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偌殇

第二十九章:斩千蛛

偌殇 玥羲 2565 2018-06-14 00:22:52

  然而这样的火焰却伤不了千蛛丝毫,所以千蛛一时压根就不把这火放在眼里,只专心致志地挣脱地刺。

  夏若雪见它挣扎得厉害,又给它加了几根,然后就不管它了,直接去把那几只冻成冰块的小千蛛给解决了。

  这种小千蛛顶天了也就相当于人类的筑基修为,洛殇竹金丹初期都能一剑给劈了,更别说夏若雪了。

  洛殇竹控制着火焰,平白控制出了一种在野外烧烤的感觉,他对夏若雪道:“弟子方才还在洞里斩杀了一只较大的,除去外面这些,里面大概还有四只小的。”

  夏若雪“嗯”了一声,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无碍,不足为惧,先把大的杀了。”

  然后她转眼看了看千蛛那被烧得通红的壳道:“嗯,可以收火了。”

  虽然千蛛那层坚硬的壳看起来除了烧红就没有不对的地方了,不过夏若雪本来的目的就不是让洛殇竹用火把它烧个对穿。

  洛殇竹的火一撤,那千蛛还没来得及嘲讽他们,就被一层冰寒至极的冰层给冻住了。

  因为它身上的热度还很高,冰层一裹上来就融了大半,成了一滩水,甚至有大部分水被高温直接蒸成了水蒸气,但是又立马有更多的冰凝结在它的壳上。

  然后“咔擦”一声,千蛛一顿,转了转眼珠子,似乎在找这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一般,接着又是“咔擦咔擦”两声,它这才绝望的发现,这声音是从自己的壳上发出来的。

  它的壳,在极热又极冷的情况下,终于坚持不住,裂了。

  回过神来的千蛛愤怒地一挣,立马就断了三根地刺,夏若雪看准机会,纵身而上,一剑砍进最大的一条裂缝中。

  青色的蛛血立马就溅了出来。

  千蛛吃痛,更用力地挥动几只蛛矛,几下子就把夏若雪连同那把沾了它的血的剑甩了下去,同时它也终于挣脱了束缚它的地刺。

  一挣脱出来,它首先是报复性地猛往夏若雪所在处狠踩,八根蛛矛跟一把把钢筋似的,踩得泥土乱飞,也亏得她身形快,不然可就要被踩成个筛子了。

  又是“铛”的一声,洛殇竹也提着剑,狠狠劈在它壳上的裂缝中,几朵青色的血花再次溅了出来。

  它自觉不敌这两个耍赖二打一的人类,便收了蛛矛,飞速退向岩洞。

  夏若雪暗道不好,喝道:“拦住它!别让它进洞!”

  毕竟洞内狭窄,实在是不利于他们的发挥。

  然而就在夏若雪飞身上前准备断它后路时,它却先一步停了下来,洛殇竹瞳孔猛然一缩:“师尊小心!”

  夏若雪也是一惊,忙在空中收力,一扭腰身,转身踏在一旁的树干上,借着这股力量向上一跃,恰好躲开了从岩洞内射出的一道蛛丝。

  那道蛛丝此时正如钢丝一般狠狠插在她脚下的树干上。

  夏若雪抚了抚胸口,好险好险,差点就被戳了个对穿啊!她蹲在树顶,诧异:“什么?原来蛛丝还能这么玩儿吗?”

  洛殇竹在一旁提醒她:“师尊,千蛛没有进洞。”

  夏若雪回头一看,果然,那千蛛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堵在洞口,许多看似柔软实则锋利坚韧的蛛丝从洞里冒了出来,覆在千蛛壳上的裂缝处,那些裂缝就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夏若雪看得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这怪还能自行回血吗?!太作弊了吧!

  洛殇竹看夏若雪的脸色不对,怕她硬来,就跑上前仰头看着挂在树上的她:“师尊,要不我们还是先等它消耗完蛛丝再破一次它的壳吧?”

  “不行。”夏若雪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办法,一脸正色地给自己那股被激出来的倔强劲儿找理由:“万一它的蛛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就这样,我就不信我还怼不死一只四阶妖兽了。”

  洛殇竹:“……”果然要硬来了啊……

  他对师尊实在是太了解了,这八成是要跟千蛛的皮糙肉厚的打不动杠上了,师尊一旦杠上可就是死磕到底的……

  洛殇竹实在是无奈,只能施法打去一道禁制,把千蛛困在原地,既然阻止不了它的愈合,那就在它愈合前先杀了它。

  但是虽然千蛛动不了了,却还可以操控蛛丝进行攻击,那原先布满大大小小裂缝的壳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剩先开始夏若雪劈开的那条口子还在愈合。

  眼下情况容不得她多想,洛殇竹要凝神维持禁制,就只能由她上了。

  夏若雪观察了一下地形,接着提剑而起,远转灵力护在周身,剑气携着冰封天地的气势直指千株。

  而蛛丝则锋利如刀刃,虽都被她避开了,但还是不断从她的身边擦过,竟几下就划开了她护体的灵力,割破了皮肉,雪白的衣衫上立刻就晕开了几处鲜红。

  不过夏若雪很快就到了千蛛面前,她一脚踏在蛛矛的关节上,直直落到了千蛛坚硬的壳背上。

  大半灵力都被注入霜花剑,她抱着一剑必杀的决心,朝那条尚在愈合的裂口斩下,就在这时,一道带着锋芒的蛛丝也向着夏若雪的背心刺去,她却依然不管不顾地专注于手中的剑。

  他们拼的就是速度,谁速度慢谁先死。

  洛殇竹简直看得胆战心惊,却是力不从心,因为如果禁制松了,让千蛛挣脱,夏若雪会更危险,他不由得再次痛恨起自己的弱小来。

  如果他足够强的话,哪里还需要师尊这般拼命?

  只听“铛”的一声,千蛛被从裂缝处狠狠劈开,青色的血溅了夏若雪一身,而她的背心处,正好有了一把展开的折扇,免了她被戳个窟窿的下场,这折扇的白色扇面上的桃花正鲜艳得清新脱俗。

  一见这折扇,夏若雪就知道谁来了,果然那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哎呀四师妹,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如果不是我恰好路过,岂不是回去的时候就只能见着你的尸身了?”

  这话说得忒不吉利,夏若雪狠狠剜了他一眼:“闭嘴吧你,没一句好话!”

  她此时一身红红绿绿,好不艳丽的狼狈样,觉得自己肯定是上辈子欠了那姓秦的不少钱,这辈子才要这样来还。

  夏若雪使了个清洁术,把这一身又是红又是绿的清理个干净,这一干净,就明显能看见白色的衣服上有好几处被划破了,不消多说,定是刚才被蛛丝划的。

  夏若雪:“……”她干脆把外袍一脱,还不等方然看清楚她的衣服上到底有几处破损,洛殇竹就上前把自己的袍子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夏若雪本来就比他矮了一截。这外袍一披,立马就拖到了地上,少了平时的利落,多了几分拖沓的温柔来。

  她本人到是对此毫不知觉,只是不怎么习惯地提了提拖地的衣摆,随便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打坐:“我的灵力都耗得差不多了,既然三师兄你来了,就帮殇竹一起去把洞里的东西清理了吧。”

  闻言,方然只是嘴角含笑,折扇共发丝一起摇晃:“师妹好狠的心啊,我才救了你的命,你就让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真是委屈死你师兄我了。”

  “……”夏若雪对她露出一个平和的微笑,用不怎么平和的语气开口道:“呵呵,三,师,兄~”

  方然立马把折扇一收,正了脸色:“哪里哪里,举手之劳罢了,师妹你且好好调息,很快就能解决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闪身进了岩洞里,而且还顺便叫了一声洛殇竹:“师侄快进来!你家师尊要吃人啦!”

  洛殇竹:“……”

  夏若雪:“……”

  简直宛如一个深井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