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挚野

第25章 无可救药(下)

挚野 丁墨 2387 2018-04-26 11:50:00

  许寻笙将男孩们送出去,刚要关门,岑野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手顺势往门框上一按,倚在门边看着她。

  “还有何指教,主唱?”她抬起头问。

  这难得的调皮话显然取悦了这小子,他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个淡若流星却灿如朝阳的笑。那张脸太近了,许寻笙垂下眼眸。

  “我们明后天的下午和晚上,都来排练。”他说,“你提前把时间空出来。”

  “好。”

  其他几个人走出院子,发现岑野没来,全都回头望着。许寻笙注意到张天遥的目光尤其聚焦,不过岑野身子一动,倒把身后所有哥们儿的视线都挡住了。他朝她身上又瞟了几眼:“比赛那天,你不会还穿成这样吧?”

  许寻笙看了下自己的毛衣和呢子长裙:“不行吗?”

  岑野笑了,忽然伸手一捞,抓起她的一个裙角,非常可恶地揉了几下,又丢下,说:“当然不行,老天,你见过哪支乐队的人穿成只松鼠上台的?你觉得跟我们乐队这么牛~逼这么酷的气质配吗?”

  许寻笙想想的确不配,然后诚心请教:“那应该穿成什么样?”

  岑野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见过的乐队女成员,可那些另类的、新潮的衣着装扮,什么剃个地中海头,什么西装里头是胸罩……他瞟一眼许寻笙,只觉得太阳穴猛的好像有根筋自己抽了一下。再看她一身柔软婀娜的毛衣,什么具体线条都隐藏其中可偏偏又能看出个七八分,忽然间心里就有点毛毛躁躁的。可转念间,又觉得把那些和许寻笙联系起来,十分可笑。

  末了,他也想不出来许寻笙应该怎么穿,便说:“你就照着我的样子,风格跟我们搭一点就行了。”说完将衣服帽子往头上一套,神色一冷,双手往口袋里一插,摆出一副很酷的表情。

  许寻笙忍不住笑了,说:“我尽量吧。”

  岑野想了想,又说:“实在不行,就随便穿条裙子。不过要薄的,短的,别像这种有几十斤重的,懂吗?长度不要过膝盖,到大腿就刚刚好。”说完往她身上一瞄,嘴角已经不自觉地勾起。

  许寻笙:“请滚。”

  ——

  半决赛就在上次海选的大剧场举行,足以容纳一千观众。这一次,全部坐满了。除了评委、工作人员,还有许多粉丝。

  如果目测一下,就会发现,现场大概有2/3的粉丝,举着“黑格悖论”乐队的应援牌,1/3举着“朝暮”、“小野”或者“天遥”。如果是一个月前的朝暮乐队,看到这一幕,大概会洋洋得意,毕竟不是谁都能从湘城老大黑格悖论这里分得一杯羹。

  但现在,人的心境已大大不同,他们坐在等候厅,看着屏幕中的现场画面,会有些许欣慰,但更多的是焦躁。

  张海今天提前到了,没叫大家操心。他甚至还挺认真的,提前了两个小时来试音,还对几个哥们儿说:“今天都振作啊,干掉黑格悖论,我们就进决赛了!湘城决赛,冠亚军,进全国赛,有咱们这么虎的新生乐队吗?”

  别说,他说得大家还挺兴奋的。他一扫前一场比赛的胡来,虽然嘴上没明说改过自新,大家也觉得这是他的表态,放心不少。

  “许老师呢?”张海问。

  岑野答:“她说还有5分钟到。”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个男人。

  说到底两支乐队都不是什么超级大牌,所以休息室是共用的。还有两名摄像师,跟着黑格悖论乐队走进来,其中一个立刻将镜头对准了朝暮乐队。

  岑野率先抬起头,望着他们笑了笑。一个二十八九的男人已走过来,说:“朝暮乐队吧,我们是黑格。最近总听到你们的名字。”说完笑笑,给岑野散了支烟,又给其他人散。

  那是他们的主唱大熊,据说还是个研究生,研究核物理的。其他几个,要么是他的同学,要么是他在圈子里结识的哥们儿。他们几乎都有本职工作,搞音乐已经有八、九年了。他们有的沉默内敛,也不于朝暮打招呼,有的则客气地也过来招呼。

  这或许与摄像师们想象的画面不一样。没有地下音乐的剑拔弩张,这支黑格悖论乐队,冠军最有实力的争夺者,居然是支佛系乐队。

  岑野他们也稍稍意外,因为外人看到的,更多是台上的黑格悖论,总是锋芒毕露、剑拔弩张。他们也听闻过,黑格的人不错。但没想到,是这么一群敦厚沉默的老男人。与他们相比,朝暮的人一下子显得年轻锐气起来。

  但岑野这几个吧,虽然年轻气盛,别人惹他们,他们会耍狠。但别人客气,他们的义气也绝对不输。岑野和老熊聊了一会儿,彼此居然都还挺欣赏的。

  “候场10分钟。”演播人员进来提示。

  大熊拍拍岑野的肩膀:“我去再试试音,回头一起喝酒啊。”

  岑野:“成,谁赢了谁请。”

  大熊一怔,爽快笑了,点头:“好。”

  偌大的休息厅,两支乐队也就隔了十来米。老熊刚走回自己的队伍,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岑野起初以为是工作人员,瞟了一眼就没管。可几乎是几秒钟之后,他反应过来,看着那人背着个大大的琴盒,朝这边走来。

  赵潭几个,同样也没认出来。只有张天遥,同样察觉了,睁大眼看着。

  她穿着件灰白色卫衣,下边是条很普通的牛仔裤,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踝,而后是双帆布鞋。头上还戴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红唇和下巴。长发就这样很随意地散落肩头。

  这在别人看来,或许只是地下女孩最普通不过的装扮,可朝暮乐队的几个人,现在眼睛都看直了。赵潭站在一旁,察觉张天遥眼里要命的惊艳,也看到了岑野眼里毫不掩饰的亮光。赵潭下意识就是个念头:卧槽,搞什么飞机?

  许寻笙走到他们跟前,抬起头,眼睛是看着岑野的,问:“行吗?”

  岑野看了她几眼,把目光移到一旁,点头:“行。”

  岂止是“行”。看到第一眼,就觉得心口一颤。岑野从未想过,从来端庄贤淑的许寻笙,会让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明明是普通的装束,到了她身上,怎么就显得脖子那样细嫩,脚踝那样秀气。连被卫衣裹住的腰身,都那么纤细动人。

  她换了装束,整个人看起来依然让人舒服,可岑野忽然不太自在了,看一眼就觉得眼皮微微发烫,心口也发烫。眼角余光又瞥见她放下背上的琴,弯腰打开琴盒,卫衣后便露出一小截白嫩紧致的腰。岑野就觉得心口被什么“咚”地撞了一下,抬起眼,默不作声地牢牢盯着看。甚至感觉到一股紧绷热意,一下子从下~腹窜到全身,爽爽的,酥酥软软的,也是隐隐煎熬的。

  他觉得自己真是有病,口味奇葩,肝火太旺,欲求不满。许寻笙今天只是稍稍穿得像个地下摇滚女孩,像个和他一国的女人,他他~吗的就觉得她性~感得无可救药。

丁墨

我说一下,知道有些妹子心急催更,知道你们是因为喜欢这本书,谢谢哦:)   不过,我一天只能写3到4千字,而且你们看到的不是初稿,我会反复修改好几次(虽然有时候还是眼瞎漏掉错别字),所以我发到网上给你们的,基本上就是正式出版稿了。所以不可能日爆6千8千的。   而且我其实更新得不少啊,有时候只更新一章,你们不开心,可是看清楚,起码也有3500字啊,拆成别人的章节就是3章半。譬如今天两章是4500字,拆出来就是4章半啊~我一口气更了,懒得拆懒得分次更新而已……   看文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