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神女紫青

第十章

神女紫青 子慕欢 3129 2018-04-17 01:07:03

  果不其然,正如紫青所料,大山猴能够不再回镇子是求之不得,他支使小山猴留在镇子里,是为了更稳当。小山猴没丁点军事素养,逃跑时能躲枪子?能择地形?都不能。本来这次行动叫上他,是因他熟悉镇子,熟悉学校,还可帮着扛他心目中的几挺歪把子,殊不知到头来只几支短火,早知如此,他才不会拖上这么个负担呢。

  心想鬼子不会在意镇子里了,小山猴定是已然到了紫青家,便安下心来直奔铁寨。天大亮时分终于回到寨子里。过千山见大山猴不见小山猴,便有些担心。

  “怎么的,就你一个,小家伙呢?”

  “那家伙吗?想来这阵子紫青正给他喂奶水呢。”见众人哈哈大笑,大山猴来劲了。“你是没看见,紫青对小山猴那股子热心劲,像是母狗舔仔子,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更招人爱。”

  “看,口水都淌出来了,干脆别回来,也沾光分享些软玉温香,也去嘬两口奶水怎么样?”

  “那也得看长的脸嘴,要是一张筛子脸,别说软玉,连涮马桶的黄脸婆都避之唯恐不及。”

  说这话的是欧阳光,他最瞧不上赶马车的赵麻子了,这人一脸的麻子不说,好像一辈子没尝过荤腥,一闻出有黄段子味,就往上凑,还不知在哪学来这文绉绉的软玉温香四个字。

  “我说的是大山猴,可没筛子,只是黑些皱褶多些,也难说不招女人,怕柴更干,火更烈呢。”

  “行了!尽说些没滋味的话。看来怕是空着手去空着手回了,还弄丢了搭档。”

  “哪能,我山猴不是吃素的,看好了!”大山猴唰地拨开衣襟,嗖地自身后腰间拔出两支蓝瓦瓦的驳壳枪来,朝桌上重重地放下。“这只是样品,一共四匹小狼仔,两匹在小山猴手里。”

  “我还以为要担要扛呢,就这几把小玩意,还把搭档给弄丢了!”赵麻子找着反击的机会了,便酸溜溜地开了腔。“至少也得弄几把歪把子嘛,那多带劲?”

  大山猴正要反嘲那说话不腰疼的家伙,就听常老爷子发话了。

  “不错了。有了这四把短火,还怕弄不来长枪重炮?”老爷子就着紫铜水烟袋,深深地吸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说下去。“下次就不是弄几把短火的事了,得端了那炮楼,别让鬼子安安生生地坐江山。”

  “端了它!端了它!”

  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喊出憋在心里的这句话,连赵麻子也收起了一肚子乱七八糟的邪念,一时间,也满怀阳刚正气了。

  闲日,不赶集的清晨,镇街上除几个叫卖的小贩,本就箫索寂然。这天更是气氛异常,多了好些凶神恶煞匆忙往来巡逻的日军,不时拦下小贩搜身,还有理无理朝地不顺眼的人就是几枪托,弄得整个镇子家家关门闭户,笼罩在恐怖之中。陈远山本以为钱百两离开后便可动身回山寨,听钱七说起日军如临大敌,正在严密地搜查行人,方知一时是走不了了,紫青叫他安心等过了这阵,再打回山寨的主意。钱七见到陈远山,只淡淡地打过招呼,便埋头去打扫庭院。钱七不是没一点想法,他知道昨晚来了两个义勇军,听到过昨晚的枪声,一早又见到这个义勇军的小伙,心知肚明,是这两个义勇军弄出的祸事,只是昨天在炮楼前,这小伙递过上衣来掩盖侄女的赤裸尸身,让钱七心存一分感激,而痛恨日本鬼子之心有增无减,因此表面上显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甚至连钱百两来过夜,钱七都没向主子吱声,这倒不是与抗日份子通同一气了,只是同情抗日份子,对钱老爷出任维持会长说不清地反感,以及对紫青平日善待他这老头的感恩,让他睁只眼闭只眼。

  “钱七,多谢你。”

  紫青走到钱七身边,小声地递过去一句话,钱七很是受用,这女主人不像大屋里的大二三几位太太姨娘,总是平易近人,透着几分客气,没一点上人的架子,这便是钱七有心维护这女主人的缘故之一。

  “七嫂下午才能回来。”

  钱七突兀的一句话提醒了紫青,是得有个打算,七嫂与钱七虽是夫妻,却心意不同,那是个死心踏地维护主子钱老爷的奴才,是钱百两的耳目,钱百两放七嫂在紫青身边不单是伺候,怕少不了有监视的一层意思在。

  “七嫂一个女人家懂得什么,别让她胡思乱想的好,就说小陈是来看我的,是我留下的他,我和陈家的老人有些往来,陈家人不是还没迁回镇子里来嘛。”

  “成,怕这一上午皇军消停不了,小陈多呆呆的好。我是得给婆娘说说。”

  紫青姐和钱七的对话,陈远山全听进去了,他很感激紫青姐为他的事费心思,也对那钱老头颇有好感。

  这时门上一阵敲打,是拳头,也是枪托。紫青让陈远山躲进了地窖,钱七没放下手中的扫帚,慢腾腾地开了门,一看,果然是鬼子,再一看呈二居然也在其中,忙闪身一旁。

  “皇军辛苦了。是来找会长的吗?会长一早出去了,有什么事找会长,怕这时会长在维持会呢。”

  钱七知道镇里的鬼子好些都通中国话,才有意啰唆,也是让鬼子知道这是钱老爷钱会长钱百两的家,故意左一个会长,右一个会长地张扬,让鬼子有所顾忌。果然,领头的鬼子脸上的凶相缓和了些许,转身望向解呈二,却没给呈二个好脸色。

  “这是钱会长的家?怎么没听你说?”

  “报告皇军,是钱百两的别居,昨晚偷枪的人朝这方向跑。”

  “你瞧见进这里了?八咯牙噜!”再次转向钱七。“没陌生人来过?”

  “有我守家,别说人,连只麻雀也没飞进来过。”

  “见到陌生人要报告,才是良民大大的!”

  “大大的良民,大大的良民。”

  领头的鬼子似乎放了心,下意识地直朝堂屋里踱去,不曾想恰恰与躲避不及的紫青照了个面。一见之下,两人相对惊愕地停下了脚步。紫青是这么近距离地面对一个日军,让她想起了横尸慈云庵的姐妹们,想起了赤身裸体的屈辱,怎不叫她心惊肉跳?而那个领头的鬼子居然也变色,倒不是因了紫青的貌美性感,而是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她怎么在这里?怎么是个支那女子?不免眨巴两眼定睛看来,还是看出了不同之处,这女子白了些,头发更黑些,但大体轮廓也太像了。他缓过神来,招呼手下撤出小院,他急着要将这所见告知他的同乡,他的上司上田一男。

  钱七涎着脸送走了鬼子,转身脸就阴了下来,朝地上狠啐了一大口,心里骂了句:“操你祖宗十八代”。幸是心里咒骂,没骂出声来,转过身来见解呈二并未离去,正冷冷地望着钱七和紫青,似笑非笑,一看就明白这人藏着一肚子的坏水,刚才的咒骂,要是让这二流子听了去,难说不在他新祖宗东洋鬼子面前卖乖。

  “人没送走吧?藏扎实了,别露了馅。小爷是心疼小舅妈才没唆使皇军掘地三尺。眼下皇军撤了,讨口茶水,小舅妈不会不依吧?”

  显见是威胁,是骚扰,是暧昧,这无赖是要在紫青身上讨回些便宜。钱七正要发作,紫青抢在钱七前面,只见她媚眼含春,周身软绵,慢声细气地开了腔。

  “呈二兄弟,你来晚了一步了,几个客人几把刀架脖子上,我个妇道人家能怎样?幸是这几个汉子没呈二兄弟这么有心思,没坏了你舅妈的身子,只歇个脚,弄了些吃的说是要赶路,走了。”

  “走了?”

  “走了!”

  解呈二显然是胸有成竹,当然不信。心想小女人也想瞒过我这人精里冒尖的?不放些狠话拿住这小女人,别想拢这块天鹅肉的边了。

  “不朝地窖里藏藏?”

  解呈二并不知道这院子真有个地窖,是瞎猜的,这镇子里哪家没个地窖什么的,只大小不同,能藏下人的不多。

  “谁不要命了?再说还真没法现挖个地窖给人藏身。不过真要不走,你我拿他们也无法。我是没这份胆量,也劝你呈二兄弟别招惹他们,那义勇军能放过祸害他们弟兄性命的人?怕是要遭凌迟死得惨不说,家人定也不会被放过。你说是不是?”

  这一席话绵里藏针,又说得在情在理,听得呈二毛骨悚然,心想也是,自己在明处,义勇军在暗处,保不齐哪天身后刀子一晃,小命就玩完了。只是要挟不成,心有不甘,正想动手动脚,摸一把,亲一口什么的,平息些许情欲,只听紫青仍是慢条斯理地向钱七问话。

  “老爷的枪放哪了?别让鬼子见着误会了,还是让他随身带着的好。”

  呈二这才想起,钱百两自当上维持会长之后,皇军对自己借重的少了,冷淡了许多。如今钱百两可是皇军眼里的红人,硬碰硬是不成了,要挟个胆小的女子本应手到擒来,背地里成就好事,却遇到个有心计的小娘们,解呈二真是爱恨交织,却也只好铩羽而去。

  送走了瘟神,紫青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即唤出陈远山,让陈远山到客房歇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