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似水流年一朝深情

第十九章 相爱的那些年(一)

似水流年一朝深情 尚榆 3021 2018-06-14 01:17:16

  当时他吃东西的动作都停下了,歪着头看她,眼底里都是笑意,脸上却故意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食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头,笑她,说:“想不到你这样紧张我。”

  宋瑛璃开心的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环着他的一条胳膊,理所应当的弯起了唇角讲,“这是自然。”阳光从窗口照进来,落在身上都是暖洋洋的,靠在他的身边心也是暖洋洋的。

  这——是他人生里最温暖的感情,一点一滴地浸透他的心,填满他的整个生命和回忆。真的,就像燃在夜空里的烟火,虽然只是一瞬,但是足够幻灭绚丽,一时的短暂却已然是极致。

  陆景耀想,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他的视线看着远方,远方的夜空似是闪烁着灯光明明灭灭,他想,这一切的改变到最后的尘埃落定,就是从见到宋瑛璃的父亲宋建柏开始的。

  就像是那《红楼梦》里讲到过的宝黛之间爱情,得不到支持的感情,并不能走的长久,那些顽固的抵抗势力永远都是最难相抗衡的。

  那是一个傍晚,即将大学毕业,每个人都因为毕业的事宜忙的互相奔走,宋瑛璃和他已经在一起七年了,从高中的相识,相爱,再到大学里的陪伴,磨合相处之间,两个人在一起都成为了彼此的一种习。认识宋瑛璃之前,如果别人对他讲,他都不会相信,自己今后会这样深爱一个女孩。

  他还记得那天的傍晚天气很好,没有想往日沉闷的天气,划过的风反而是带着些舒爽,空气里带着潮润的气息混杂着淡淡的香气,学校的角落里还能看到牵着手并肩散步的情侣,他刚刚去办理退宿的手续。

  最近因为要兼职给高中生补习功课,他临时在外面租了房子,而且即将毕业,学校的宿舍也要办理退宿手续。他刚刚出了宿舍楼,就看见宋瑛璃站在宿舍楼下的大树下等他,她在树荫底下踱着步来回的走着,有些心不在焉,还时不时地朝着学校大门的方向张望着,回过头见他出来立刻迎上去挽着他,有些忸怩,但是眼神中却带着些兴奋,她犹豫了一下,牵着他的左手的小手指,对他说:“唯晟,我爸爸他说想见见你。”

  这样见家长突如其来,他甚至没有准备,觉得这是一件很仓惶的事情,看着她眼底的希冀,心理素质良好的他居然说话都开始结巴,掩饰不住的紧张,“现在?你……你的意……你的意思是要安排我和你的父亲见面?现在?”完全没有预料,他以为或许应该再等着时间的,等到他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格的时候,现在……却要突然见面……

  “是啊,是啊。”宋瑛璃歪着头告诉他,提起自己的父亲她说起来倒是兴致勃勃,“我爸爸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而且我不止一次地跟他提起过你,你放心我喜欢的人我爸爸也会很喜欢的。”

  “……”他跟着,走在她身边,却是没能说出一句话。

  宋瑛璃见他沉默,以为他是在怪自己的自作主张,停下脚步,拉了拉他的衣袖,试探的问:“你是不是在怨我没有事先和你商量这件事情?”还没等他说话,她低着头道歉,“唯晟,我也不想的,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么突然,可是……可是昨天我爸爸告诉我,他为我准备了去国外的安排,我不想去,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我知道他这个肯定是个借口,他想让我去国外学习,所以……所以我只好告诉爸爸和你的事情,我爸爸并没有反对,而且他告诉我,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去国外学习的,这样我们之间相互还可以有个照应。”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父亲并不赞同她现在的恋爱,但是因为她的坚持,父亲最终做出了妥协,提出要见一见秦唯晟,她的交往对象。宋瑛璃想,这会不会就是一个良好事态的开端呢!想想都会觉得开心呢!

  ————岁月匆匆,为什么你我之间,无论如何都是我要先你低头呢?无非是在我看来,你于我生命之中太过于重要了。

  ————宋瑛璃

  “……”他停下了脚步,看到她的过度紧张,第一次她将这样的情绪传递给了他。

  她见他一直没有说话,以为他真的是生气了,解释:“唯晟我没有要逼你做决定的意思,我知道你做事情有你自己的想法,没关系,你不用鼓励我,如果你不想去,我也可以不去的,我可以继续留下来和你在一起。”

  “傻丫头。”秦唯晟苦笑了一下,摸了摸她细软的头发。

  “……”这次反倒是宋瑛璃真的愣住了。

  他脸上有淡淡的笑意,手掌放在她纤弱的肩膀上,唇角带着笑,说:“你还真是个傻丫头,这样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拒绝?这是件好事,你应该高兴才是。”对于平常人来说这是多好的发展机会,,这个世上可能也只有宋瑛璃才会一直把机会往外推。

  宋瑛璃脸上的表情呆呆的,张口对他说:“我以为你会不开心。”

  “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不高兴?”他环住她的肩膀,拥她进怀里,轻叹了一口气,“瑛璃,只要是为你好的事,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只是他看着宋瑛璃眼睛突然跳了一下,他心中有一种预感,和宋瑛璃的父亲见面交谈,不会是一件很轻松容易的事情。

  果然,“你和瑛璃不合适。”当时宋建柏和他第一次见面就直接说了这样的话,趁着宋瑛璃暂时离开的空挡,他坐在沙发里,浑身散发着威严,俨然是个决然的角色,他目光凌冽带着审视双唇紧抿着看向他,“这一点你清楚吗?”

  他曾想过或许会受到些刁难,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直接,甚至是不留余地,不给他任何施展的机会,直接将他打入无间地狱。当时他竟然被这一句话激得是哑口无言,一时间有些仓惶,原本坐在舒适的沙发,瞬间就如做针毡,他直起了身板就要解释,“叔叔,我想您是……”

  宋建柏直接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眼神闪烁出锐利的光芒,“你不必在我这里谈什么误不误会的话。年轻人我活了这么多年,是有自己的判断的。”

  他这样的一句话说出来,不给他留一丝的退路。

  宋建柏已经见惯了这样的世面,对待如秦唯晟这样的人物,更是轻而易举,他直视着秦唯晟,说话丝毫不加掩饰,更是不留情,“你所呈现出来的可能都是假象,又或许是真的优秀,这些我没有兴趣,也不想去做深刻的了解,我也知道你和瑛璃在一起是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可是……”他的话语一顿,“今天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在我心里并不是一个合适瑛璃的人选,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女儿和你在一起的。”这些原本他都是不在意的,在他看来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权势和财富组建的婚姻关系来的更牢靠了,年轻的时候可以无所顾虑的去谈几场恋爱,只要不影响日后的正规,这些都可以被看做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可以一旦影响到今后……他就必须要阻止干预。

  秦唯晟蜷起放在膝盖上的手,里面已经是布满了汗水,这样轻易被否决,他的胸腔里尽是被羞辱的激愤,他强忍着一口气,脑海里却又想到宋瑛璃脸上甜甜的笑意,她挠着头几乎是拍着胸脯向他打的保证,她软软的声音似乎还停在耳边,她一直告诉他,“唯晟,我爸爸一定也会喜欢你。”想到这里,胸中气恼的情绪,就硬生生的被忍了下去,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再抬起头来,坚定的告诉宋建柏,说:“叔叔,我和瑛璃是真心喜欢的。”

  “喜欢?什么是真心的喜欢?”宋建柏嗤笑不,置可否,身体靠近沙发里,抬起了目光瞥了一眼局促不安的秦唯晟,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说出来的话却是语气坚定,“你们现在年轻人的感情方式都太轻率了,没有足够物质生活保障的爱情,你以为你们可以靠着你们口中所说的那些可笑得经不起考验的爱情撑多久?年轻人,婚姻可不是说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就能走过这一生漫长的风风雨雨,很多的事情你们都没有能够考虑到。”

  “……”他的脸色带着苍白,脸上的神情却是显得有些漠然,他的视线明明是看向宋建柏的方向,可在他的眼底却是有些坚持在渐渐碎裂,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纳,除了听到不远处佣人轻缓走动的声音,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空气骇人的紧张焦灼。

  或许,这才是他在来时的最担忧。

  光,从巨大的落地窗照射过来,这是一天内,余光最后的光辉,微暖的光线,在这个时候透出格外的伤感,落在木地板上,夜的光辉逐渐扩散蔓延,正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撕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