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三十六章 奔赴武广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3686 2018-07-15 11:14:41

  广深线电气化铁路工程建设圆满完成后,白玉传所属队部就接到上级的紧急通知,即可奔赴武广线,进行电气化铁路工程施工任务,队部前期后勤人员已在衡东县新塘镇,找好了队部所在地—衡山火车站附近的一处部队大院里。

  截止到今,白玉传已是很久没回家了,他此时特别想念家中的老母亲,想乘此工地搬迁之际,回家探亲,看望一下母亲。他来到胡队长办公室,说明了来意,“胡司令”听了,脸一沉,说道:

  “不行,武广线施工任务重,工期紧,急需要施工人员进场作业。”

  白玉传一听就急了,他望了一眼严肃的“胡司令”,再次央求道:

  “俺就回家几天,看看俺娘,看了后,立刻归队,求你了,胡队长。”

  “就让大传回家吧,他也出来几个月了,况且家里还有个生病的老母亲!”旁边李书记帮忙说道。

  “胡司令”听了,低头沉思良久,方才对着白玉传说道:

  “这个时候请假,谁也不准,这是上级领导下的“死命令”,我也不好意思特意为你破了这先例,若这样,其他人就会有意见,谁不是大半年没回家了,谁不想回家和妻儿父母团聚一下呢?”

  “你若真想回家,就得为队上此次工地搬迁,出点力,现在有趟苦差事,就是跟随搬家的运输车,一起押运,到了衡山驻地,办理好了交接手续,你就可以回家休假几天了。”

  白玉传一听说可以回家,立马应声答道:

  “俺愿意负责此次押车工作,保证完成任务。”

  “你小子,听好了,这次押车非同寻常,咱们一共五辆长途运输车,三辆为料库物资设备,两辆为队部办工住宿设施,从深圳出发,长途奔袭1300多里,需要将近20个小时,才能抵达衡山队部驻地,途中,在停靠停车场时,你还要不间断巡检,确保一切物资设备设施的安全运输。吃住在车上,你行吗?”李书记在旁边善意的提醒道。

  白玉传听了,生怕别人把这活抢走似的,迫不及待地向领导们表决心:

  “这点苦,俺能受,没事,放心吧,我一定按时把物资、设备设施押运到指定地方。”

  “那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你下午就去找下后勤主任甄师傅和料库主任吕主任,办理好了清单,明日一早即可出发,我们后续大部队随即坐火车奔赴武广线。”胡司令对白玉传下达了此次押运任务指令。

  此次回家,白玉传还特意托人从香港给爹白文宣,买了几瓶治疗腰椎痛的特效药“黄道益”牌活络油,他简单整理了一下个人携带物品放到了一个小包里,就急匆匆地去找后勤和料库办理清单移交手续。

  在料库里,吕主任一听说是他负责此次押运工作,那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一连说道:

  “大传,这么重要的工作,咋会派你去,你又没有啥押运经验,一旦出事了,可咋办,不行,我要去找胡队长去理论理论。”

  白玉传听了,一把拉住吕主任,他陪着笑脸劝道:

  “马主任,这工作是我自己争取来的,您提前教教我押运期间注意事项,我都记在本子上,还不行吗?再说了,现在不都有手机了吗,遇到啥不懂的,我再给您打电话。”

  白玉传掏出自己新买的那部“西门子”小手机,对着吕主任晃着说道。

  “可以呀,大传,为了此次押运工作,你挺舍得下血本呀,这手机,少说得花个千把块吧!”吕主任看了看白玉传的手机,调侃道。

  “那是,为了工作和家里联系方便,这手机花了我1600多元钱呢。”白玉传一边爱惜地看着手机,一边和主任聊着天。

  “你呀,咋不了解师傅的心,我是心疼你,这押运的活可不是个啥好活呀,它在别人眼里是个苦差事,白天夜里都睡不好,吃不香的,并且出力不落好,一不小心,丢个啥呢,还落下自己对工作态度不认真的坏印象。”吕主任听到这,才把心里话向白玉传说道。

  “俺都知道,可俺特想回家看看俺病中的老娘了,这谁也不让回家的命令是上级领导下的,胡队长也很为难,好不容易说通了,俺只要顺利完成此次押运工作,就可以回家一趟。”白玉传听了吕主任的话,很是感激,他也把自己的心里话对吕主任说个清楚。

  “那好吧,你路上注意安全,记着天热,多带点人丹或清凉膏,小心中暑,记着,在路上,少吃点路边店里的饭菜,不干净的,就自己买点方便面、面包啥的,一路上凑合点吃喝,最后,别忘了,上车出发前,到每辆车上记录下里程表上的数据,到了衡山队部驻地,再抄个数据,到时候和交接表一并发个传真给我,就行了。”吕主任听了,就费口婆心的把工作交待的清清楚楚……

  在白玉传临走前,吕主任还特意从自己宿舍里拿出一兜东西,送给他说道:

  “这是我平时攒下的劳保用品(洗衣粉,香皂、手套)和咱单位发的一些消暑降温的药品,你一并带回去,也许对家里人用得上。”

  白玉传接过吕主任送给的东西,连声说道:

  “师傅,谢谢,谢谢。”

  第二天一大早,白玉传吃了早饭,背着小包,就提前来到料库,等着运输车辆的到来,不一会,5辆装满货物的长途运输车辆就来到中心料库门口,从头辆车上跳下一位30多岁的司机师傅,他操着浓厚的广东话,向吕主人问好:

  “您好,我们可以出发吗?”

  吕主任对着白玉传说道:

  “这是他们此次运输负责任人梁师傅。”

  然后吕主任又把白玉传介绍给梁师傅后,在梁师傅的陪同下,吕主任和白玉传一起对每个车辆的货物绑扎情况进行检查,看是否加固牢固到位,最后还来到每个车辆的驾驶室内,登记车辆、司机等有关证件和里程表,办完这一切交接手续后,吕主任这才放心的把白玉传送到第一辆车的驾驶室内,对梁师傅特意交代道:

  “小白,第一次负责此次押运工作,希望在路途中多多帮助他,最后祝你们一路顺风,平安到达目的地。”

  白玉传坐在货车驾驶室里,他摇下玻璃窗,对着路边的吕主任挥手话别后,此时5辆运输车一起鸣笛后,缓缓驶离中心料库……

  至此拉开此次长途搬迁的征途,一路上,梁师傅很少说话,他看着一脸紧张的白玉传,轻声说道:

  “路很漫长,时间很久,你困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会,等到了停车场,我会提前通知你的。”

  说完,细心的梁师傅还特意放起了邓丽君的流行歌曲,白玉传在这熟悉的歌声中,很快闭上双眼,沉入梦乡了。

  不知过了多久,梁师傅推醒了白玉传,对他说道:

  “醒醒,你醒醒,咱们到了服务区了,下车方便一下,稍作休息。”

  白玉传睁开迷蒙的双眼,看了一下表,已是中午12点了,长途运输车已上了高速了,他回头望了一眼满脸笑意的梁师傅,不由得对他精湛的开车水平,敬佩直至。你别说,一路上,他丝毫没有感觉到颠簸。

  白玉传忙跳下驾驶室,来到车辆面前,一辆辆仔细的巡检,看是否加固不到位,丢了啥东西,梁师傅和其他四位师傅看到此景,一起对他说道:

  “小白师傅,我们都是老司机了,经常跑长途的,放心吧,不会丢一件货物的。”

  白玉传经过自己仔细检查,确实如师傅们所说的一模一样,他放心得对师傅们说道:

  “谢谢你们,我是第一次干押运的工作,后面还需要你们多多帮忙才行。”

  他们一行在服务区里大概休息了半个小时后,就又开始了这次的长途跋涉了。

  转眼就是黄昏了,经过高速公路的长达几个小时的奔驰,白玉传一行早已驶出广东省,来到了湖南境界郴州服务区,在此,梁师傅对白玉传说:

  “为了安全,夜里我们就不跑车了,在这服务区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出发,预计到达衡山时间为中午12:00左右。”

  白玉传这一白天的连续坐车,感觉到筋疲力尽,浑身酸疼,他想自己只是个坐车的,那人家梁师傅开车的,不比自己还辛苦呀,看来,这开车的,尤其是长途,挣得也是个辛苦钱,白玉传早早吃了晚饭,上了床就睡了。这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梁师傅们早早起床,吃了早餐后,一个个来到自己的车辆面前,仔细检查车辆状况和所装货物的捆绑情况,白玉传跟着他们一起仔细排查着,确认一切完好后,这才一起上车,准备再次踏上征途。

  临近11:30分左右,梁师傅让白玉传给队部联系,希望派个车在新塘高速路口引道。以便于尽快抵达队部驻地。

  白玉传拨通了队部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女声:

  “你好,请问您找谁?”

  白玉传听了,脑海里顿了一下,心想不会打错电话吧,他忐忑不安的对着电话说道:

  “我是广深线的白玉传,负责此次驻地搬迁押运工作,请问您是武广线三队队部吗?”

  “是白师傅呀,我是办公室新来的小丁,我叫丁燕,你们是不是快到衡山了呀!”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惊喜女生的腔调。

  “对,我们预计12点左右在新塘高速路口,麻烦您到时候安排一辆车来引下道可好?”白玉传继续问道。

  “白师傅,可是咱队上所有人员都上工地了,家里就剩下我了,要不,我和王师傅去吧!”丁燕在那头自告奋勇的说道。

  “那好吧,谢谢您!”白玉传说完就挂了手机。

  中午12:10分,五辆运输车辆陆续驶离新塘高速站,在路旁,白玉传看到一辆崭新的面包车边,站着一位清秀的女孩,只见她一头乌发,穿一件白色连衣裙,在风里亭亭玉立。白玉传忙走上前,做自我介绍后,在丁燕的带领下,不到20分钟,就来到了队部驻地。

  丁燕招呼着大家伙,来到食堂吃了饭后,又忙着给大家找个临时休息场所后,这才罢休。

  白玉传望着一脸汗水的丁燕,心里很是感动,他走上前去,对丁燕说道:

  “谢谢你,你这一通忙活,看把你累的,早点休息吧。”

  “哪有呀,白师傅,我这点累算个啥,和现场师傅们的那些辛苦是无法比的。”

  丁燕憨憨一笑,转身离开。

  白玉传归心似箭,他赶紧找来后勤和料库负责人,办理正式交接手续后,对了,最好,白玉传没有忘记抄录每辆车的里程表,并特意告知料库负责人要把这记录一并发传真给吕主任。

  最后,白玉传给远在深圳的“胡司令”和吕主任分别打了电话,报声平安到达后。就来到衡山车站,踏上返乡的列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