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仙侠武林

第九章 携手穿鸣斗灵宠

仙侠武林 惦指 3361 2018-07-12 16:57:22

  浴辰几乎零距离的与灵宠相望,似乎还可以听到它的心跳声,灵宠的眼神无光,满满透露出来的全是凶残,仿佛一切在它眼里都是食物。没错,那种感觉,没有半魂的感觉,这个灵宠确实是来自于三界交汇处的空旷区域。浴辰细细打量,这只灵宠眼球泛红光,眼珠是一片浑浊的暗黑色,一颈两头,一个头上长着尖角,一个头上长着鬃毛,身子只有短短一点,四足却十分粗长,翅膀宽厚,浑身长满坚硬的深红色鳞片,鳞片上还挂满了倒钩。

  只见这灵兽又对着浴辰咆哮一声,嘴中吐出淡红色的蒸汽,若不是浴辰的法术过人,早被这蒸汽所震飞。

  灵宠双眼死死盯着浴辰,眼中透出一丝丝兴奋,仿佛找到了饕餮大餐一般。浴辰眼神也没有丝毫退让,就这样盯着灵宠。

  半晌,黑衣蒙面人打破了对峙的局面,道:“既然灵宠来了,你们就乖乖的把药吃下去,否则,哼哼,后果自负!”

  黑衣蒙面人把门打开,神宠一个箭步穿了进去,来到浴辰身边,围着浴辰转了三圈,突然伸出前爪向浴辰拍去。黑衣蒙面人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环,双手合壁,小环套到两个食指上,开始念咒,忽然,小环发出了红色的光,灵宠一副痛苦的样子,瞬间便乖乖躺到了黑衣蒙面人的身后。

  黑衣蒙面人看着被吓得不敢动弹的百姓,道:“快把药吃下去罢,这样就不会有事了。”黑衣蒙面人又把目光转向浴辰,道:“你吃三粒,你,第一个过来吃。”浴辰犹豫片刻,接过了药丸,一口吞下。

  再说绿儿和慕容老爷,两人已放出了恍隔虫,走了许久,却被一只穿鸣鸟拦下,绿儿正要动手,穿鸣鸟化为人形,道:“在下鸣歌,刚刚那个是你们的同伴吧,我们穿鸣鸟变成这样是因为我们的首领和子女都在灵手中,我们是迫不得已才去镇上绑人的。刚刚那个人法术高强,所以我们想请他帮忙。”

  绿儿一脸担忧道:“那浴晨他现在在哪里,危险么?”

  鸣歌道:“浴晨让我把他送进洞里去了,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们最好赶紧去帮他。”

  慕容老爷则是打量着鸣歌,他看起来不过是个少年样,头发发红,脸庞清秀,一脸稚气未脱。慕容老爷看着鸣歌道:“我们得相信浴晨,虽然我也不曾见过他动手,但我们三个加起来也未必是他对手。等他通知我们再行动吧。”

  绿儿和鸣歌皆有些吃惊,异口同声道:“他有这么厉害么?”

  慕容老爷道:“你们不知道,浴晨的父亲,老王爷,曾是是武林第一高手,若不是因为他的夫人月紫兰,他肯定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了。当时,老王爷能文能武,他做的诗词,被编程歌谣传唱,他每次弹琴时,山中的妖和兽都来听,他画的画,只要看上一眼便会沉醉其中,还有啊,他的法术和武功都很高,天下第一,再加上他相貌英俊,气质非凡,当时的姑娘个个都梦想着嫁给他,他那时候十分心高气傲,直到月紫兰的出现。月紫兰是当时的出了名的美人,她是那种娇小的美,也是我的师妹。后来,他们成亲了,那可是一段佳话。后来,三界交汇处一直都不太稳定,老王爷请命去带兵出征,结果由于心高气傲,被抓住了,那时浴晨才不到一岁,可是你们想,没有老王爷,这三界处该如何平定下来?月紫兰,就是王妃,为了王爷,用了一个法术——木光天应。这个法术是一个很强的法术,发出一术通天光芒,散落四周,所到之处,草木皆兵,就这样,老王爷被救了出来。可是这么强的法术,可是会有很大代价的,王妃用完瞬间老了100岁。以后的一年里,王妃会渐渐老去,一年后,会逝去。”

  绿儿难过道:”这样岂不是天下间最难过的事情了么?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爱的人老去最后逝去,自己却做不了什么。”

  慕容老爷道:“是啊。后面老王爷因为这件事,一直在钻研法术,虽然自此没人见过他用法术,但大家都猜想,他的法术想必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此除了上朝,从来不和任何人讲话,独自一个人带浴晨,想必他把毕生所学都传给了浴晨。”

  鸣歌道:“想不到人也这么烦恼,我们穿鸣鸟不会因为伴侣的去世而忧伤,失去伴侣的穿鸣鸟会重新组成家庭。”

  绿儿道:“那逝去的伴侣岂不很伤心?”

  鸣歌道:“毕竟生活还要继续,逝去的人会留在记忆中,但身边的人更重要,我们不会忘记逝去的伴侣的,只是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慕容老爷道:“罢了,不提这个,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等,总要做点什么准备才好。”

  突然一声咆哮,三人皆一惊,绿儿慕容老爷拉着鸣歌飞到树上。

  只听又一声咆哮,这声比刚刚那声咆哮低沉,却让人无法忍受,声音仿佛带了刺一般,绿儿一瞄,看见停在树上的鸟忽然间不动了,下一刻,便落到了地上。只见鸣歌痛苦的捂着双耳,脸色苍白,差点昏厥从树上掉下去,慕容老爷赶紧拿出一张药咒符(专门治疗法术所伤的临时符咒,只有极少的人会做这符咒),贴到了贴到了鸣歌的脑门上,鸣歌这才缓了一口气。这咆哮声过后,三人皆缓了缓,看向远处,只见一座山开始移动,仔细一看,那不是山,而是山一般大小的生物!

  慕容老爷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大的东西,估计没这么好对付了,就算是浴晨,估计也难一个人面对。”

  绿儿分外冷静道:“我们既然相信浴晨,就一直相信他,就算对付不了,他也会逃出来让我们帮忙。”

  鸣歌道:“控制我们首领的灵宠只不过约莫六七尺大小,我们在山里生活那么久了,都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生物,但是总感觉这不是什么善物。”

  慕容老爷道:“你刚刚说灵宠,是什么?”

  鸣歌道:“哦,忘了告诉你们了,被抓走的百姓和控制我们首领的灵,只来过一次,后面就派来了灵宠,灵宠浑身通红,鳞片坚硬,不过确实只来了一只。”

  慕容老爷和绿儿对视一眼,心中已有七八分的肯定这东西是和灵宠一起来的,只不过从未被发现。

  再说浴晨,一夜过后,他大概摸清了这灵宠的底细,晚上一个人偷偷从牢里潜出侦查了周围,他算计着百姓要是从鸣歌所说的小路撤走,那么刚刚好,能全部撤走有人,但是得有人去拖住黑衣蒙面人,一共五个黑衣蒙面人,都得同时拖住,自己则去对付灵宠。

  想到这些,浴晨对着百姓道:“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我大概了解了这里,不过我需要你们帮助。”

  接着传来了各种质疑声:“救我们出去?他自己都难自保。”“我们应该相信他么?”“看他似乎也不会法术的样子。”“昨天不是吃了那个什么丹么,就算有法术也难施展吧。”

  “大家不要再议论了,我们应该相信这位公子,从他进来那刻,我就感觉他不平凡。”小女孩的父亲道。

  小女孩道:“对啊,这个大哥哥感觉很厉害呢,我昨天晚上看到他从这牢里潜出去了。”

  百姓这才略有安心,有人道:“那我们要怎么个帮公子呢?”

  浴晨道:“大家先安静下来,其实我已经打探清楚了,首先,穿鸣鸟这样抓你们是有原因的,他们首领和孩子都在灵宠的手里,它们本意并无心想伤害你们,别看他们体型大,但其实他们和你们一样善良,都很少有会妖术的。一会儿你们出去,穿鸣鸟会来接应你们,把你们载回村里,只要把灵宠灭了,就不会有人威胁这些穿鸣鸟了,自然以后还希望你们继续友好相处。然后,我想请大概5个人来帮我拖住黑衣人,最后,我去解决灵宠。”

  很多百姓沉默了,他们并不是一无所知的人,他们知道是非,谁被平时的朋友突然抓来了却又不生气呢?他们心里也不是真的讨厌这些穿鸣鸟,只是自己都还生死未卜,再加上自己的家人,实在没法去同情这些穿鸣鸟。再加上这些穿鸣鸟要载自己回去,那它们的首领和儿女肯定会受到生命危险。虽然这位公子很厉害,可是他们没见识过他的本事,只是听说,还有灵宠既然能控制这么多穿鸣鸟,一定很厉害。

  突然有人提议道:“公子,你有一条想的不周全。”

  浴晨道:“哦?这位小哥有什么高见?”

  小哥道:“我们出去了,万一这些穿鸣鸟的首领受到伤害怎么办?既然穿鸣鸟说来载我们回去了,我们就不能什么都不管,要让这些灵看看我们人也不是好欺负的!我们去救这些穿鸣鸟的首领和儿女,然后一起逃回莲雾镇,剩下的就靠这位公子了。我们没有法术,只能相信这位公子能对付灵宠了,我愿意去拖住那些黑衣蒙面人。在下虽然不才,却会一点点的小法术,我一个人应该足够拖住那些黑衣蒙面人了。你们去营救那些被控制的穿鸣吧。”

  浴晨欣赏的看了小哥一眼,道:“你这小哥很有讲义气,在下浴晨,敢问小哥姓名?”

  小哥道:“在下明清,虽然不如公子那么好本事,但义气还是有的。”

  “好!”浴晨道,“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大家一定小心。”

  “我带领大家去救那些被控制的穿鸣鸟吧。”女孩父亲道。接着他突然来了一句:“只是我不知道在哪里救。”

  “哈哈哈。”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笑声。这久违的笑声让大家都心里一暖,有了信心。

  “姆昵,姆昵..”绿儿一看,是恍隔虫在叫唤,看来浴晨那里需要帮助了。

  三人随即上路,朝山洞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