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中国铁路人

第二十八章 援建香港罗湖桥(一)

中国铁路人 恒传录 2698 2018-07-15 11:05:12

  广(州)深(圳)铁路的东端,有一条沿山脚弯曲、驰名中外的深圳河,宽不过50米,水深不足5米,河上静静地卧着一座秀丽庄严的钢铁桥梁--罗湖桥。它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联结着深圳站与香港九龙站,罗湖铁路桥历史久远,饱经沧桑。据史料记载,罗湖铁路桥始建于1906年,由詹天佑担任顾问,中国人自行修建。1941年抗日战争时期,英军为阻止日军入港,将其拆毁。日军占领香港后复建,后又毁建两次。现在的罗湖桥是1957年重建的,桥长32米,宽12米。广(州)九(龙)、京九直通列车每天往返于桥上,这座桥成为我国内地与香港、台湾同胞及世界各国侨胞和国际友人往来的纽带。

  改革开放之后,深圳成为香港连接内地的纽带,双方联系越来越紧密,为适应两地日益紧密的经济、社会往来,广深铁路公司决定对罗湖铁路桥进行了电气化改造,使之成为连接内地与香港的大动脉,日均过境旅客以十万计。

  而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白玉传所属的施工单位中原电化局身上,听说港铁公司对施工要求严格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因为是第一次和港铁公司打交道,所编制的电气化铁路改造工程实施方案与内地要求不一样,他们要求的方案必须务实,简约,便于现场操作,并且要求尽量少用文字描述,大量采用表格、数据方式去阐述实施方案。

  为此指挥部领导高度重视,特派指挥部工程部部长夏长河负责建立前期技术调查小组,成员由各个作业队技术骨干和施工经验丰富的一线工班长,并把施工任务交给了赫赫有名的施工干将“猛张飞”胡司令”。

  胡队一接到这命令,激动的几天合不上眼,那几日见人就一个字“乐”,那八字胡一翘一翘的,走起路来整个人都显得仿佛年轻了几岁。

  由于白玉传在前段工作时间的出色表现和具有一定的英语底子,因此也有幸编入前期技术调查小组,这对白玉传来说,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学习的好机会,因为此次是集中指挥部全部技术和施工精英力量,力保打好这一仗。

  白玉传特意在电脑上查阅关于罗湖桥的历史:清光绪三十三年(公元1907年)正月,《广九铁路借款合同》共计20条在北京签订,当年上半年完成设计,7月分三段同时开工。初建时,广九铁路自大沙头至九龙178.55公里,中、英双方商定,以罗湖桥中孔第二节为界,分为中、英两段,其中中段长142.77公里,英段长35.78公里,分段施工。罗湖桥至九龙段由英方修建。三孔的罗湖桥,两端桥孔为6.17米钢槽梁,中桥孔为32米钢梁。1911年10月8日广州至深圳的铁路通车。当年的年底中、英两段铁路在罗湖桥接轨联通。1912年中、英两方订立联轨营业合同。

  回顾历史,他知道了这座近百年的小小罗湖桥上当时是中英两国国界分界点呢,并且也了解了这座桥是当时詹天佑大师詹天佑担任顾问,中国人自行修建的,今有幸在大师的铁路桥上进行电气化铁路工程改造,这对于白玉传一生是多么重要呀。

  虽然1998年当时香港以回祖国,但进出深圳还是要办理边防出入证的,尤其是到罗湖桥上进行施工,也还是要办理一个铁路通行证的。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所有证件就全部办好了。

  随后,夏部长就带着前期技术调查小组十几人,来到了这座近百年历史的罗湖桥上进行实地调查。一踏入罗湖桥上,放眼望去,不由得为当时詹天佑大师的精美设计而叹服。只见在祖国的国界铁路旁赫然树立着一个巨石,上面书写着六个大字“罗湖桥第一哨”,在巨石旁边站着威武实弹的两名武警战士。

  夏部长掏出了通行证,让边防战士查验身份后,并说明了来意。一位武警战士听说是干电气化铁路的,他不由得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并大声说道:

  “中国铁路人,了不起,加油干,为祖国争光添彩!”

  夏部长回头谢了那位战士后,就立马组织调查小组开始工作,

  他安排道:

  “我和孟主管负责调查大桥主体结构,制定接触网悬挂方式;胡队和王文才负责现场施工环境调查;小白负责跨距测量和记录。”

  大家伙知道了自己各自的任务后,就分头忙活起来了。

  白玉传很快就测量完了跨距和锚段长度,并记录在本子上,他还不放心,又吆喝着再次测量进行复核,生怕测量错了,影响此次施工任务。他拿着记录本,刚想找夏部长去汇报一下测量数据,只见孟主管和夏部长站在那座钢结构的铁路桥上,紧缩眉头,一边仔细看,一便摇头,随后只听他对孟主管说道:

  “孟师傅,你发现没有,这座桥上下行钢结构不一样,也许当时在设计时,只考虑桥梁整体美观了,没有考虑到电气化铁路,也没考虑接触网悬挂方式,你看,若上下行全部采用支柱悬挂方式,它的桥墩是斜行的,不太垂直铁路,那么组立的支柱就不会垂直铁路,这样就会影响后续的支持装置安装和固定线索,这样就会及其严重影响弓网关系呀。”

  孟主管听了,又回头再次仔细看了看这座桥的钢结构,他也不得不佩服夏部长的精细和敏锐的观察力。他低下头思索良久,方才指着那座

  钢结构桥说道:

  “夏部长,你这个技术问题提的好,也分析的很透彻,可是你看这是座近百年的老桥,我估计火车通过时速度不会太快,估计在60km/h以内。”

  说到这,孟主管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钢结构对夏部长继续说道:

  “你看,钢轨上方的钢结构梁刚好垂直铁路,我们可以在此上面想想办法可好!”

  夏部长听了孟主管的建议,连忙跑到钢结构处,向上看了看,正如孟主管所说,他大喜过望,激动的拉着孟主管的手,连声赞道:

  “孟师傅,您这个建议好,我可以采用在钢结构上安装悬挂底座,这样就可以解决这个技术问题了。”

  夏部长说到这,吩咐白玉传带着测量人员再次复核钢结构悬挂点距相邻附近的跨距比是否超出设计要求,经白玉传他们认真测量比对后,发现跨距比符合设计要求,夏部长看了看测量数据,长长出了口气,又抬头看了看高悬在钢轨上方的钢结构,接着对孟主管补充道:

  “为增加其稳定性,我建议采用吊柱腕臂型悬挂方式,您看可以吗?”

  “这个建议好,但是由于钢结构表面有角度,并不垂直与钢轨,这就增加了厂家生产吊柱的难度咱们安装时也会有很大困难。不过,得问问老胡和小王,看他有啥好的建议。”孟主管说着,向不远处的胡队和王文才摆手示意他们过来,把现场情况简单向他们做了技术方面的分析。

  胡队抬起头看看钢结构,看来用作业车施工是不行的,用梯车作业高度也不够,只有靠人工安装,可这么高,有几个工人可以攀登上去,并且要在上面连续作业一个多小时呢,这的确是个问题,正在胡队静心思索时,白玉传在旁边搭腔道:

  “胡队,咱们有海叔呀,有彝族同胞弟兄呀!俺估计他们能行。”

  “他们攀高可以,但是对接触网安装不熟练呢?”王文才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

  胡队听了,大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道:

  “就他们了,从中挑选四个年轻力壮,头脑机灵的,先回去对他们进行封闭性培训训练,到时候安装还来得及。”

  夏部长听了,也很高兴,他对大家伙说道:

  “此次调查很成功,不但技术方案初步定稿,现场安装实施方案也讨论了。”

  最后,夏部长又让白玉传带着相机,把现场照片多拍几张,准备回去再细细研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