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挚野

第9章 三次投喂

挚野 丁墨 3120 2018-04-19 11:50:00

  张天遥眉目凝重地下了楼,兄弟们全看着他。

  辉子说:“喂,你没对我们许老师做什么吧?”

  张天遥还没答,岑野已开口:“他有那个狗胆?”

  张天遥:“去你~妈~的!”走过岑野身边,从他刚才私藏的半包饼干里拿了两片,狠嚼了几口,而后人靠在墙边,明明两眼放光,却语气深沉地说:“一不留神,老子表白了。”

  “哦呜——”众人都怪叫起来。

  “卧槽你真是发~春啊,动作这么快?”

  “那她答应了吗?”赵潭问。

  张天遥做眉目沧桑状望了一会儿天——其实是天花板——然后伸手摁了摁额头,淡淡地说:“还没有。她说,拿到湘城冠军的人,才有资格追她。”

  ————

  张天遥的告白,根本没在许寻笙的心里掀起任何波澜。爱情或许是难以捉摸的心意,不爱却是完全明确的东西。张天遥有自己的优点,开朗,热情,亦有才华,但是在许寻笙看来,他太轻浮了,而且只有22岁,比自己还小1岁。许寻笙看不出这样一个男孩,会对爱情有什么成熟的认知和承担。他或许对她的外表着迷,亦对个性有新鲜感,仅此而已。

  许寻笙明白,喜欢轻而易举发生,爱不是。

  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许寻笙有点饿了,忽然想到,岑野这小子,今天有晚饭吃吗?跟兄弟们在一起,应该饿不到他。

  许寻笙打电话叫了个外卖。

  今天的训练都快结束时,张海才赶来。他还和许寻笙寒暄了几句,但昨天许寻笙就不太喜欢这个人,总觉得他有点油滑不可靠,只是淡淡应付几句。

  昨天在黑咖酒吧的表演,她的注意力都被岑野吸引,只记得张海的键盘弹得不错。今天后来加入了他的演奏,她又听了一会儿,确实有几手炫技,但相比于岑野的歌声、张天遥的吉他,明显少了灵气,技巧也还差了一个档次,稍逊色于赵潭,和辉子在一个水平。

  不过一支乐队,本来就不可能每个环节都完美无瑕。

  他们练到七点多才结束,上来同许寻笙告别时,张天遥倒没有表现出平时的热络,和岑野落在最后,只远远地看着她。这倒让许寻笙很满意,清净了。

  等他们走远了,许寻笙拿起扫帚,想去楼下打扫卫生,心想着男孩们折腾了一天,必然是凌乱的。没想到下去一看,桌子椅子居然给她摆得整整齐齐,垃圾也全丢在墙角垃圾桶里,只有些很细小的碎屑。

  乐器也全都放在原位,插头什么全部整理好,整整齐齐。许寻笙心头舒畅,放下扫帚,走过去,摸了摸这些乐器,到了岑野用的那把吉他前——这也是徐执用过的,主唱的吉他。她扬手轻轻拨了一下,清澈的琴声流泻而出。最后到了键盘前,想到张海刚才弹的几首曲子,许寻笙略带轻蔑地一笑。

  兴许是今天他们的表演令她觉得缺憾,又或许是看乐队训练,让她又想起了一些从前事。而此刻,周围又静得让人感觉寂寞。神差鬼使般,许寻笙在键盘前坐下,插上电,手指轻轻扬起,落下。

  是朝暮乐队昨晚的开场曲,也是许寻笙听岑野唱了几遍的曲子。她凭记忆,在键盘上弹奏,开始还有些生疏,也许还有几个音弹错了,但很快就流畅起来。这感觉太遥远,太陌生,也太熟悉。许寻笙的嘴角慢慢扬起笑,索性玩了起来,越弹越快,比他们的演奏节奏还要快,兴许还有几句随性而生的不同旋律。高潮过后,却越来越流畅,越来越悠扬。许寻笙知道,那是一种明亮的情感,也是一种忧伤的情感,是原本藏在岑野所写的这首曲子里的,她能感觉到。

  一曲终了,华丽缤纷的音符之后,她放下双手,独坐在键盘前,只是觉得周遭寂静空寥无比。

  然后她抬起头,看到那家伙,站在楼梯上。

  岑野双手插裤兜里,头发上还有细细的雪花,也许正在融化。这是许寻笙第一次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神色,那深深的漆黑中,是否是某种温柔?

  可那柔和几乎一闪而逝,他说:“你改了我的曲子。”声音不冷不热。

  许寻笙立刻说:“你偷听我弹琴。”

  岑野居然笑了,大摇大摆走下来,说:“那行,扯平了。”他笔直地走向她,许寻笙不明所以,背挺得很直。见他越走越近,那张俊秀分明的脸上,表情嚣张,眼神永远直接无比。许寻笙竟然被他盯得心跳有些不稳,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

  他走到她侧后方,弯腰从凳子后捡起一顶鸭舌帽,淡淡的说:“帽子忘这儿了。”许寻笙站起来,问:“他们呢?”

  岑野把帽子往头上一扣,许寻笙瞧见,也恰恰压住了那几缕被雪花浸湿的头发。他答:“回去了,今晚没有表演,坛子去电脑城打工了。”

  许寻笙问:“你没去?”

  他有些奇怪地看她一眼:“术业有专攻嘛,我的打工不是IT方向。”

  许寻笙忍不住笑了。哪知少年长臂一伸,就按在键盘架上,微微弯腰逼近。

  许寻笙抬头直视着他。

  他忽的笑了。那笑啊,冷漠中带着点温暖,还有些散漫。

  “键盘玩得666啊。”他说,“把海哥都比下去了。这位才女,要不要考虑来我们乐队发展?”

  “不考虑。”许寻笙干脆的说。

  他盯着她,眉目不动:“我认真的。我这样的主唱,我们这样的乐队……等真的红了,你想加入,都没机会了。你考虑清楚。”

  许寻笙忽然慢慢笑了。这个男孩子,连今天中午饭都没钱吃了。可为什么她心里那么明白,他说的,是真的。

  “嗯,考虑清楚了。”许寻笙说,“岑野,我并不想过那样的生活。你们加油。”

  岑野静了一会儿,直起身子,又把连帽衫的帽子套上,这样就戴了两层帽子,脸藏在其中,也不嫌闷。许寻笙听到他“呵呵”笑了声,说:“没劲。”

  她没有说话。

  这时上头隐隐传来敲门声,有人在喊:“外卖到了。”许寻笙转身上楼,岑野跟在她后面。

  满身是雪的外卖小哥站在门口,把袋子递给她。

  许寻笙眼角余光瞥见岑野事不关己地立在一旁,没接,说:“我取消订单了。”

  小哥“啊”了一声,低头翻看手机:“我没有看到啊……没有呢,你看,没有取消……”

  许寻笙说:“那可能是我操作错了,但是我今晚约了人吃饭,这个订单可以退吗?”

  小哥为难:“那怎么行……都已经做了,而且你钱都付了,小姐,多吃一份呗……”

  许寻笙笑了:“怎么多吃啊?”做皱眉思考状,接过来,看向岑野:“你能不能把这份餐带走?”

  岑野淡淡看她一眼,不说话。

  许寻笙又说:“我约了大学舍友吃饭,你们几个男的人多,当宵夜吃掉好了,我不喜欢浪费粮食。小野,帮个忙。”

  最后那五个字,声音很低,轻轻柔柔的。岑野一抬头,就看到她的眼睛,里面居然有温暖笑意,像是根本不在意他刚才在地下室的鄙视。

  “被你投喂两次了。”岑野懒懒散散地说,接过饭盒,“行,我替你解决。”

  是三次。许寻笙在心里纠正。

  哪知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等他走出去,许寻笙正想关门,却忽然听他大声说道:“喂,许寻笙。”

  她立住不动,看着他。

  男孩却在路灯下,露出笑着的嘴角:“刚才弹那首曲子时,你在思念谁?”

  许寻笙一怔。他却用手指了指左边胸口,说:“我能听出来,你的情感。”

  许寻笙的心像在这一刻停跳了一下,因为他的话。而后她哑然失笑,说:“我谁也没有思念,只是想起从前的一些事而已。”顿了顿说:“不要胡说八道。”

  岑野一扣帽檐,似乎很得意地笑笑,走了。

  他租住的小区本就离许寻笙工作室不远,只不过条件差很多,远远比不上她的高尚住宅小区。拎着饭盒,他哼着歌,三两下跑上楼。有时候饿过了,反而不觉得难受。昨天表演的酬金还没拿到,其实也不是很多。晚上请宵夜花光了他身上的钱。原本是要饿一两顿的,他也已经习惯。没想到许寻笙这女人糊里糊涂的,多定了外卖,便宜他了。

  一进屋里,饥肠辘辘的岑野直接将盒饭丢在狭窄的旧木桌上,拉了把椅子开吃。饭盒一共三个,一一掀开盖子,岑野倒是愣了一下:

  满满一盒米饭,一份排骨炖山药,一份辣椒小炒肉。分量都很足。

  某个细小的猜测,忽然如同电流般,一下子窜进他的脑海里。可意识几乎是立刻坚决否定了这个可能——她又不知道他今天刚好没钱了。

  而且她也没必要对他好。她连地下音乐,都不一定真的看得上。

  岑野是一路跑回来的,所以饭菜还没有凉掉,某个盒子都还冒着诱人的热气。两个寻常家常菜,却忽然令他想起某种久违的温暖的东西。

  他扒了一口饭,却隐隐噎得难受,放下筷子,从床上摸到半瓶矿泉水,灌了一大口凉水下去,而后三下五除二把盒饭吃得干干净净。少年的面目,已恢复了平时的冷漠、沉静和无所不能。

丁墨

嗯……咱们墨家最穷的男主,字还最丑的男主,应该是他没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