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挚野

第7章 初露锋芒(下)

挚野 丁墨 2438 2018-04-18 11:50:00

  言谈间,赵潭张遥,手里拎旁小卖部提一箱啤酒。张遥一屁~股许寻笙身坐,箱子里塞一瓶果汁拿:“专门拿。”

  许寻笙果汁,当鲜榨,一堆添加剂。伸手拿一瓶啤酒,:“喝吧。”男人顿一阵哄,张遥则露惊喜目光,慢悠悠:“小?”

  食物一,许寻笙饿,并宵夜习惯,蔬菜,便捡几根青菜吃,快就放筷子。张遥瞧见,:“就吃儿啊?”嗓门挺大。许寻笙敷衍道:“吃呢。”

  结果张遥抓一肉串,放盘子里。许寻笙眉微微抽,,拿肉串,吃一颗,仁至尽放。

  忽间感觉人笑自己,抬眸,斜面岑野分明别处,手里拿串翅膀,紧慢,自言自语:“肉串老子留啊,吃饱……”

  话音未落,一肉串跟。岑野抬眸许寻笙,旁女孩、张遥。

  “者劳。”许寻笙大大方方,“。”

  张遥:“靠,投喂干!”

  大笑,许寻笙却听岑野轻:“行啊,放碗里。”桌子本大,许寻笙微微身,就肉串放。一副无所谓子,,一儿,拿肉串,一串串快吃完。

  本极小插曲,人意,大喝酒聊,张遥而许寻笙几句话,许寻笙一搭一搭应。乐队几人跟许寻笙敬酒,浅抿一口。而太文艺,举手投足间太斯文秀气,实见惯女人,所意思灌酒。张遥倒灌,居敢。觉许寻笙身种安定沉静气质,够阻挡住一切浮躁心。而如果够虔诚,根本敢真靠近。

  张海女朋友岑野身女孩,倒喝少,张妆容精致脸,喝红红。

  许寻笙寻思,差吃,半夜一,一段夜路走。忽间一瓶啤酒放面桌。抬,岑野身女孩,叫舒颜,似笑非笑,:“姐姐,喝一吧。”完等许寻笙口,举自己斟满啤酒杯子,:“干杯,随意!”仰一口饮尽。

  众人一愣,道富女此找许寻笙付,张海眯带鼓掌:“舒颜,霸气哦!”大伙儿全鼓掌,张遥皱皱眉,又瞪岑野一,而者埋吃腰子,压根见。张遥低许寻笙:“随便喝一口就。”

  许寻笙捏自己酒杯,其实今一口一口,才喝小半杯而,酒。夜深,身道路寂静,夜宵店里热气蒸腾。酒液透明淡黄,杯随灯光荡漾。见自己手指,弹琴手,尽管十指白皙,指尖却全磨老茧。女孩一脸傲,青春无敌。青春否意味幼稚,盲目。奋顾身扑,身男孩,抑或男人。人今晚连瞧。带,当炫耀,当消遣,当玩笑?

  许寻笙心轻轻叹口气,拿丢示威啤酒瓶,自己斟满。

  “哎呦……”几男孩叫。岑野骤抬。

  “姑娘,酒喝。”许寻笙淡淡,“喝酒,又改变?”举酒杯,慢慢,一饮而尽。神色平静,神明亮,仿佛饮与龙井茶,无区别。

  男孩全,鼓掌欢呼。辉子忽低岑野:“靠,许寻笙嘴挺毒……”岑野忽一笑。舒颜却受,一子站,双含泪岑野,却觉根本自己。舒颜几乎痛苦喊:“岑野!”转身跑,拉门跑夜宵店,跑雪里。

  众人料突飙跑,面面相觑。许寻笙并觉儿跟自己必关系,大一,罪魁祸首岑野。辉子一推肩:“追?”岑野冷冷道:“追干,又带,非带。走老子才清净。”

  张海耸耸肩:“小野,女人嘛,跑算。圈子,最缺就投怀送抱女人。”身女友立刻佯怒捶一,张海哈哈大笑。许寻笙则微微皱眉,见大吭,脑子里忽闪奇怪念——觉吗?包括岑野?

  舒颜跑,男人气氛果受太大影响,岑野甚至显更自一。又吃一儿,终散伙。

  走夜宵店,许寻笙刚告别,张遥:“送,顺路。别拒绝,放心。”

  许寻笙便。

  其人各自,张海、辉子住方。张遥、岑野、赵潭跟顺路。走最,男孩子落面。许寻笙走路稳而闲,哪怕深深子夜雪,走身姿挺拔,裙摆冉冉。却极安分,一儿踢路罐子,一儿吓走一条野狗。互相插科打诨,低笑。

  “许寻笙,就搞音乐吗?”张遥。

  许寻笙:“大编曲。”

  “哪儿念大?”岑野。

  许寻笙:“北京。”却再追。

  “古琴弹久?”赵潭。

  “大概6岁始。”

  “哦呜——”男孩齐怪叫惊叹,一笑。许寻笙走,走走,笑。

  “明午练习。”走工室外面,赵潭。

  许寻笙:“题,一直。”

  夜色如黑色望际哀愁,将大深深笼罩。雪铺散台阶,院子里,许寻笙踩,轻盈无,留浅浅痕迹。

  转身,男孩就站园子门口,。

  :“今谢谢,晚安。”顿顿补充一句:“明见。”

  笑。

  岑野最先转身走,冷丁忽气十足大喊一:“许寻笙,明见——”旁单元里控灯顿尽数亮。许寻笙心暗叫,果张遥赵潭一怔之,全笑,,一走一大喊:“拜拜,许寻笙!”“晚安,许寻笙——”

  许寻笙一关门,听鬼叫渐渐远。太,今夜,少邻居,心里咒骂许寻笙名字。摇摇,忍住笑。

  又觉神奇,曾一人里独居久。怎才几功夫,就走近圈子?

丁墨

猜猜看,去吃宵夜的路上,是谁在背后推了许寻笙一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