说,这一次拒绝他,竟比上一次艰难很多。而且他那样骄傲的人,这世上又有谁能得到他的两次邀请,然后……拒绝他两次?

  于是许寻笙转念间,决定使出自己惯有的伎俩——“拖”字诀。岑野便看到她那清秀的眉头微微沉下去,像是在非常认真考虑,而后她抬起眸,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一笑,那笑清甜而明艳,一如他歌词中的样子,总是有温柔的光。她说:“小野,我确实没考虑过加入乐队,你也明白,我不喜欢上台表演受人瞩目。不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想要什么。作为朋友,我肯定支持你们。你让我考虑考虑,再给你答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