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三十一章 争创鲁班奖(一)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3045 2018-07-15 11:10:11

  广深线设计旅客列车最高时速为200公里,其中下元至茶山段建有30公里复线、时速可达250公里的试验路段。由于铁路全线采用了众多达到九十年代国际先进水平的技术和设备,因此当时广深铁路被视为中国高速铁路的试验基地和展示中国铁路发展的“窗口”。

  广深铁路电气化铁路改造工程,始建于1996年10月,经过建设单位近三年以来的日夜奋战,终于在1998年7月份主体工程建设全部完成,白玉传有幸参与其中,只有参与了,才能有深刻体会个中艰辛。

  由于广深线电气化铁路是我国第一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电气化铁路,工程采用了大量的新技术、新设备、新材料。在高速区段采用了钢结构形式的硬横跨,引进了国际上先进的无交叉线岔新技术和符合高速受流要求的预留弛度、整体吊弦、新型锚段关节和自动过分相装置等新技术和新工艺,极大地提高了供电设备的技术质量和接触网供电的安全可靠性。

  为此中原电化局决定认真总结施工经验,做好高速电气化铁路工艺标准化图集展示,为“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而做好充足准备工作。为此,局里专门成立了“争创鲁班奖领导小组”,局总工邵德华亲自任小组组长。

  建设接触网专业工艺标准化样板车站的重任就落在白玉传所在的作业队了。车站选在了祖国特区的窗口深圳车站。

  根据局里总工邵德华对接触网工艺标准化的最新“十六字”工作指示精神:

  “横平竖直,紧固到位。排列有序,整齐划一。”

  指挥部何指挥长在给作业队胡队长打电话中,亲自点名让王文才担任现场创优负责人,孟主管担任现场技术指导,命令全队人力、物力、财力向其倾斜,限期在半个月时间内,把广深线深圳站接触网工程打造成“绣花工程”,以便迎接局里检查小组的初步验收。

  胡队听了,不高兴了,只听他在电话里向何指挥长埋怨道:

  “咋不让我去现场负责,让小王去,我不服气,他才干了几年了,有啥施工经验呀!”

  “你呀,老胡,这不是大干抢工阶段,这是做绣花的活,时间紧,要求高,就你那火爆脾气,能干这绣花的活吗?”电话那头传来何指挥长耐心的解释。

  “我不管,种树是我,到了摘苹果是他小子,我不服,就是不服。”“胡司令”撇开他那大嗓门又在那胡咧咧了。

  “你糊涂,这是啥时候了,是在争创中国建筑工程最高奖项“鲁班奖”,成败在此一举,它牵连着全局的荣辱,你不知道这次创优,局里领导多重视,总工邵老都出马了,你呀,多大年纪了,都老同志了,还在这争风吃醋,你也不想想,让王文才去干,那干好了,你这个做队长不也领导有方,脸上有光吗?”说到这,电话那头何指挥长的语气变得很严厉:

  “老胡,你若在犯浑,我立刻把你队长撤离,让你回家去抱娃娃去!”

  胡司令听到这,吓得连声讨饶:

  “别,别,别这样,何指挥,您消消气,我全力以赴还不行吗?”胡司令一撂下电话,就立刻吹响全队集合的哨子声。

  不一会,全队一百多人就到齐了,大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一个个睁大眼睛瞧着胡司令,胡司令看了一眼排列整齐的队伍,回想起近三年来,弟兄们顶风冒雨,日夜奋战在一线,他们干活不惜力,工作有热情,精神饱满,战斗力强,现在好不容易把活都干完了,按道理说,大家伙是该到休息休息,放松一下,可这绣花的活,又再次派到作业队,并且只给短短半个月,想到这,他深情地看了一样站在第一排的王文才,心里暗想,这绣花的活,也够这小子喝一壶的了。此时胡司令不由得提高了腔调,对大家伙说道:

  “接何指挥的电话指示,此次创优申报国家鲁班奖的地点已选好,就是深圳站,此次现场创优负责人由王文才同志担任,技术指导是孟主管,创优工期为15天,过几天即可开始,全队上下除了食堂,财务外,全部参建此次创优活动。任何人不得无故请假。”

  “我,我可当担不起这重任。”王文才看了一眼胡司令,胆怯的答道。

  “你小子,文武双全,这次是何指挥亲自点的你的名,现在是让你去做绣花的活,你敢不去,或者到时候绣花不成,自己去找何指挥长报到去。”胡司令看了一眼王文才,将了他一军。

  “我可没啥施工经验,这么重的担子压在我身上,若干不好,可咋办。”这次王文才没有上胡司令的当。他再次说出自己心里的疑问。

  “小王,也没啥难得,只要把技术标准吃透了,苦练自己现场安装操作水平,尽心尽力,就可以了。”孟主管安慰道。

  王文才还在犹豫不决,低头沉思不说话……

  飘飘在旁边看到此景,心里急得不行,嘴里嘟囔道:

  “这还不去,是鲁班奖呀,你不去,那就让给我们工长付哥去,我就不信了,咱队上还没个人去领着大伙干了。”

  “你小子,在此瞎说个啥,还嫌这不乱吗?”工长付哥推了一把飘飘,厉声喝道。

  “我看关键还是工艺标准呀,我提个建议吧,能够展示接触网整体外观美的具体工艺,就安排一名经验丰富的工人去干,这样,通过一个人的手,干出的活,一定很标准,也会很美观,比如:电连接、拉线回头绑扎等工序。”李书记又在旁边说出自己的一些合理化建议。

  “那好吧,要不,我就试试,可事先的说好,孟主管您得亲自到现场做好技术指导,胡司令也得每日现场督战。”王文听了李书记的话,这才勉强答应了。

  “你小子呀,看你这点出息,还没干个啥,就要求这,要求那的。”胡司令听了,对王文才笑着说道。

  “那您和孟主管不在现场,我心里没底呀!”王文才说出了自己忧愁,接着他又对李书记说道:

  “对了,还有,李书记,您在这段时间,得让食堂师傅做好饭,给我们送到现场去,任务重,工期紧,我们打算就不回队上吃饭了。”

  “好,好,好,只要你小子把鲁班奖杯给拿回来。别说送饭了,天天吃肉都行呀。”不等李书记答话,旁边食堂班班长高师傅抢着话头,应声而答道。

  “你小子,在队上就你鬼点子多,别吞吞吐吐的,一会一个问题,一会一个问题,还有啥?爽快点,全都说出来吧。”李书记笑呵呵的对王文才说道。

  王文才抬起头来,怯生生的看了一眼,旁边一脸严肃的料库主任吕师傅,不说话。

  “你看,老吕,整日绷着个脸,也不笑笑,干啥呢,你看吓得人家王文才都不敢和你说话。”孟主管看到此景,忍不住对吕主任说了几句。

  “小王,你有啥就说嘛,若有啥事,和我说,马上好!”吕主任向文才问道。

  “咦,马主任,你都不问啥事,你可知道此次王文才,他到底要的啥?,就说马上好!这次他要的东西,恐怕马上好不了。”飘飘听了,看了一眼吕主任,和他逗了起来。

  “马主任,我,我,我想说此次创优工程,可能得浪费一些材料,您到时候可不能不发料呀!”

  “马主任,这次他小子干活,您听好了,他要浪费好多材料呢!”飘飘在旁边不怀好意的提醒道。

  “啥,你说啥,你要浪费材料,那可不行,都是进口的,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可没有多余的材料,让你小子到现场去练手玩。”吕主任一听说要浪费材料,那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啥也不同意。

  “胡队,你看飘飘,啥也不知道情况,净添乱,这若是主任不给我发料,我可咋去创优呢,这活没法干,我不干了,让飘飘去干吧。”王文才听了主人的话,对着胡司令就想撂摊子走人。

  “飘飘,滚一边去,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抽你!”胡司令气的伸开大手掌,就想抽飘飘。

  飘飘吓得再也不敢说话了。

  “老吕,你知道这次咱们干的活是个绣花工程,那绣花可不得要绣呀,难免不了有些碎线头啥的,你可不能在材料上抠抠索索的,别影响了咱局里申报鲁班奖的工作呢。”胡司令回头向吕主任笑着解释道。

  “搞啥子鲁班奖吗,材料不要钱吗,这些材料呀,都是飘洋过海到来的洋货,进口的,老贵了!”吕主任听了,心疼的很。

  “你呀,老伙计,真是个吝啬鬼,由我在现场把关呢,你还不放心,每次领料我都在上面亲自签字画押,这样行了吧!”孟主管给吕主任吃了个定心丸。

  “那好吧,记着现场省着用,别动不动就去浪费了,这都是花国家外汇卷买来的呀!”经过大家伙好说歹说,这吕主任才勉强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